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販子正等他們越過邊境”

善牧會婦女互助中心(以下簡稱“善牧中心”)與社會工作局(以下簡稱“社工局”)合作,為未成年受害人提供援助。中心主任狄素珊修女(Juliana Devoy)表示,本澳關於人口販運罪案的報道較少,但這並不代表著案件的數量就少。她呼籲,延長體制內支援受害人逗留澳門的時間,並在受害人被送返原居地後,執行更徹底的跟進。她相信,政府可能已準備好採取下一步措施。


文:Salomé Fernandes


善牧中心主任狄素珊修女認為,為人口販賣受害兒童提供後續支援的行動必須作出改變。她指的是,受害人在澳門逗留時間短,以及這些兒童一旦離開澳門後,就失去所有聯繫了。

社工局向《澳門論壇周報》介紹,澳門特區政府向人口販賣受害人提供醫療、藥物、經濟及法律援助,同時,當局還為受害人提供返回原居地所必需的路費。透過私人機構,受害人還可獲得居住或庇護所服務和心理諮詢服務。

社工局主要透過與善牧中心、澳門婦女聯合總會、國際移民組織等三家非政府機構合作,向受害人提供以上支援服務。

Debbie Lau & Juliana Devoy 劉姑娘與狄素珊修女

狄素珊修女告訴《澳門論壇周報》記者:“十年前,中心與政府簽訂了協議,開始接收未成年受害人。自此之後,我們接收了50多名女孩。然而,數量的波動卻很大,例如,2013年接收的人數是29人、2012年是16人,2016年只有3個女孩,可見一開始的數量還是較多。只是難以找到根源——在我看來,人販子是越來越高明了。”

儘管所知的受監視案件和遭到販賣的人口數量明顯減少,但無法確定罪案的數量降低。

“這是否意味著實際存在更少的個案呢?我們根本無法得知。事實上,案件數量可能增加了,但人們不知道這些案件。這難以確定。”她說,“若受害人年齡為18歲或以下,聯合國則認為他們是未成年人,必須得到保護,因此警察可以在街上或其他任何地方攔截他們,檢查他們的身份證明文件,確認他們的年齡,如果他們是未成年人,他們將被拘留。但是,那些年齡超過18歲的人士——考慮到賣淫在澳門並不構成犯罪——受害人必須主動尋求幫助。”

狄素珊修女指,受害人存在一種特性。大多數被發現的未成年受害人來自中國內地較偏遠地區,女性,均已放棄學業,在家得不到滿意的生活,這都使她們更容易受到人販子的引誘。“這些都是好孩子。”中心主任認為,她們對自己的遭遇感到後悔。

“這讓我心碎,因為他們明明可以發展、學習(……)。其中一名女孩為自己烹煮了一碗麵條,也為我做了一碗。有些孩子十分好,很可愛。為她們做點事情卻如此艱難,令我感到遺憾。她們從不與警方合作,也不會公開那些把他們帶到澳門的人的信息。”

開立刑事卷宗的困難源於缺乏證據和受害人證詞。“這些女孩不會作證。他們受人販子的嚴密監控。”修女感嘆道。

威脅與承諾

善牧中心劉姑娘(Debbie Lau)說,那些被稱作“叔叔”的人販子不但威脅這些女孩,還會以金錢承諾作為誘惑。因此,無論何時在夜店的突襲檢查中發現未成年人,或者在娛樂場附近分發卡片時遭到拘留,她們都會保持沉默。

“人販子把女孩從客戶那裡得到的金錢保留一、兩個月後,才會開始向她們發放一些薪酬。因此,如果在這段時間內,女孩們碰巧被警察逮捕,她們希望盡快離開,並且找到人販,收回款項。” 劉姑娘解釋說。

狄素珊修女強調,“人販在邊境的另一邊等待她們,女孩們受他們的強烈控制,特別是金錢的承諾”。當她們返回原居地時,考慮到中心涉及的所有案件均與內地公民有關,人販向她們提供新的電話號碼,那麼一切的聯繫都丟失了。

解決方案經歷了兩種不同的機制。該非政府組織負責人提議,可延長受害人在澳門停留的時間,同時實施更徹底的後續跟進措施。

“政府的立場是,無法強迫受害人留在澳門,因為這會違背他們的基本人權。 我反對這一立場,我發現它不連貫,完全不符合邏輯。”

根據修女的看法,作為未成年人,這等同了為他們提供保護的必要性,那麼同樣的原則證明,即使受害人來自另一個行政區域,他們都不會被立即遣返原居地。

“他們需要一段時間,進行反思和恢復,這是不無道理的,因為這樣的經歷具創傷性,無論當中涉及的金額有多少。我仍然試圖說服政府,考慮我的提議,我認為,當局或許已經做好準備。”她指出。

該中心主任指,政府行動的變化主要體現在去年,其中一名未成年人被護送回家,而不是單獨乘飛機返回原居地,這是第一次。2018年,這一程序同樣應用在新的受害人身上,以便將來更容易保持聯繫。

他們回到原居地後,當地機構亦缺乏支援系統,這可能使他們無法學習或改變自己的生活。“我們必須面對現實:他們很容易成為人販子的犧牲品,因為他們在家裡不快樂。也許有例外,但單純地把他們送回家,往往無法解決問題。所以我在內地尋找資源,希望有機構會跟進這些案件,他們需要身處在一個有條理的環境中。”她肯定地說。

此外,澳門亦可能設立一個項目。雖然逗留澳門的期限可以延長,但通常情況下,如果年輕婦女不與警方合作,案件將被結案,受害人在幾天內將被遣返原居地。

她相信:“如果能夠延長時間,我們的團隊就有更大的機會與女孩建立聯繫。你不可能在兩、三天內就與人建立融洽關係。”停留數月是可以鼓勵,不僅是受害人的合作,還能夠賦予他們想像不同未來的能力。

預防措施

善牧中心將發表一段兩分鐘的視頻來解釋這個問題。中心的想法是一場在整個社會傳播的運動,不僅僅是針對某個特定的社會群體,因此所有人都需要認識到,正常人可能對人口販賣產生的影響。此舉的目的是希望獲得在移民局等公眾地方張貼推廣海報的許可。人們通過掃描海報上的QR碼,便能直接觀看這段視頻。

在娛樂行業方面,美高梅是澳門特別行政區唯一一家註冊成為打擊人口販運機構湄公河俱樂部成員的博彩運營商。金沙中國和文華東方酒店等酒店經營者都是該組織的觀察員。當被問及人口販運和行業信息時,美高梅和金沙中國都拒絕向本報發表評論,該報亦未收到來自其他博彩運營商的回覆。


*獨家澳門論壇日報/商訊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