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Jan | 幸運的第十次嘗試?不大可能 | 2018年的新聞報道預測

當政府負責商務法律立法的部門想及《工會法》便感到恐慌。 “你能夠想像嗎? 娛樂場進行罷工;那怎麼可能? 這可能嚇跑外國投資者。”即使中國有《工會法》,澳門也不行

可以肯定的是,澳門將於2018年再次嘗試通過工會法。澳門工會聯合總會的成員已保證將會提出有關建議。 

高天賜議員說:“如果他們不做,我們就會。”自2005年,他已先後八次向立法會提交《工會法》的法案,包含集體談判權和罷工權等。 高天賜回憶:“第一次嘗試應該是在2005年,我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的那一年。” 

同樣可以肯定,這個提案無論由澳門工聯還是高天賜提出,都將會受到大多數議員反對。我們甚至可以預見最後的結果:12票贊成,15票反對。 

這正是10月底立法會的表決結果。提案由這位得到澳門公職人員協會支持,在9月份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成功連任的議員提出。 

高議員解釋:“我立即提出了草案,探尋新當選議員的立場及他們的行事方式。 事實證明,新人繼續受到政府控制,認為澳門人不需要《工會法》。” 

同樣的例子:12:15是去年投票的結果,這次提出議案的是工聯。高天賜重申“政府顯然被商界大鱷主宰,直至2019年年底,都將控制著新任行政長官的決定。選舉委員會由400名人士組成,其中來自工商界別人士及工聯的人數分別為60及58。 

這是否意味著澳門將永遠不會有《工會法》?只有當以下其中一個情況發生:立法會的組成發生改變,這取決於是否有更多的成員通過直接選舉產生,又或者,政府自己提出有關提案。 

“如果提案由政府提出,獲得立法會通過的可能性更大。”高天賜對此表示毫不懷疑。官方的措辭是“研究”有關情況。“自回歸後,政府一直受到壓力,調整政策,為工人階級的利益提供更多保障……勞工問題已經開始威脅政治穩定。”澳門大學余永逸教授認為。 

商界的爭議包括“這並非恰當的時間”——自2005年以來,從未出現過“恰當的時間”——制定《工會法》的真正需要,若真的存在,能否保障員工權益。 

前任立法會議員馮志強曾發表最具爭議的意見,幾乎沒有改變。誠然,我們不會再聽到“自從我出生到現在,從來就沒有《工會法》”,“這部法律會毀了整個社會,因為它將創造一個特殊的社會階層”或“幾乎每一個立法機關都收到制定《工會法》的建議。這意味著這樣的法律是不需要的。你又為什麼要堅持呢?”但其他商界代表也會出席,例如佳景集團董事總經理陳澤武去年接受葡文報章《今日澳門》採訪時表示:“作為一個企業家,《工會法》不會為經濟帶來任何益處,只會有利於工會,特別賦予工會集體談判的權利,發起罷工卻沒有人會被解僱”,而且,“如果確立了《工會法》,並不意味著勞資關係會有所改善,因為工會可以隨時罷工。你能夠想像嗎?娛樂場正在罷工;怎麼可能呢?這或許會嚇跑外國投資者。” 

正因為這樣的原因,澳門學者余永逸指出:“制定勞工政策表明政策制定的環境更為複雜,政府平衡各方利益的能力不斷下降。” 

“新人繼續受到政府的控制,認為澳門人不需要《工會法》。”(高天賜) 


法律的修訂 

去年,政府宣布將於2018年針對現行《勞動關係法》作出七項修改。 

部分修改包括:非全職四周工作不逾72小時,引入周假與強制性假日重疊的處理方法,同時建議工人享有病假和無薪產假的權利,基本報酬則需包含周假和強制性假期。 

有關修改及其提案受到了工聯批評,他們認為這是保護工人權利的倒退。高天賜告訴本刊記者:“56天產假,對女性而言仍然處於被剝削的地位;當澳門其他行業都休息時,娛樂場員工則仍然沒有輪班和夜間補貼。” 

因此,“都是無關痛癢的改動”,他感嘆道。 

> 我們之間的多座大橋 | 2018年的新聞報道預測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