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重啟

被擱置的漁翁街項目由數位與林偉親近的本地企業家和人士控制,日前該項目再次獲開綠燈。這個曾經牽涉林偉及政府前高官歐文龍貪污案件的項目,被重新啟動一事,引起了公眾不安。


文:黎祖賢 

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塊位於漁翁街的地塊最初被規劃建造一家牛皮製造廠,之後連續打破了一個又一個更改用途的障礙。澳葡政府首先於1993年開啟綠燈,把地塊用途更改為住宅和商業發展,但由於當時經濟蕭條,原來的開發商未能進行開發,被迫於2003年把相關地塊打包出售予信藝置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 

隨著新掌舵人接手,這個發展項目似乎在2006年獲得了正式批准,項目高度和總建築面積均有所增加,這也就是信藝置業的前任負責人、澳門商人林偉被揭發涉及2007年歐文龍貪污醜聞案件。項目的發展突然停滯不前,兩座尚未完工的塔樓在地塊上被閒置多年。 

由於政府最近確定了土地特許權的更改,這個爛尾樓項目再次引起了社會的關注,有聲音要求廉政公署對地塊進行監督和調查工作,該地塊目前由與林偉親近的人士及其他本地政治重量級人物和商人通過複雜的股權結構持有。 

三月,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稱,當局批准信藝置業在這塊3,507平方米的地塊內,興建一幢由6層高的裙樓及其上兩座每座13層的塔樓所組成,作為住宅、商業及停車場用途的樓宇,當中住宅及商業空間的建築面積分別為21,253平方米和1,279平方米。 

當局最近批出的更改與2006年的最初規劃相比,改變甚大:目前仍被監禁的前任司長歐文龍當年批准開發商在六層平台上建造兩座26層塔樓,住宅的總建築面積近4萬平方米,商業用途的建築面積為1,174 平方米。然而,政府在歐文龍被裁定收受了林偉的賄賂後,取消2006年為林偉項目開放綠燈的土地使用批給修訂,卻允許信藝置業保留被授予的地塊批給。 

錯綜複雜的網絡 

目前仍然在逃的林偉先後於2011年和2014年被地方法院裁定涉及歐文龍案件。他通過名下的信託建築置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信藝置業35%的股份,信託建築是本地的主要房地產發展商,參與了多個發展項目。然而,至2007年,傳出林偉涉及歐文龍貪污案後,信託建築將名下持有的信藝置業35%股權全數轉讓給勞志成、Leong Lai I和梁國華。 

根據最新的公司記錄,勞志成和Leong Lai I女士都曾為林偉工作,目前為信藝置業的副總經理;根據歐文龍案件的法庭文件,梁國華是林偉的姐夫。公司記錄顯示,這三位人士還共同持有沙彪置業發展有限公司。 

根據記錄,信藝置業的另一大股東是Steady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Co. Ltd.,持有信藝置業兩成股份。林偉的商業夥伴蔡宏江、前任立法會議員吳在權及另一名因歐文龍案件而被定罪Miguel Wu Ka I均是 Steady International的股東。 

信藝置業的其他股東包括與行政會成員陳明金的金龍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涉及羅理基博士大馬路因東望洋燈塔地區樓高限制而無法發展項目的新華建築置業有限公司、由澳門有線電視董事局主席林潤垣及其他商人持有的Kian Weng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Ltd.,。 

抵押貸款 

由林偉創立,目前由他的兒子鄭建東和鄭建南控制的信託建築沒有持有任何信藝置業的股份,然而,信藝置業的聯繫人和負責人勞志成和蔡宏江的聯繫地址與信託建築的一致。信託建築去年年底更新官方網站,將牛皮廠項目列為其持續承諾項目之一,勞志成同時是該公司的副總經理。 

本刊要求信託建築就參與項目的程度和信藝置業的關係作出介紹,然而,至本篇報導出版前,仍未收到答覆;勞志成和蔡宏江亦未就此事發表評論。根據公司紀錄,信藝置業於2009年向中國銀行申請貸款63億澳門元(折合約7,875萬美元),並把該公司股份作抵押。 

項目得以重新發展的消息傳出後,由於地塊多年閒置的性質及當局未有徵收額外溢價金,社會對有關決定的合法性持懷疑態度。 

工務局日前發出新聞稿,指漁翁街“項目總建築面積較原批示少,根據法律規定,無須再額外繳納溢價金。”而就有關地段被閒置多年的說法,當局回應地塊早在1999年回歸前便已批出,現已屬於長期批租地,故沒有廿五年批租期之限。 

製造陰影 

有關官員和部門的解釋迄今未能令那些不同的意見信服。至少有兩個民間團體要求廉政公署履行監察專員的職責,調查此案。 

傳新澳門協會向廉政公署發出函件,促請廉政公署調查「牛皮廠」地段批及的爭議之處,“以釋除公眾對該批給涉及利益輸送的疑慮”。 

信中寫道,雖然未有指定土地批及的期限,但《土地法》賦予政府收回建設期內未能完成開發土地的權力。 

該協會表示:“本會高度質疑行政當局有否以特區整體利益出發……依法提起收回土地程序,保障特區政府利益。” 

它還質疑,該次批地規避了《城市規劃法》所規定的公開審批程序。有關地段的最新規劃早於《城市規劃法》實施前,2014年初提交有關部門審查,這意味著有關的批及不受更嚴謹的最新法律規定限制。 

協會在信中指出:“雖未能斷言是次事件屬「歐案的餘波」,但已再次引起公眾對特區政府土地管理制度不善的質疑與批評。” 

泛民主陣營的新澳門學社對有關批及同樣質疑,並於四月向監管機構遞交了請願書。 

該組織在信中表示:“這起案件再次引發了公眾對政府管理土地資源不善的質疑和批評。” 

在2015年監管機構對澳門“不活躍,不系統,不科學”的土地管理發出了措詞強硬的報告之後,該集團聲稱,政府沒有改進,並得出結論:“土地資源分配的陰影在澳門仍然徘徊並繼續。 

廉政公署 2015 年發表報告,嚴詞直指在土地問題上,行政當局的訊息發布「不及時」、「不完整」、「不準確」。至今,特區政府的有關工作仍未有任何改善。新澳門學社總結:“籠罩特區的土地陰霾始終難以揮去”。 


漁翁街地段時間表 

1993年3月 – 前澳葡政府將原定興建牛皮廠的地段批給南方建築置業有限公司,用於發展住宅和商業綜合大樓。 

1996年 – 政府當局把有關項目的建築面積及土地面積分別修訂為42,307平方米和3,507平方米,而項目的發展期則延長至1999年3月15日。 

1996年至2002年 – 儘管項目的發展期限被再次延長至2002年7月30日,開發商仍未能按時完成項目。 

2003年 – 有關地段的所有權由南方建築置業有限公司轉讓給信藝置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當時由澳門商人林偉經營。 

2004年 – 政府批准土地轉讓予信藝置業的交易 

2006年2月 – 前澳門特別行政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批准土地批給的更改要求,即增加項目的樓高和土地面積。 

2006年12月 – 歐文龍因貪污受賄被捕,涉案的多個項目中包括2006年的批給。 

2007年1月– 據稱林偉涉及歐文龍案,並遭到廉政公署追捕。 

2007年年中 – 林偉名下信託建築公司持有的信藝置業35%股權被轉讓予沙彪置業發展有限公司。 

2008年1月 – 在首輪審訊中,歐文龍被裁定收受大量賄賂,漁翁街項目是涉案的多個項目之一。 

2009年 – 信藝置業股東用名下股份作為抵押,向中國銀行貸款6.3億澳門元 

2010年1月 – 行政當局取消2006年土地批及的修訂批示,卻允許信藝置業繼續持有有關地塊。 

2014年1月– 開發商向土地工務運輸局提交經修訂的施工方案,以供審批。 

2014年3月1日- 澳門實施首部《城規法》,然而之前提交的方案不受新法規管。 

2015年2月和2016年3月- 土地委員會先後舉辦兩次閉門會議,討論並通過該地段最新的規劃方案。 

2018年3月- 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公佈,有關修訂最終被公示。 

[資料來源] 政府公報、澳門法院及公司資料、新澳門學社 


主要人物和公司 

林偉 

澳門知名商人,有數十年房地產經驗,因牽涉前澳門官員歐文龍貪污醜聞而離開了澳門。2011年被本地法院判處3年零10個月的監禁,2014年被判處3年零3個月的監禁期,然而,他至今尚未服刑。 

2009年,林偉最後一次被傳在葡萄牙出現,據稱自此後下落不明。根據葡文報紙《句號報》報導,國際刑警組織曾將林偉列入通緝名單,但去年已把他從紅色追捕名單中刪除。  

信託建築 

它是由商人林偉及妻子梁麗卿等於1980年代創立的旗艦物業公司。根據公司官方網站,截至2017年12月,公司已落成物業共131幢,其中住宅單位數目達4,700多個、商場74個、舖位662個、別墅16座和車位2,400多個。該網站還稱,目前仍有超過45個項目處於發展中或籌備中階段。 

該公司目前由林偉的兒子鄭建東和鄭建南管理。 

勞志成和 Leong Lai I 

兩位均為信託建築副總經理。勞志成把手上股權轉讓予鄭建南後,仍持有信託建築少量股份。勞志成與林偉姐夫梁國華,共同控制信藝置業的最大持份者——沙彪置業發展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位人士在2010年的首次審訊中以證人身份出庭作證。在此過程中,法院傳召林偉部分員工、家人和親屬——即他的父親林謙和勞志成的姐姐Lou Heong Kam,並最終證實,這些人都只是林偉名下企業的公司的名義股東。 

蔡宏江 

根據香港聯交所2007年文件,蔡宏江有三十多年經營房地產發展、製造業和本地及內地自然資源開放的業務經驗。根據2013年的一份媒體報導,他是澳門羅斯福酒店的其中一位股東。 

新華建築置業有限公司 

該公司由魏新教創立,現在由其親屬管理。公司最引人注意的項目是東望洋燈塔區域的爛尾樓項目:新華買入東望洋燈塔附近一棟126米高的建築,然而,時任行政長官何厚鏵為該地區建築物的高度上限設定為52.5米。 

由於政府和發展商迄今未能就該項目的前景達成任何共識,因此這個項目一直處於閒置狀態。 政府在2016年表示,將批准目前的發展高度保持在81米,這一決定遭到了社會的強烈批評。 此後,一直沒有進展。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