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的三大危機

除了全球金融危機,在過去20年,澳門還經歷了三次困難時期。每一次的艱辛都是由外部因素引起。

1997 – 亞洲金融風暴 

亞洲金融風暴於1997年7月在泰國爆發。當時,泰國政府沒有足夠的外匯儲備支撐與美元掛鉤的本地貨幣,被迫採取浮動匯率。國家從實際上來說,已陷入破產的僵局,危機一觸即發,並蔓延至整個東亞地區。 

澳門金融管理局的鄭子騰稱:“對外貿易疲憊及建築行業投資減少是1996年經濟萎縮的原因。樓市供應過剩帶來的不確定因素導致本土需求停滯不前。自1998年,公共安全惡化已成為了當地旅遊業的主要威脅,旅遊業是泰國GDP的主要貢獻者。伴隨著鄰國爆發亞洲金融危機,當地經濟受到一系列事件的拖累。” 

 “從1997年至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得到的經驗教訓中,”他認為,“值得注意的是,系統性的脆弱將對受波及國家的具體活動或GDP造成慘痛的打擊。1996年至1999年間,澳門同樣經歷了由各種原因引起的經濟衰退,經濟夥伴受到金融危機影響亦是其中之一。” 

鄭子騰補充說:“1998年,雖然大多數亞洲國家於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出現經濟萎縮的現象,但與大多數亞洲國家和地區相比,澳門的收縮率較低。如果說澳門的金融穩定性要強於其他亞洲國家,那麼從優化的意義上看,澳門於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明顯是發揮了金融穩定本身避免本土經濟進一步惡化的功能。” 

2002 –  沙士疫情 

“2003年中至2004年中是澳門特區經濟的關鍵轉折點。”余永逸和陳明銶在《Chan in China’s Macao Transformed, Challenge and Development in the 21st Century》一書中寫道。隨著澳門走出衰退,博彩業亦已開放,並迎來了眾多巨額投資的承諾。 

“然而,就在這時,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疫情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內地廣東省突然爆發,並迅速蔓延到香港、台灣、加拿大、新加坡、越南和澳門等地,造成數百人死亡,引發全球恐慌。”香港學者鄭宏泰和尹寶珊表示。 

“大型流行病帶來的威脅摧毀了旅遊業,由於害怕在機場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地方受到感染,許多潛在旅客選擇呆在家裡。澳門包括博彩業在內的旅遊業受到了當頭一棒,旅客人數驟減與酒店入住率大幅下降,致使澳門炙手可熱的經濟急劇下滑。” 

2003年,“中央政府迅速採取行動” ,推出《內地與香港/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及自由行政策,“協助兩大行政特區擺脫因SARS危機而出現的經濟低迷” 。  


2014年至2016 – 暴跌的GGR 

全球金融危機對博彩總收入造成的影響並不顯著,至2010年,一切似乎都被遺忘了。澳門收入每年持續增長,然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3月上任,博彩業的飛速膨脹止步於2014年。盛明潔教授和顧朝林教授稱:“澳門經歷了自博彩專營權開放以來的首次下跌,自前一年開始下跌2.5%。”澳門2015年博彩收入下降34.1%,而016年的跌幅則攀升了3.3%。 

“貴賓百家樂一直是澳門娛樂場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有關收入的暴跌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整體收入萎縮。” 兩位學者補充說,“這次行業蕭條的背後是2012年底開始的內地反貪腐運動。隨著運動的勢頭不斷增強,內地豪客的奢侈消費被遏制了,尤其是用於博彩耍樂的支出。” 

“另一個或有助於解釋澳門博彩收入萎縮的理由,亞洲地區近期出現的賭場熱潮。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競相爭奪亞洲快速增長的市場份額,情況有越演越烈之勢,新競爭對手的出現使澳門更難以維持本地博彩業的增長。” 

下跌的趨勢一直持續到2016年7月,這是錄得博彩收入負增長的最後一個月份。 2016年8月,澳門博彩業增長1.1%(至少,部分歸因於位於路氹金光大道的永利皇宮終於開業)。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