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Feb | 填海地段將不再興建娛樂場 | 填海之城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填海地段有用於興建大型娛樂場。如果新的填海地段不再興建新的博彩設施,那麼博彩業如何發展?

歷史表明,用於興建大型娛樂場的土地都是來自海洋,在澳門,沒有人相信巧合。在某些情況下,填海地塊建成時,並未規劃建造博彩設施,氹仔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那麼,現在誰能保證新的填海地段將不再發生類似事件? 澳門政府自己。 

目前正在待立法會審批的《海域管理綱要法》沒證實在填海地段設置博彩區域。 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去年年底表示:“法案明確訂明填海不可發展博彩項目,法案條文本身由特區政府擬定。” 

但是,這個問題遠遠超出了政府的意願。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旅遊服務業就接待了4,000萬旅客。他們還會繼續到訪目前的賭場嗎? 

另一個預測來自旅遊業發展總體規劃:到2025年,該地區將增加近四成酒店。如果沒有博彩業,這些新酒店有多少能夠生存下來? 

澳門特區政府領導人似乎有意把博彩設施都集中到路氹城。不過,路氹城卻幾乎沒有多餘的空間可用了。另一方面,在澳門半島,蜂擁而至的旅客繼續擁擠到這個早已飽和的空間。 

葡萄牙建築師Ana Rodrigues告訴本刊記者:“我對新填海地塊不會興建更多娛樂場一事表示懷疑。”然而,這位《Territorial Expansion through Embankment in Macau》(2014)碩士論文的作者希望“如若發生這樣的情況,規模或許會較小……新填海地段將被合理利用,主要用於滿足居民的需求,改善基礎設施,增加公共設施和休憩區,非常重要的是提供住所。我認為,填海地塊規劃的新階段必須對此大力回應。”她相信“考慮到中國當局融合澳門、香港和廣州的願景,澳門的博彩市場將會繼續下去,但同時還會有其他的活動。” 


政府不希望在填海地段興建博彩空間。 葡萄牙建築師Ana Rodrigues告訴本刊記者:“我對此表示懷疑。 

研究人員Andrew MacDonald和William Eadington在編著的《Macau, a Lesson in Scarcity, Value and Politics》中寫到:“我們還了解到,雖然政府正努力在未來二十年內收回983英畝土地,當中的大部分不會分配給娛樂場使用(儘管在澳門,一切皆可改變)。 

本刊記者諮詢的另一位專家是曾於90年代在澳門生活的建築師Paula Morais。她是China Planning Research Group的聯合創始人。 

Morais目前以澳門的城市規劃為主題準備自己的博士論文,“這是不確定的。 新填海區的土地用途很可能會保持彈性(正如澳門的規劃歷史所顯示的那樣),並將因應未來政府的計劃作出改變。而且,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化背景下,這些都將與北京、珠江三角洲(廣州)和澳門的規劃結果相吻合。 

儘管她認為“政府不會允許在路氹之外興建新的娛樂場”,但Paula Morais回憶說:“現在,新的總體規劃打算優先考慮公共空間和基礎設施,以及住房…… 這符合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澳門在珠三角佔有戰略地位。” 


Richard Louis Edmunds

填海地塊抹殺了舊濠江 

“如果澳門像過去那樣繼續經濟和人口的增長,將需要進行更多填海造地工程。 如你所知,由於澳門被珠江環繞,這些工程都是輕而易舉。” 《中國季刊》的前任編輯Richard Louis Edmonds擔憂地說,“處於沿海低窪地帶的填海地段將來或因海平面上升而出現洪水的現象,澳門當局也應該考慮。” 

但是,“如果澳門希望發展,且不太介意犧牲舊城特色和填海對當地生態系統造成的變化,那麼支持增長的人們可採取行之有效的方式,填海則是主要的方法。” Macau  (Clio 出版社, 1989年出版)的作者設想到。 

“我可以預料澳門將發生抗議,但最終決定或許來自北京。博彩及相關行業/旅遊停止增長,選擇發展輕工業等其他領域(以前發展輕工業的嘗試並不是特別成功)仍然是未知之數。” Edmonds教授並不相信“一帶一路”舉措,他認為“即使不能達到中國所期望的水平,也無法協助澳門實現多元化。” 

那些尋找‘舊澳門’、‘東方蒙特卡羅’和‘亞洲葡萄牙’的旅客將越來越失望 (Richard Louis Edmonds).   

這位芝加哥大學東亞研究中心地理研究項目客座教授認為,填海造地摧毀了“澳門和香港本身的特徵和生態系統,這也可能是其他諸多國家所面對的問題之一。” 

他預計:“填海地塊必將進一步改變澳門的面貌,問題是這究竟是好還是壞?”他還提出:“那些尋找‘舊澳門’、‘東方蒙特卡羅’和‘亞洲葡萄牙’的旅客將越來越失望。 也就是說,這些人通常不是豪客。” 

他問道,澳門究竟擁有怎樣的“經濟多元化”,是中國其他地方無法提供的? “中葡聯繫和特別行政區的地位似乎只能提供適度的機會。香港繼續擁有澳門不能提供的許多優勢。我認為,博彩業必將達到一個飽和點,甚至有可能在某天被北京看作是一種滋擾。這是我最近沒有關注的。” 

Edmonds教授在接受採訪時留下了另一個有創意的想法:“我很確定,澳門和香港一樣,不能向中央政府施加太大的壓力,最近的香港似乎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在增加填海地塊之前,或許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平衡,即使那樣,也許只是通過興建更多娛樂場。 北京的執政者或許擔心,不斷發展的澳門可能會開始在要求自治的同時,製造與香港類似的‘麻煩’。”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