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作噁的現實

本集團旗下的MB.tv已在其官方網站(www.macaubusiness.tv)上發佈了數份在本地街頭進行的調查訪問。政府進行的所謂“科學調研” 缺乏透明度,公眾對研究的方法和結果一無所知。我們的調查卻十分簡單直接:我們問,受訪人士回答。就是這樣而已。

本集團旗下的MB.tv已在其官方網站(www.macaubusiness.tv)上發佈了數份在本地街頭進行的調查訪問。政府進行的所謂“科學調研” 缺乏透明度,公眾對研究的方法和結果一無所知。我們的調查卻十分簡單直接:我們問,受訪人士回答。就是這樣而已。 

首先,我們無可避免地是提到“黑的”問題。交通事務局及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稱,當局將不再容忍本地的士司機的違規行為。 

然而,經過了這些年,的士依然是澳門提供的最糟糕的服務之一,似乎沒有其他城市比我們做得更差了。坊間談論、抱怨,媒體只報導了其中一小撮案例,當中不乏那些令人髮指的情況,有關部門則繼續採取置之不理的態度。難道的士行業享有自行監管的權力? 

議員的論調看似優柔寡斷,那些持有相關駕駛執照的暴徒則繼續勒索、欺騙和威脅可憐的乘客,其中甚至有司機把乘客鎖在車上,然後一走了之,作為報復。這恰恰是以前那個無法無天的澳門才會發生的事情啊!保安司司長局長卻似乎更希望把這座城市打造成一個網絡視頻遊戲,並針對那些其他人沒有意識到的威脅加強立法。 

為保護本地的士行業業務,政府未有規範這個深得普羅大眾歡心的新型交通運輸平台,反而是快速把Uber踢出市場,完全扼殺了這項業務。當局的處理方式,加上對的士司機犯下數不清的違規行為且在路上不顧一切地狂奔的默許,使人不得不產生強烈的懷疑:有人正試圖保護某些東西。這當然不是公共利益。這種令人羞恥的現象何時才能終結?不擇手段賺取金錢的方式什麼時候繼續成為能夠驅使所謂領導人物的唯一咒語?  


港珠澳大橋究竟是為了什麼? 

從一般用家的角度而言,實在難以理解港珠澳大橋的邏輯。 

大橋理應能夠疏通粵港澳三地間的交通壓力,包括人與貨物的運輸。因此,耗資巨大,公眾所知道的僅僅是當中的部分數字。為這座超級大橋花費數十億元,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香港300名的幸運司機,還有那600名來自澳門的幸運司機?根據第三方的追踪、分析及評論,我們得知有意申請年度配額的司機若被抽中,需要支付一定費用,香港特區的花費不到2,000港元,澳門的司機則會被敲詐澳門幣30,000元? 

那麼,花了數十億元建造這座總長55公里的橋樑,為什麼人們不能在橋上駕駛自己的汽車?原因可能是每個城市都沒有足夠的泊車位,如果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話,一個城市的汽車不得進入另一個城市。但話又說回來,既然沒法為珠三角一體化、大灣區等不同計劃中所設想的城市進一步融合而作出改變,為什麼要建造這樣一座基礎設施呢? 

而且,當人們期望公共交通運輸因其他運營商的加入而有可能變得更具多樣性時,相關的服務卻判給了渡輪運輸服務的其中一位運營商,無形中加劇了市場壟斷。 

因為相關部門未有公開足夠信息,同時很不幸地,沒有人真的關心到膽敢大聲評論,我們或許真的未有看清這個局面,又或許,這些都沒有任何意義。很顯然,這又一次在沒有完全理解或研究有關方案的情況下,因某些有能力使之成為現實的人士的一個想法,耗費了巨大的資金。 

 

活在否認之下 

在某些情況下,造成治理質量差異的原因是部分人對老式概念的依賴,另一部分人則以更具教育性和不那麼虛偽的方式去處理問題。 

讓我們再次來探討一下,澳門與城市支柱產業博彩業間的問題。澳門,繼續假裝賭場不存在,儘管博彩運營商經常為那些制定特區政策的人買單。當然,我們不是在談論那些違法的事情,只是指購買家族成員提供的服務。 

所以,娛樂場打廣告仍然是禁忌,好像這是解決博彩帶來負面影響的有效途徑,這些負面影響無法避免博彩成癮所造成的最壞情況。也就是說,當沒有任何想法、教育或計劃能夠消除博彩帶來的消極影響時,對於一個不那麼開明的政府而言,它的決定就是“禁止”。 當然,不是關閉這個行業,只是禁止廣告及那些與這個行業有直接關聯的一概事宜。 

然而,其他人選擇拒絕這種自欺欺人的決定,並努力遏制因賭博或成癮等所帶來的傷害,致力於教育和制定措施,為那些無法控制的上癮人士提供協助。荷蘭,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對於一個教育程度更高的社會而言,對於權利和義務的闡釋更為明了。以圖為證,他們不會限制區內獲授權運營的商家做廣告。他們更看重那些宣傳中發出來的信息和現有的措施,防止造成成癮的最差後果,亦防止從中獲利的非法活動。 

然而,和阿姆斯特丹一樣擁有賭場的澳門,我們繼續假裝這裡沒有賭博,沒有無能,沒有腐敗。 

怪哉!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