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Feb | 未來盡在水面 | 填海之城

澳門一直面海而居,最近增加的領海會否改變澳門(經濟)?

兩年前,北京方面宣布澳門依法管轄85平方公里的水域。 

儘管,澳門對此表現出萬分熱忱,卻很難理解當中的意味。(崔世安表示:“對中央政府此項重大支持措施致以衷心感謝,同時感謝廣東省政府和珠海市政府一直予以大力支持和配合。”) 

從以下兩方面可以看出:一方面,中央作出的決定至少遲了15年, 另一方面可以預計,澳門將獲得更多發展空間,例如經濟多元化等等…… 

事實上,澳門特區並不像香港那樣對管轄的領海有所界定,因為葡萄牙和中國從來沒有就空間的定義達成一致,導致了某些有趣的情況(詳見本篇報道)。 

相較之下,葡萄牙對陸地更為關注。到了1999年12月20日,中國當局也意識到領海實在不算得上是需要優先考慮的議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於1999年12月20日發布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地圖上,只是規定“澳門 特別行政區維持澳門原有的習慣水域管理範圍不變”。 


澳門特區與香港不同,缺乏關於領海的定義 

經年下來,造成了諸多後果:填海是解決土地短缺的唯一途徑,另一方面,由於需要修改《基本法》,因而可以放棄把橫琴永久劃入澳門的想法。 

2015年12月發佈的行政地圖澄清了有關問題:澳門對領海沒有管轄權的事實經常被律師用於非法移民或盜竊船隻等海域犯罪案件,例如某些房地產投資填海地塊,即內港地區。 

如果85平方公里的定義有助於解決這種爭端,那麼它已經產生用處了。但它無法滿足所有人。 

事實上,這項措施從一開始就與澳門推動經濟多元化有關。這就是為什麼從一開始就有人說,不會在在建的填海地段或尚未動工的填海地段上興建博彩設施。 

關於優先考慮海事活動的討論有很多,然而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卻甚為貧乏,漁人碼頭的經驗又實在令人失望。 

確有必要了解當局關於未來20的承諾和規劃,以認識存在的概念及實現的方式。 

另一個重大問題是,85平方公里的定義將從實際上能否解決城市因空間稀缺而造成的制約,亦高度依賴於北京的決定。 

所謂的“第四空間”並不適合目前的環境,中國為機場工程而計劃填海造地(本次專題報告將分開探討有關問題)引起了人們的質疑。 

 


澳門邊境發生的交戰 

20世紀50年代,葡萄牙和中國軍隊在本地水域多次交火。 

“其中一名葡萄牙水手因進入中國領海而被中國當局逮捕。1952年5月的另一起事故中,駐邊的中國士兵向涉嫌侵犯中國領海的漁船開槍射擊;一名來到現場的中國槍手認為自己遭到附近一艘澳門海事和財政警察的襲擊,雙方激烈交火。消息傳遍世界。 1952年5月23日,《紐約時報》報導了這個故事,標題為《澳門邊界交火,香港報道》,1952年5月24日,《每日電訊報》則刊登了《澳門交火事件被否認》的報道。”(摘自Macau Antigo) 


沒有空間的“第四空間” | 填海之城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