下一項挑戰:融合

融合並非電信時尚,而是一種可以保留的規則。澳門希望市場中有四名競賽選手, 但為此我們需要修改2001年的《電信綱要法》。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至少自2013年開始,澳門政府一直做準備,希望修訂現行《電信綱要法》。這部法律於2001年實施,至今已明顯過時。 

到目前為止,五年時間不足以起草一項新法律,此時此刻,這項法律的修訂卻是電信行業的首要任務之一。五年多或許還不夠——運輸工務司司長去年這樣說。 

羅立文以其無與倫比的風格說:“需要冷靜和耐心,因為這需要很長時間。 我不知道,但需要很多時間。” 

羅司長迫於記者的壓力,最終承認,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十年”。也就是說,大約要到2027年,才會出現新的法律。立刻閃現腦海的是兩個問題:為什麼需要這麼多時間?會產生什麼後果? 

羅立文首先回答說:“我們有一套法律,互聯網、固網及流動服務都有一套法律框架。我們有六套法律,而且必須關注這一切。我們必須檢討電訊業的所有法例,使營運商能夠提供各種服務。這是一項需要花費極多時間的巨大工作。” 

“我們理解在有關領域起草法案的難度,因為正如羅司長所說,這是一個技術要求極高的部門,在澳門獲得知識和經驗的難度很高。”本地律師兼電信行業專家沙利達說,“另一方面,與推行未經適當研究和準備的新法規相比,最好能夠保留現行法律。” 

 “10年,甚至5年,都太長了但如果其他國家能夠做到這一點,為什麼澳門不能呢?缺乏現代法規,最終會傷害消費者和這座城市的國際形象。”- 博雅文 

電信行業的另一位法律專家博雅文同樣提倡在修改法律時保持冷靜,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匆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顯然,《電信綱要法》並不足夠,而且已經過時了,但我認為在政府設計全新的框架來規範電信業之前,修改該部法律沒有意義,因為所有的後續法規都建立在電信業的基本條款之上。”她解釋道。 

除此之外,另一個困難是:政府最終押注於“橫向化”市場,允許電信運營商提供“四重服務”(有線電視、互聯網接入、固網和流動通信服務),或許在某些城市或地區,這被視作禁忌,但澳門特區除外。 

“政府希望’市場橫向化’這一事實需要人們關注,保證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內實現自由競爭,因為某些公司,得益於其規模,有能力通過提供包括有線電視、互聯網、固網和流動通信服務的套餐,享受競爭優勢 。”力圖律師樓沙利達警告。 

“向融合過渡並非易事,因為它需要起草和實施新法律法規的‘整套計劃’,我們都知道立法程序在澳門需要冗長的時間。”方盛律師事務所的博雅文女士警告說,“過渡性安排和現有的特許牌照或許可的整合及持有者權益的保障,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但是,難以令每個人都同意修訂這些法規,還需要付出諸多努力,事實上,許多國家已經這樣做並會繼續這樣做。 

“另一個挑戰是趕上不斷發展的技術,所以10年,甚至5年,都太長了。”她繼續道,“但如果其他國家能夠做到這一點,為什麼澳門不能呢?缺乏現代法規,最終會傷害消費者和這座城市的國際形象。政府肯定有足夠的資金聘請合格的專家。” 

(澳門政府 – 特別是由羅立文負責統籌監管的部門 – 拒絕就因有關問題,向本刊記者提供回覆) 


敵人:跨域數據 

“澳門的電信服務提供商公然以高利貸的形式徵收數據漫遊服務費用,搶奪客戶的錢包。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電信管理局會讓這種情況發生,以及為什麼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中西高等研究學會會長及澳門科技大學助理教授Richard Whitfield在《澳門每日時報》中如是寫道。 

“高利貸通常被定義為不合情理或過高的利率或利息金額,我認為,按本地費用的1,300倍收取跨域漫遊數據費用,肯定符合這一定義。雖然沒有那麼令人討厭,但我認為,按本地語音通話費用的70倍收取國際漫遊語音通話費用,同樣屬於這個定義。” 

投訴十分普遍,也是因為所謂的無意漫遊(“當用戶從內地返回澳門,數據終端在越過邊界後,未有及時切換回其本地網絡時會發生無意漫遊,但亦有可能是用戶在澳門時,手機網絡切換到内地網絡”)。 

因此,有消息指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將減少有關地區之間的跨域數據服務的額外收費,值得注意。 

大灣發展集團(Greater Bay Development Group)8月在北京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會上,大會同意“相關政府部門和委員會將為國家的電信公司提供指引,推動香港和澳門間的合作”,旨在為經常在這三個地區間旅行的人,降低電信費用。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