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展望

對於那些對中國經濟最恰如其分的展望,北京政府堅定地駁斥。雖然增長放緩不可避免。

經濟學人智庫(EIU)預測,中國的經濟增長將從2017年的6%放緩至2018年的4.2%,“增長放緩被廣泛認為是硬著陸的徵兆”。EIU亦曾在2016年發表的報告中警告說“2018年經濟增長將急劇放緩”。 

預測中國經濟是西方人十分喜歡的事情,參與其中的人也不少, EIU是其中最堅定不移的一群。然而,永恆不變的是大部分預測都是錯誤的,來自EIU的預測亦未能倖免。 

2017年中國錄得經濟增長6.9%(比EIU預測高0.9%,北京政府的全年目標為‘6.5個百分點左右’),是自2015年後的最快增長率。當年第四季度錄得的年同比增長率為6.8%。對此,英國《金融時報》強調,“確定了中國經濟勢將自2010年以來首次實現全年加速增長”。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長了6.7%,比北京的年度目標高出十分之二,與第一季度的數據相比,卻低了十分之一。 

儘管如此,中國經濟放緩仍屬不可否認。當下的經濟狀況無法再現2010年的兩位數增長。例如:增長幅度從2010年的10.6%下降至2014年的7.3%,並於2015年進一步跌至6.9% 成為過去25年來的最低值。 

令人擔憂嗎?“下行壓力依然巨大。” 世界銀行前任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Justin Yifu Lin)表示,“這種經濟減速通常歸因於中國的內部結構性問題,例如國家所有權效率低下、債務槓桿率高、老齡化及不可持續的投資拉動型增長模式。類似的結構問題實在難以解決,因此,人們認為崩潰是不可避免。” 

“中國將能夠保持相當高的投資增長率,從而創造就業機會、增加家庭收入,並以相當高的速度維持消費增長。”-林毅夫 

然而,這位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表示,中國擁有克服艱難挑戰和消極展望的獨特條件。 

首先,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累計公共債務總額不到GDP的六成;第二,中國的家庭儲蓄幾乎佔了GDP的一半,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和地區之一;第三,投資需要外匯,入口海外技術、設備和原材料。中國擁有價值3.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外匯儲備。 

“在上述有利條件的支持下,” 林毅夫認為,“中國將能夠保持相當高的投資增長率,從而創造就業機會、增加家庭收入,並以相當高的速度維持消費增長。這種有利條件在‘十三五’期間不會發生變化。即使未能改善外部條件,出口增長相對疲軟,中國仍有能力依靠國內投資和消費的增長,實現6.5%或以上的增長目標。只要能夠實現目標增長率,中國將繼續成為世界主要的增長引擎,占全球年度增長的30%左右。” 

儘管近年來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放緩,但由於經濟結構調整,以及與國際大環境融合,中國經濟經歷了可觀的增長。然而,中國經濟從基於工業和出口的經濟轉型為依靠國內消費和服務拉動,這個結構性變化成為了推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隨著中國經濟向以消費者驅動的類型轉變,增長將繼續放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其有關亞太經濟的最新報告中表示, “雖然中國經濟放緩,但它將繼續引領世界經濟增長,佔全球總數的三分之一……中國今年的經濟規模正在逐步趕超歐元區。” 

根據彭博社的統計資料,預計2018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13.2萬億美元左右,超過19個使用歐元國家的總和(約為12.8萬億美元)。 


人民幣預測 

彭博社指,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在今年5月至8月期間下跌超過6%,是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表明了中國與美國間貿易糾紛的加劇及國內經濟放緩。 

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貿易爭端引發兌美元匯價急劇下跌後,中國一直著手加強對人民幣交易的控制,希望遏制激烈的投機行為。 

中國人民銀行的主要管制措施之一是未來經轄下所有銀行進行的人民幣買賣均需繳納20%保證金。此舉旨在增加人民幣貶值的投機成本,從而阻止投機交易。 

中國社會科學院高級研究員余永定告訴《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得益於增長幅度強勁的經濟,加上貿易順差大、儲蓄水平高及國際儲備龐大,“中國是世界上最有可能負擔得起貨幣貶值的國家”,“若讓人民幣匯率自由浮動,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但他的觀點對中央銀行而言,仍然有點虛無縹緲。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