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April | 不可抗拒的誘惑

擁有世上最大權力的美國總統看起來是一個明顯失衡的人。作為社會的產物,引起人們對這個社會強勢的文化及教育的反思。他創造了“假新聞”的座右銘。


發行人語

– 雅士度


就特朗普而言,假消息是令他不愉快或對不利於他本身利益的一概事情。其他的城市和地區亦有類似情況發生。而在這些地方,掌權人士堅守自己的權力,避免其非法的行為被窺探。 

互聯網是否存在假新聞?當然存在。一如電台、電視和報章均不能倖免一樣。有的報導逃過被調查的命運。其他報導之所以出現的理由是有利於某些群體,這些群體毫無顧忌地利用記者或輿論製造者。再有的便是數之不盡的宣傳資料,這些都不是由媒體發出的,而是以其他形式傳播的。 

互聯網是否增加了全球傳播的信息量,而且幾乎沒有通過過濾?這毫無疑問。然而,和上世紀的報章報導一樣,他們的社評卻更加聳人聽聞,不在乎故事的內容,更則重於推銷,所以解決辦法並非增加針對這項基本權利的限制措施數量。 

和特朗普一樣的人希望控制信息,馬來西亞最近公佈了一條法令,指發佈“假新聞”的行為最高可判處入獄六年。這是對觀念的格式化。這是對社會聲音的壓制,剷除那些可能成為威脅或障礙的人。 

打擊小報、虛假故事和體制謊言等等的有效方法始終是通過教育和文化。無論是昨天,還是今天,觀念必須得到發展,學懂辨別善惡而不是絕對的信息崇拜。或者打著保護他人的旗號,代表他人處理信息。或者譴責某個只不過可能是通向某種權力路徑的“絆腳石”。難怪馬來西亞,這個在全球180個國家及地區的「新聞自由指數」中排行第144位的國家,已經推行了這項新的限制性法案。 

首相作為馬來西亞政府的最高領導,在經歷眾多醜聞、腐敗和挪用資金的強烈指控之後,試圖在選舉前夕獲得政治喘息的空間。 

不久前,澳門同樣受到誘惑,或啟動制定監控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信息流動的法例。我是那些建議政府不要介入此事的其中一把聲音。我希望讓其他具備不同類型經驗和“教訓”的發達國家開創這些全球交流的新途徑。 

政府應擁有很好的意識去傾聽,不要捲入這個馬蜂窩。 

政府應該投資教育和文化事業,這永遠是支持社會更好發展和自我保護的最佳途徑。 

正如我們每天從世界政局變化中學到的一樣,沒有什麼比無知更危險。 

特別是當那些有權制定法律和破壞國家穩定的人。 

警察國家? 

最近推出的多項舉措使我們不得不考慮將澳門轉變為警察國家的必要性,澳門是一個天生和平的城市,比香港更“順從”。 

我們不談澳門當局拒絕鄰埠記者和議員入澳的事件,雖然我們認為這是不可理喻的。我甚至不認為警察制服將配備攝錄機的事情有多嚴重。當然,有一點要注意,我只希望各位警員不要在不穩定狀態時把攝像頭關掉,又或者把話筒調到靜音功能,正如美國發生亦一宗有色人種被謀殺案件的兇手正是那群穿藍色制度的最優秀男子。 

制服上的攝錄機對我影響很大,就像政府決定城市人口的數量一樣。它本身並非攝錄機,儘管增加了人們的心理負擔,卻是我們能夠習慣的東西,但卻可能對行動和言論自由構成威脅。然而,數據處理、分發的方式,以及它是否受到保護,還有以何種形式進行保護,社會對主管部門運作透明度的信心。我敢說這應該不會太多,儘管澳門的居民數量幾乎與所有事物都相符,卻沒有做出很好的選擇。 

保安司司長王少澤卻提出更多要求,多很多。他同時提議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列出的“國家安全法”,以加強“‘一國’方針的表現”。如果我們把這些獨立的報導放在一起,開始察覺到一種模式。令人擔憂,甚至令人不安。 

目前,有人提議禁止持外國國籍的法官參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案件。在澳門,持外國國際的法官指的是葡萄牙法官。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最近為《司法組織綱要法》的修改建議辯護時稱,國家安全案件涉及“機密”信息。 

中國誓言要在2049年之前保持不變的第二個制度正在消亡,某些閃閃縮縮的行為限制了各種自由的權力,政府行為、主權機構和決策中心決策的透明度卻越演越差。 

這些既非好的徵兆,也不是好的舉措,主要是因為都沒有必要那麼強勢。這些只能證明某人正在努力開展工作,並且在政治上是正確的。不幸的是,這並非針對澳門的一般居民。 

當然,因為我可以發誓,這都並非出於完全無私的理由。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