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使:永恒的受害者

對全球範圍內的極權主義團體和那些不惜一切代價力求繼續掌權的人士而言,新聞界和記者再次成為攻擊的主要目標。

對全球範圍內的極權主義團體和那些不惜一切代價力求繼續掌權的人士而言,新聞界和記者再次成為攻擊的主要目標。2018年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年,數百名記者受到暴力侵害,其中多人被謀殺。據非政府組織統計,在這些謀殺案中,有85%的案件都無法查明兇手或指使行兇的禍首。而且,真相很可能永遠都無法查明。我們清楚,使這團憤怒越燒越旺的原因是:不負責任的、卑鄙的國家元首,堂而皇之地把人民的無知作爲逍遙法外的藉口。掌權者毫不猶豫地撒謊和勒索,利用本應為其公民服務的國家工具和機構。 

幸運的是,身在澳門的我們仍未有因這種瘋狂而引火自焚。儘管,某些從來都無法解釋的利益或疏於隱瞞的交易,以及最近,當局針對那些如鬼魂一樣虛無縹緲的事項所進行的立法收緊,帶來的新聞自我審查,但這個城市依然擁有新聞自由。 我們都熟知這些趨勢,但我們相信,無論如何,真理都會佔上風。
澳門保持寬容態度。當然,雙方都有犯錯,而且,有時甚至會誇大其詞,但理解仍然存在。因為在這個城市中,一旦人們意識到,金錢的力量不足以顛覆那些為追求理想而不斷前行的意志和思想時,一旦意識到那些相信他們所爭取的東西的思想和意志,即使是那些最傲慢的人也會因丟了面子而低頭,然後離開。 

 我對此十分清楚。幾年前,我們也曾經是企圖恐嚇和經濟勒索的受害者。我們的堅決迫使那些指手畫腳的傀儡們回到帳幕之後,而且應該永遠都再次不會出現了。 

就保利達控告中文報章《訊報》及專欄作家李江一事而言,我希望這個問題,無論如何,都能得到公平的解決。媒體提出的意見是自由且誠實的,企業集團應因過去的不作爲而感到不知所措,而不是因違背自己曾經許下的承諾,以及此舉波及了數百名居民的生活而惱羞成怒。公司在等什麼?等行政長官在特區回歸紀念日當天發出嘉許? 

無論一家企業多麽強大,都應該按時完成投資項目,尊重那些把自己的儲蓄都投入項目的客戶,接受批評。無法這樣做的話,就應該成為澳門政府的一個經驗教訓。特區當局應該牢牢記住,且日後判斷誰有資格在這片土地上進行投資時,以此為據。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