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令何厚鏵陷於困境

任期結束,被認為是何厚鏵的致命傷。崔世安卻以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指數拉開自己的任期。這都是危機帶來的影響……

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簡稱“港大民研”)公佈的《澳門週年調查》為諸多疑惑提供了答案:與其接任者所取得的成績相比,何厚鏵的十年任期只不過是閑庭信步地探索。 

繼博彩業開放後,何厚鏵的滿意度達75%,崔世安卻不到52%。 

令人疑惑的是,現任行政長官51.6%的滿意度是在2009年12月公佈,人們對前一年爆發的金融危機仍歷歷在目——正如本次特別報道的其中一篇文章所寫,至少在統計上仍然存在影響。 

如果說,澳門從走出金融風暴的方式讓崔世安得到好處,那麼對何厚鏵而言,這是一場災難。 

他突然縮短2007年出訪的行程。根據當時的《澳門週年調查》,當時的滿意度為34.1%。配合針對有關數據,我們能夠更好地了解澳門特區當局數月後公佈的現金分享計劃等多項措施。 

2007年5月1日,一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使警方與示威人士之間產生對峙,最終導致21名警察受傷。曾在澳門大學任職的林明基教授指:“雖然經濟增長是必需,但無論如何,經濟增長或無法與社會穩定齊頭並進,反而可能造成緊張局面。”   

“由於博彩業開放、就業率上升及改革承諾所產生的樂觀情緒,澳門特區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上任後與公眾間的蜜月期長達五年。然而,由於改革缺乏進展、歐文龍腐敗醜聞及公眾無法確定行政長官在醜聞中扮演的角色,博彩業衍生的問題、高通脹和房價上漲開始拖低他的人氣。當兩個任期屆滿時,這些問題仍未得到解決。”政治學家林明基告訴本刊記者。 

“隨著民主化進程推進,儘管進展緩慢,他把一個緊張且缺乏信心的政府交到繼任者的手上。從一個有趣的角度來看,他十分聰明地追求安全而不是成就。然而,尚待解決的問題越滾越大,變得更嚴重了。公眾的不滿因而悄然興起。最後,爆炸了。” 

 “由於博彩業自由化、就業率上升及改革承諾所產生的樂觀情緒,澳門特區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上任後與公眾間的蜜月期長達五年。”- 林明基 

若說前任特區行政長官計劃安靜順利地結束任期,事實上,對何厚鏵來說,危機卻在最糟糕的時間降臨,就在幾個月後的交接過程期間。 

以下是最好的例子:首任行政長官2008年11次出訪中國,當中未有包括前往廣州的行程!他10個月內去了五次北京,分別在四川和成都與習近平和李克強碰面。相比之下,崔世安2010年上台後,在那一年僅兩次訪問北京,但出訪其他地方的時間卻超過了其前任 ,尤其是到鄰近省份的行程。 

《Political Economy of Macao since 1999 – The Dilemma of Success》一書如是寫到:“儘管面對全球經濟衰退,澳門2008年再次實現了高增長率,並朝國際博彩之都的方向進一步邁進。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行業日益膨脹,本地政府繼續失去公眾對博彩業的支持。”  

該書作者郝雨凡、盛力和潘冠瑾一致認為:“政府2006 – 2010年期間推行的所有關鍵政策及舉措都是在嚴重的社會動盪和合法性危機下進行的。”  


混合的祝福 

除了香港大學外,澳門大學亦對澳門特別行政區進行了民意研究。 

2009年4月,澳門大學針對年齡18歲或以上的907名澳門華語居民進行了調查。 

該項研究成為了了解澳門“對博彩行業的態度和信念”的最全面工具之一,在研究進行的那一刻,使其脫穎而出。 

這篇名為《The impact of Gaming Liberalisation on Public Opinion and Political Culture》研究報告由林明基撰寫,被收錄於《Gaming, Governance and Public Policy in Macao》一書中(2011年)。 

研究結果顯示,“自博彩業自由化以來,澳門的政治文化始終保持變化。博彩業開放帶來的社會影響已被確定為變革產生的原因之一。調查結果顯示,澳門居民認為,博彩業和外國投資屬喜憂參半。”林教授寫道。 

然而,大多數人支持博彩業開放,“略超過一半的受訪者不認同,行業利益超過社會成本的觀點。”他說, “女性、年輕人和來自較貧困家庭的居民往往將澳門近期出現的問題歸咎於博彩業和外國投資者。然而,受訪者始終認為政府是主要的原因或問題所在。” 


鄺錦鈞

何厚鏵“起到了製造者的作用而非經濟催化劑” 

鄺錦鈞是居住在澳門的少數政治科學家之一。作為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他回答了本刊記者提出的兩個問題: 

從政治的角度而言,你如何評價這個時期和何厚鏵所擔當的角色? 

鄺錦鈞 – 在任期的最後一年發生金融海嘯,當時的何厚鏵可謂非常幸運。他沒有必要為應對危機而諸多付出。事實上,我一直堅信,金融海嘯僅對澳門造成了輕微影響(或中國,除了美聯儲主席Bernanke調查的貨幣貶值問題)。另一方面,中國總理溫家寶2008年宣布中國式QE (量寬)時,澳門從中獲得了許多“甜頭”。 

所以,你可以看到何先生沒有,也沒有必要,提出任何與全球危機有關的政策,他只是推行了某些措施,協助崔世安贏得行政長官寶座,使得自己代表的利益方得以延續。有報導透露,何厚鏵的朋友和夥伴被選為選舉委員會成員,且最終霸佔了整個委員會近四分之三的成員! 

因此,我認為,他對危機的處理非常非常少;相反,他扮演了王者的角色,而非經濟催化劑。畢竟,自2003年,他為改變澳門的經濟的確做了很多工作。我仍然記得他創造了許多吸引旅客的噱頭,比如“今年是這樣這樣”,而“那一年又那樣那樣”。 

在政治方面,他不知不覺中為接任者埋下了許多地雷,例如每年至少發生兩次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年輕一代的政治力量迅速增加;一次性現金分享計劃成為每年的恆常支出;行政長官選舉仍然不容爭議;2009年電單車慢駛抗議《道路交通法》後,人們開始挑戰政府政策;輕軌等公共工程及土地批給到期等行政失當,這些都成為新上任行政長官需要面對的主要問題。 

何厚鏵把“包袱”拋給接任者時,問題是否得到了解決?危機又避免了嗎? 

鄺錦鈞 – 儘管崔世安被批評是前任的傀儡,但他制定了許多措施來扼殺謠言。儘管結果並不是特別突出,崔世安確實在金融危機的陰影下,盡力解決這些問題。但是,如果有人批評崔世安未能成功地解決這些問題,那就不公平了。 

首先,他任命了一位土生人士為司長,試圖解決土地問題。我想說,這在很大程度上非常成功地改善了與土地有關的問題,這一非凡的任命是一種務實和勇敢的舉動,為土地政策的成功鋪平了道路。就你提出關於2008年危機的問題,我們必須認識到,宣布所有土地批給無效並不會對危機後的經濟造成影響。 

其次,崔世安以非常謹慎的態度處理這些不利政策。為避免政治風險,降低引起公眾不滿的可能性,他寧願撤銷政策,而非擺上立法機關的檯面。 

然而,他無法解決長達數十年的政府問題:官僚主義問題仍與往常一樣,現金分享計劃亦必須繼續下去。也許他已經做得很好,只是一概未能解決的疑難都將成為他交給繼任者的“包袱”的一部分。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