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ential Macau | 传奇法拉利

汽车史上最杰出的人物去世已达三十年。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是一名车手、运动经理和汽车制造商,但最重要的是,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造梦者


文:Guilherme Marques

2014年,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连续第二年将Ferrari法拉利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品牌。不仅仅是相对于其他汽车品牌,而是就每个细分市场中的所有品牌而言。谷歌,苹果,乐高,迪士尼,可口可乐,保时捷,宝马,奔驰,他们都落后了。 Brand Finance首席执行官David Haigh根据从 数个国家进行的研究中推断出的衡量标准,以以下方式来证实法拉利的出类拔萃:“在全世界,人们都能立即识别黄色徽章内的跃马标志,即使在还没通铺面公路的地方。在其祖国意大利以及世界各地的众多崇拜者中,法拉利不仅仅激发了品牌忠诚度,它激发的更多是崇拜式的、甚至是准宗教式的虔诚信奉。”

我们在谈论的是一家目前每年销售8,000辆汽车的制造商,其销售份额只占全球汽车市场的0.08%。但法拉利不仅仅是一辆 汽车。很久以前,250 GTO、California Spyder和330 P4等车型已超越汽车本身。它们是收录进20世纪历史书中,吸引无数世代的艺术作品。法国车手阿兰·普罗斯特(Alain Prost)在1990赛季驾驶的法拉利F1-90赛车是第一辆被列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永久收藏的汽车。

对于法拉利车迷来说,David Haigh所指 的虔诚信奉让人对此说法毫无疑问:恩佐 ·法拉利是神。其员工和车手喜唤他以绰号  Il Commendatore(同志),Il Drake(“德雷克”)或者Il Vecchio(“老爷子”),无论如何,法拉利现在或将来都是汽车行业历史上最 著名的名字。

恩佐·安塞尔莫·法拉利(Enzo Anselmo Ferrari)1898年2月18日出生在意大利摩德纳的一个贫困家庭。由于雷暴袭击摩德纳两天,他的父母无法离家出外为他们的第二个婴孩进行出生登记。官方资料显示,排行最 小的法拉利出生于2月20日。

他的父亲阿尔弗雷多(Alfredo)是一位铁匠,他在家旁边的小屋建造了自己的小型车间(加工金属零件),而他的母亲阿达吉萨· 比斯比尼(Adalgisa Bisbini)则照顾孩子、打     理家务和其他一切事务。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打是欧洲历史上的决定性时刻,法拉利家族直接承受了武装冲突带来的悲惨后果。恩佐·法拉利的父亲老阿尔弗雷多和兄长小阿尔弗雷多都成为了1916年流感肆虐的受害者,甚至恩佐本人也在意大利皇家陆军第三山地炮兵团服役时与死亡擦肩。出于健康原因他被送回家,挣扎求存并助母亲免遭饥荒击倒,当时邪恶的饥荒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战争)而席卷全国。

这对他们母子两人来说都是困难时期,但无可否认这段艰难岁月锤炼了小恩佐的个 性。他面对生活和事业的冷静以及他盲目 地专注于目标的能力,无疑是由他生命里头20年的艰辛所形塑。

继续经营他父亲的零件车间绝不是恩佐的选择。自小以来,这位年轻人就说他的梦 想是在汽车行业有所成就。如同许多其他退下战场的士兵一样,恩佐前往都灵向菲亚特求职,但被拒绝。几个月后,恩佐遇到了一位名叫斯沃齐(Sivocci)的前自行车手。他们一见如故成为好友,因此斯沃齐说服其CMN  (Costruzioni Meccaniche Nazionali)公司的老板雇用法拉利。在CMN,恩佐开始将无用的旧货车车身改装为成人们买得起的廉价小 车。在某种程度上,恩佐开始成为同事中的一名优秀车手,这最终传到了管理层的耳        中,他们将他晋升为公司的官方试车手。

他参加了1919年的Parma – Poggio di Berceto爬坡大赛,这是他首次上阵赛车。这次恩佐·法拉利夺得了第四名。同年,他在意大利千哩大赛车Mille Miglia首次亮相,但座驾CMN 15 hp漏水,使他无法完成赛事。

强大的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喜欢这位 摩德纳年轻人的态度,并于1920年雇请恩佐成为车队的一员。尽管如此,恩佐从未取得过彪炳战绩。

意大利冠军车手安东尼奥·阿斯卡里(Antonio Ascari)1925年于比赛中因事故去世,对恩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此他改      变了对赛车的态度。他开始铺设另一条人      生道路——与体育管理​​更相关的道路,而 他的人际关系能力以及他多年来建立的联   系可望开花结果 。

法拉利于1923年与摩德纳的一位舞蹈演员劳拉(Laura Dominica Garello)结婚。

他们唯一的孩子出生于1932年,取名 阿尔弗雷多(Alfredo),以纪念他的祖父和伯伯。

恩佐·法拉利和劳拉的关系一直紧张,  主要是因为恩佐自始至终都有其他情人。1930年,甚至在Dino迪诺(大儿子阿尔弗雷多的小名)出生之前,法拉利就开始与一名叫丽娜(Lina Lardi)的20岁女子发生婚外情。二儿子皮耶罗·拉蒂·法拉利(Piero   Lardi Ferrari)出自他与丽娜的情爱关系。皮耶罗1945年出生,但早期并未受到公开的承认,直到妻子劳拉于1978年去世,恩佐才正式承认了这个儿子。今天,皮耶罗是他父亲 创立的公司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战略转变

恩佐·法拉利希望在阿尔法·罗密欧内部谋得一席之位,主要负责管理赛事而不是驾车参赛。于是他在1929年11月16日在博洛尼亚组织了一次私人晚宴,在晚宴中,他描绘了自己的未来宏图。恩佐向纺织业巨子Augusto和Alfredo Caniato以及富裕的业余车手Mario Tadini寻求财政资助,目标是利用     阿尔法·罗密欧的赛车资源,成立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车队。

1932年长子迪诺出生前,恩佐都坚持自己驾车参赛。同年,以黄色为背景的跃马(Cavallino Rampante)标志在斯帕24小时耐力赛(24 Hours of Spa)上第一次出现于阿尔法·罗密欧赛车上。两辆阿尔法·罗密欧8C 2300 MM获得冠亚军,拔得头筹的是Antonio Brivio和Eugenio Siena,屈居亚军的是Piero Taruffi和Guido d’Ippolito。

著名的跃马车标背后也有一个特别的故事。跃马是意大利空军王牌法兰斯科·巴拉卡(Francesco Baracca)的母亲送给恩佐·法拉利的。法兰斯科·巴拉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功赫赫。他最初在意大利陆军服役,1916年,他取得了自己的首个空中胜利,驾驶战机击落了来自斯图加特的一架德国侦查机。在坠落的侦察机残骸中,他发现了画 在机身上的跃立的骏马,这是斯图加特城       市市徽顶部的装饰。法兰斯科把这匹跃马      作为战利品画在自己的飞机上。1923年,法   兰斯科的父亲Enrico Baracc伯爵在拉文纳       (Ravenna)Savio赛道上亲眼见证了恩佐·法拉利驾驶阿尔法·罗密欧夺冠。他主动向恩佐介绍了自己,在第二次会面时,法兰斯科 的母亲Paolina Baracca便把儿子的护身符跃马标志送给了恩佐·法拉利。

1933年,阿尔法·罗密欧进入了一段严重的财政困难时期,唯一能让赛车运动保持活力的方法就是让法拉利车队成为官方车队。恩佐·法拉利在管理车手和开发赛车方面的才华也日臻成熟,1937年底,随着财政状况 稳定,阿尔法·罗密欧收购了法拉利车队,  并成立了一个全新的部门Alfa Corse,对赛事进行集中化管理。

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恩佐组建了一支半 职业车队,拥有40多名车手,包括Achille Varzi和Tazio Nuvolari等世界顶级车手。

1939年,恩佐·法拉利和阿尔法·罗密欧协议终止合作,条件是四年内恩佐不能使用Scuderia Ferrari法拉利车队这个名字,甚至连法拉利也不能用。于是,恩佐创立了Auto Avio Costruzioni (AAC),为其他汽车制造商生产零部件。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对汽车行业产生了致命的的打击,并导致意大利所有的体育赛事停办。多年的战事让意大利饱受打击,战后不得不从零开始,重新塑造自 己成为注重设计的先进的工业和技术国家。

1974年在马拉内罗镇(Maranello)成立的一家小公司为意大利国家形象的重塑贡献卓越,该公司目的是制造赛车,公司名为法拉  利公司(Ferrari S.p.A.)。

第一代法拉利125 S于1947年5月11日在皮亚琴察(Piacenza)赛道首次亮相。在一周后的罗马格兰披治大赛车(Rome Grand Prix)上拔得头魁。次年,Luigi Chinetti和 Peter Mitchell-Thomson驾驶法拉利166 MM获得了首个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法拉利     传奇就此开始,1950年,法拉利报名参加了  一个全新类别赛事——Formula 1一级方程 式。1951年,在银石(Silverstone)赛道,José Froilán Gonzalez驾驶法拉利成功击败了强     大的阿尔法·罗密欧Tipo 159,为法拉利取得了首个F1冠军。

仅用了一年时间,法拉利就获得了第一 个总冠军,由Alberto Ascari与法拉利车队在马拉内罗(Maranello)获得,且在12个月后     再夺冠军。

为了能够资助比赛和确保持续研发赛 车,恩佐被迫开始生产公路车型。一场汽车革命就此拉开。国王、王子、总统、好莱坞明星和摇滚巨星,如披头士和猫王,纷纷敲开 法拉利的大门,驾驶着地球上最迷人的汽车出现在世人面前。意大利导演罗伯特·罗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甚至为妻子英格丽 ·褒曼(Ingrid Bergman)特别定制了一款车    型。底盘编号为0402AM的敞篷跑车375 MM Speciale,在1954年要价400万里拉,并且精 心喷涂上色,所用色彩叫做Grigio Ingrid英格丽灰。恩佐心甘情愿地接受着名流富贾的钱财,但却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信念。在面对 客户、供应商、媒体和公众时,都戴着墨镜。他将墨镜作为自己对外人的防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表露自己的感情。用紫色墨水签名也是其独特特色之一。

法拉利其人

意大利传奇车手安东尼奥·阿斯卡里在蒙扎(Monza)驾驶法拉利750 Monza遭遇车祸身亡,事发当天接到电话的恩佐·法拉利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车还好吗?”。他的态度     有时会被身边的人误解,对于从远处看他的人更是如此,但事实是,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甚至拒绝前往梵蒂冈,因为那里太远,会 打乱他在马拉内罗的工作状态。

汽车界许多著名人物都因法拉利的性情而与他断交:例如,美国巨头亨利·福特二 世(Henry Ford II),因为恩佐同意把法拉利卖给他,却在最后一刻食言;美国车坛传奇卡 罗尔·谢尔比(Carroll Shelby),因为他认为,恩佐通过让车手们相互竞争而提高他们的速度,让他们更有野心,是把他们置于严重的  危险之中;费鲁乔·兰博基尼(Ferruccio       Lamborghini)因为恩佐对他很是蔑视。费鲁乔·兰博基尼是位富有的拖拉机制造商,他购买了一辆法拉利250 GT来庆祝公司的成功,第一次去马拉内罗进行年度保养时,兰博基尼意识到这辆珍贵的法拉利的离合器和他的拖拉机离合器是一样的。他立即要求与恩佐·法拉利会面,要求更换离合器,而恩佐回 答说,制造拖拉机的人对跑车一无所知。费 鲁乔在地板上吐了口唾沫,转身离去,四个 月后,他推出了3500 GTV——史上第一辆兰博基尼。换句话说,兰博基尼成为闻名遐迩    的汽车制造商,而非拖拉机制造商,还要感谢恩佐·法拉利呢。

1969年,71岁的法拉利做出了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之一:将公司50%的股份卖给菲亚特(FIAT)。原因很简单:法拉利车队参加了越来越多的比赛,甚至更多赛事类别,对于这样一个小公司来说,在最高水平的比赛上所需的资本实在太多了。然而,法拉利附加了一个约束条件:车队的控制权以及所有与赛车和车手相关的决定都将由他来定。

恩佐·法拉利从来没有度过假,每天都去马拉内罗的办公室。即使是某个周六或周日,全家人一起去了亚得里亚海(Adriatic)沿岸的Viserba度假屋,恩佐也能在天黑前出现在工厂里。这种痴迷,这种对汽车和竞争的绝对热情,为法拉利这个名字——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汽车——带来了独特光环。

法拉利的辉煌历史

在恩佐·法拉利逝世30周年之际,他的传奇包括234场F1冠军、15个车手冠军、16个车队冠军、219个杆位和246个最快圈速,这些数字使法拉利车队成为赛车史上最成功的F1车队。

除此之外,法拉利还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取得了9次胜利,并在前9次世界耐力锦标赛(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s)中获得了7次冠军。

每个星期,法拉利都会在全球最负盛名的拍卖会上打破某个记录;无论是有史以来最先进的公路车型LaFerrari Aperta,还是价值最高的250 GTO车型。2017年,一位收藏家决定以7200万美元购买唯一已知从未发生过事 故的250 GTO。你没有看错:从所有的理性角度来看,竟然要花费7200万美元,购买一辆性能不及大众高尔夫GTI的汽车。但当然,世界各地tifosi(意大利语,意指支持者)的卧室墙壁上或者电脑和智能手机壁纸上都有很多法拉利标志性的车型。Rosso Corsa红色(汽车界最著名的颜色)法拉利是20世纪和21世纪视觉文化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无论是买得起还是只能在梦中拥有,都可谓老少皆知。人们对恩佐·法拉利作品的热切渴求似乎无穷无尽。

恩佐法拉利逝世于1988年8月18日,至今已30年,但他的精神却依旧活在马拉内罗生产线的每个部门。法拉利一直被认为是人们最愿意工作的意大利公司,每个月都会收到成千上万的求职申请。

时光流逝,法拉利品牌不断突破汽车业 的极限,成为无法复制的独特的集体想象力的一部分。只有少数人尝试、体验过它,且会继续去尝试、体验。

恩佐·法拉利标志着战后意大利和欧洲的复兴史。他的大名超越了个人、引人注 目,他创立的品牌成为一个标志,是一个珍视美丽、浪漫和生活乐趣的国家的独特象       征和骄傲。恩佐·法拉利正正是将这三种成分融合一起,并加上四个轮子。非常感谢,法拉利同志。L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