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 時事評論 - 重覆又重覆

11月的澳門,聚焦特首崔世安發表2019年施政報告,這是他十年任期最後一份完整的施政報告。結果一如往常,只將幾年來的報告修修改改,翻叮又翻叮,對公屋、交通、醫療等重點,冇願景、冇政策、冇晒符。難怪市民戲言,2019只有“70周年國慶”、“回歸20周年”的雙慶活動,至於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葡平台、大灣區、一帶一路、宜居城市、經濟適度多元、特色金融、5大長效機制等,社會早已麻木甚至反感,澳門需要一個實幹政府,唔好一味靠吹及口號。施政答問、辯論議題重覆又重覆,乏善可陳,反倒有3個爭議值得關注。


資深傳媒人 – 甄慶悅  

第一個“經屋法”修訂,政府建議申請年齡由18歲升至25歲,非議眾多,政府卻從無提出有力的數據及觀點去說服社會,為何是25歲,而非21歲、23歲、27歲呢?科學施政不應該是一句口號。另外,政府漠視社會訴求,擬重用“計分排序”老法,但依舊“有樓先有隊、分完就散水”而非社會要求的另一老法“計分輪候制”。説穿了,計分輪候制度會有一條長隊,對政府構成政治壓力,必須持續、穩定供應公屋,惟今屆政府不想承擔責任及承諾,故堅持“鋪鋪清”,其中最大問題是長官意志,官員愛何時開隊便何時開隊,每次愛起多少就起多少,無視社會對住屋及公屋的剛性需求,掩耳盗鈴,是為政治卸膊。 

既然公屋需求長期存在,經屋法律便應有長期、穩定的規劃、供應,以及定期申請的相關機制。預計政府可收回不少土地,加上新城填海區、偉龍馬路、路氹西側土地,政府實已有比較好的條件去制訂穩定的公屋供應規劃,不能再拍腦袋式施政。 

第二個爭議是特首突然宣佈,已指示廉署綜合分析已被宣告失效的土地卷宗,並對完善土地批給的監督及管理,提出整體方案及建議。消息觸動社會神經,有恐政府屈服於地主及地產業界壓力,想放生已回收並在打官司中以及即將要回收的“過期土地”,同時為修改“土地法”舖路。事實上,特首任期最後一年出招,時機敏感,確為相關人士帶來一線曙光,社會擔憂廉署一旦查出政府在一些個案中出錯或違法,隨時收地不成,反要還地、賠償。 

平情而論,在已宣告批給失效的73幅土地之中,有些個案是承批人有問題,咎由自取,但有些則政府確有錯,惟翻盤艱難。一來,按多個個案的法院判決,凡土地過了25年批租期而無法完成建設計劃的,土地必須依法回收歸公,當中不存在歸責不歸責的問題,即不論政府錯或者土地承批人錯,都改變不了收地的事實,政府只是按法律程序而行,沒有不收地的權力及餘地。法律一日未改,“到期收地”必須執行。二來,就算真要修改“土地法”歸責的定義、標準誰也説不清,沒有社會共識可言;若想恢復特首過去擁有的裁量、重批等權力,肯定不為普羅大眾所接受,更與收緊、約束公權力的立法趨勢背道而馳,故修法難度極大,崔氏任內難以完成。 

第三個爭議是,政府有意在現行重大投資移民及技術移民外,研設含科技人才在內的優才先導計劃,正考慮由特首批示設立專責委員會或由貿促局執行,社會嘩聲四起。無疑,澳門需要人才,社會也不反對專業外僱、人才輸入,只要適量、適時及對澳門多元發展有幫助,現亦有相關制度,但人數不多,至2017年底只5,834名。現在的問題是社會對政府一直冇信心,尤其廉署揭發貿促局在審批重大投資及技術移民時,疑有違法行為,相關人員已被抓。舊債未還,新債免問,這是很多市民的心態。 

今次政府公佈的相關內容較多,有些設想較為可取,如研究設立由政府代表及社會人士組成的諮詢委員會,及時公佈臨時居留許可申請及續期的審批資訊,提升透明度,但未足以說服社會,例如人才標準、哪個範疇最需要、需求數量多少、現行制度如何不濟等最核心內容,政府一直三緘其口,簡單如這份傳說中的前期研究報告亦未見公佈,如何取信於民?人才輸入對澳門發展是重要及敏感的事,政府現提供的政策資訊、社會討論流於表面,難有深入討論及共識,將來倘有諮詢也只能走著瞧。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