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jobsworths"

修改《勞工法》的想法有兩個主要目標:繼續引入低技能工人,迫使公司必須聘用本地居民,技能、個人背景及經驗都不重要。不管你有多少個崗位要填補,你都沒有工人可用。 


發行人語 –

雅士度


工作與jobsworths 

2010年,布魯塞爾。一位葡萄牙記者在歐盟總部申請工作時,被邀請到歐盟委員會參加面試。 

2015年,悉尼。一位持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身份證的人士被邀請至達令港旁的商業區參加最後一輪面試。 

2016年,多倫多。一位持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身份證的人士飛到這個城市參加面試,後來,他打電話告訴了父母一個好消息:“得到這份工作了! 將花時間周圍走走,看看我即將開展生活的城市。” 

這樣的事情幾乎每一秒鐘,每一個地方都在上演。這就是全球市場,開放流通,遵循著需和求的規律。 

雖然看上去並非在澳門,勞工事務局(DSAL)再次考慮修改與非本地居民相關的法律,規定外地求職者只有獲得工作邀請後,才能進入澳門。 

任何具有基本常識的人,都清楚配額限制的愚蠢,損害了特區的發展。 

然而,更有甚者,有些工作,實際上很多工作,需要面對面的面試,即現實中進行測試。 

我們理解DSAL的想法:預防不法人士以旅遊的名義進入澳門,尋找工作並獲得工作許可(俗稱“藍卡”)。坦白地說,我不清楚除了以旅客身份外,還有其他方式到外地去完成他/她實現工作理想/程序的方式。 

當然,有很多工作不需要面試或測試,只需提交一份簡歷,甚至可以通過Skype召開電話會議,人們可以實現遙距面試。但是,對於企業而言,這似乎是一個與未來員工的盲約,尤其是那些應聘擔任高級職位的人士。 

修改《勞工法》的想法有兩個主要目標:繼續引入低技能工人,迫使公司必須聘用本地居民,技能、個人背景及經驗都不重要。不管你有多少個崗位要填補,你都沒有工人可用。 

因此,年復一年,不少的本地食肆、酒店和零售商鋪繼續維持著最差的服務質量水平,當然,還有部分政府部門。 

地球是圓的。 

替罪羊已被犧牲了 

自去年強颱風天鴿吹襲澳門,為應對內港地區的洪水,特區政府提出了短期、中期和長期的解決方案,不足為奇。這些舉措包括在媽閣與灣仔之間的水道建造可移動閘門,針對颱風期間同時出現的風暴潮和潮水倒灌,這些舉措被指是重要的。然而,當另一端打開大壩並引發小型海嘯時…… 

為了減少水浸現象,當局將在位於珠江口的運河排水系統,安裝防倒灌裝置且進行加固。內港的污水管網將設置更多雨水和污水收集站,把新馬路一帶收集到的雨水引至沙梨頭街市。請記住,所有這些都是所謂的專家們早已清楚的歷史頑疾,水災是澳門下雨期間最常見的現象之一。 

但誰在乎? 把氣象局當成替罪羊那樣進行譴責,這似乎更容易。畢竟,信號在颱風到達的兩個小時前仍未被掛起,這好像就是它所有的作為了。 

至少,那些充滿憤怒的暴民能夠得到滿足,不再提出困難的問題。政客們用常見的手段解決問題——廣撒金錢,承諾“科學研究”,提出熱門的審查口號,確定優先事項,然而卻甚少有人看到結果!完美的管治得以完全地恢復! 


* “Jobsworth”是來自英國的一個俚語,通常形容一個以故意不合作的方式完成自身工作的人,或者喜歡以拖沓或毫無建樹的方式行事的人;這個詞彙同樣適用於那些墨守成規的人。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