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April | 居者缺其屋

房屋問題一直是澳門的民生死結,尤其是澳門經濟受旅遊博彩業帶動下迅速增長,樓價增幅一日千里,薪酬增幅遠遠追不上樓價。雖然近年樓市受內外因素影響有所回落,但與居民的薪酬水平相比,要上樓真是談何容易,經濟房屋又供應有限,許多居民都只能望樓興嘆。

由於買樓難,不少年青人都選擇繼續與父母同住,如想搬離父母家,有無力買樓,只有租屋一途。不過近年澳門的租賃市場增幅亦不少,除了令年青人感到負擔不輕外,對於弱勢家庭來說更是百上加斤,如果收入低至符合領取政府經濟援助或輪候社屋,政府還會提供租屋津貼,但若剛好超越相關收入規定,租金、通脹都令這些居民及家團生活日益艱難。 

雖然租務法已於今年二月實施,但由於草案內由特首訂定租金增幅的條文不獲立法會通過,租客仍要面對不知業主會否大幅加租的問題,亦由於不少業主憂慮遇到“租霸”,現行法例對業主的保障不足,令業主不願將物業出租。加上澳門有不少外僱,租賃市場一向不愁找不到租客,所以租客的議價能力十分低。 

政府希望透過稅務等手段能鼓勵業主將樓宇放租,希望增加租盤供應量,令租金能維持平穩,但有限的稅務優惠吸引力實在有限,更重要是法例對業主的權利保障不足,物業一旦出租,如遇到無賴租客,要收回耗時費事,尤其是澳門法院的效率慢,如要透過司法程序收回物業,拖延一年半載是等閒事,在此情況下,業主怎會輕易將物業出租? 

要徹底解決澳門的住房問題基本上沒可能,但要緩解有關問題總有辦法。首先政府必須要完善現行法律,保障業主和租客的權利,同時建立機制加快解決業主及租客之間的爭拗問題。增加公共房屋供應量已是老生常談,但經過許多年有關工作只有寸進,實在令人疑惑。 

至於年青人的問題,政府雖然透過放寬年青年首次置業按揭百分比等措施,今年青人更容易有足夠資金支付首期上樓,只是樓價如果繼續漲不停,薪酬增幅繼續跟不上,再加上澳門可能進入加息周期,年青人要上樓始終十分困難,最後可能一如香港的情況,上樓靠父母。 

許普羅小市民的要求是“安居樂業”,澳門失業率低,要找一份工作不難,但現在要安居實在不易,穩定的房屋市場不單可以助居民安居,更重要是大大減少社會不穩定因素,當居民真正可以安居樂業時,對澳門政府及社會的信心自然可以提高。相信政府不會不懂其中的利害關係,只是政府是否有決心、有能力採取有效措施,置居民整體利益為先,切實解決房屋此民生死結,目前仍難作定論。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