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Jan | 再次一廂情願 

每年到這個新舊交接的時候,媒體總是習慣性地重新審視即將完結的那一年,出版商則對未來一年展開各種設想。我們把這些都拋諸腦後吧。不值得浪費時間,因為你將發現當中大多都是相同的。 

政府管治缺乏透明度,官商粗暴的串通,導致普通市民認為這些都是正常的、合法的;且這些市民對權力階級虛偽的小恩小惠感到滿意。 

澳門的政府機構則對一切保持沉默、冷漠甚至勾結。在此之上,似乎什麼都沒有用。因此,我們無需作出任何預言,著重為這個城市的歷史留下一些文字,無論它們之間是否有任何關聯。 


被嫌棄的旅客 

最近,有內地旅客在一家店鋪報警,稱被綁架了。對,被綁架,這是一個法律的詞彙,因為店鋪的職員把這群旅客鎖在店裡,沒有消費就不能離店。 

職員辯解這純屬誤會,鎖門是為了保護旅客。實在太可笑!什麼都有。警方則更希望盡快解決問題之後離開。 

如果不是因為某些媒體的存在,旅客的憤慨將水過無痕,就如其他許多事情一樣,和這裡發生的很多事件一樣,不了了之。對腐敗、無能、罪惡的沉默。 

我們早已得出這樣的結論:這些是廉價旅行團或零團費造成的惡果。這些事件都有害無益。旅客經常被騙,並且像動物一樣被那些黑店驅趕,當中許多店鋪為無牌經營,卻能夠逃過政府的審查。 

這部分旅客不會在澳門逗留過夜,卻對本應暢順的公共交通造成巨大破壞。 

這類型旅遊的誘餌是價格,因為幾乎沒有任何花費。難怪這些所謂的“旅客”受到導遊的擺佈,他們本身知道這一點。這讓人想起非法移民到美國的旅遊計劃:一大群人被困在一個容器裡,遭到像老鼠一樣對待,到達目的地後,被黑社會的蛇頭永久奴役。 

如果我們清楚,這種類型的旅遊業對那些黑店有利,這些黑店的經營和結業又如同到街市買魚一樣輕易,為何仍然沒有人做任何事情?行政會在哪裡?何時需要行政會?當中的成員在這個問題上有分歧? 

不可避免地,我們對新的一年有一個願望:希望那些以澳門為家的政客們並非單單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大肆吹噓。我們希望有效的領導能夠做出勇敢的行為,不是把事實和事情重歸到我們熟悉的情景中,如果被公開的話,那將會是新聞界最大的頭條新聞。 

我們希望有人為澳門做事,不是以澳門牟私利。無論這些人身在何處。 


我相信他會 

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曾多次表示:對行政長官一職不感興趣,甚至不會有所動作。儘管他應得的尊重,但我不相信賀先生會退出競選。 

一方面,至2019年12月20日,能夠取代崔世安的人基本沒有。就讓我們面對現實,那應該不是特別困難,然而對於利益組合而言,雖然澳門終於可以迎來一位為所有人福祉而努力的領導人,他擁有個人魅力和想法,不會陷入陷阱和負面意見之中。 

現任行政長官的兄弟出任議會副主席這個事實是不必要的行動,對於賀一誠而言,特區的最高職位擁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這是我得出的結論:他將參與角逐。而且,要解釋態度的改變,並不是難事。 

只要說自己無法拒絕祖國的使命,這樣舊到掉牙的口號就足夠了。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