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停滯

一個殘舊生鏽的可樂罐靜靜地躺在封塵已久的座位旁,這或許是最後一位電影觀眾在將近二十年前遺留下來而匆忙的清潔工人又因國華戲院關閉,收拾不及。 在這個設有380個座位的戲院中,時間似乎停滯不前。雖然水電供應已長期中斷,但上世紀的卡帶、錄像帶和視頻設備仍然可以在投影室中找到。戲院白板上仍清晰記錄著最後一天的節目:最後一場戲於1997年8月31日晚9:30開始。 “國華戲院是我們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的集體記憶。”澳門房地產投資者和開發商關偉霖說,“這是珍貴的記憶,我希望活化翻新整座建築,並把它打造成一個體現本地文化的地方。” 因此,關偉霖作為一位經驗豐富的購物中心投資者,投資數百萬元翻新戲院,作為推進整個五層電影和商業綜合體改造的第一步,但目前該項目因其他利益相關者阻撓而停滯不前。 國華戲院於1931年開業,1997年結業。建築裡的其他部分,包括地下遊戲機大廳和第一至第三層的103家商店,在戲院結業後仍經營了多年。但是,由於管理不善,國華戲院已逐漸變得破舊:除了一樓的部分店家仍堅持營業外,商場的大部分已被空置,遊戲機大廳亦已停止了運作。 儘管有微弱的燈光散在地面,黑暗仍然是建築的主要色調,因商場公共區域和空置的店鋪失去了電力供應。用過的餐具、紙板,被腐蝕的手推車……這些都是樓上先前租戶留下的雜物。二樓或以上樓層幾乎沒有訪客的蹤跡,留下的商家稱,那些樓層都成了老鼠的巢穴,每當夕陽西下,便成了老鼠的樂園。 關偉霖1月在這裡接受訪問時,一邊氣喘呼呼地爬上早已停止運行的自動扶梯,一邊說:“環境簡直是凌亂、邋遢。” 停止修繕 白馬行國華發展有限公司自2012年起收購位於國華戲院建築內的商鋪,現已擁有一半以上的業權,包括約20家商鋪和戲院。為了完成改造計劃及制定藍圖,企業家們成立了新的國華戲院商場管理委員會。 根據2015年起草的計劃,委員會希望投入逾二千萬澳門元(折合約250萬美元),用於物業和設施翻修。把國華劇院改造成為本地文化創意企業和年輕企業家的活動場所,翻新工程原定於去年年底完成。 然而,工作卻從來未開始過。關偉霖說:“超過95%的業主早於兩年前便同意啟動這項計劃,除了一兩位擁有地面物業的業主。我們都同意,必須根據持有所有權份額承擔部分翻新費用,但仍未有人作出任何承諾。” 他承認有業主抱怨稱,目前的翻修預算為2500萬澳門元,十分昂貴。“這只是一個估計,只有當通過公開招標,落實承包商後,才會知道最終的成本。”關偉霖說,“我不介意預先為那些100萬澳門元左右的小型工程付款,但是我始終不可能自己為整個工程支付2000萬,甚至3000萬澳門元。” 緬懷過去 面對整個項目進展停滯,關偉霖決定首先翻新位於頂樓的戲院,因他擁有這個物業的決定權。他準備投資約300萬澳門元,改善380座戲院的環境,並且更換設備。 “由於投影室仍然保留了90年代的視頻設備,我們一直與有關協會商討,希望在設備更新後,舉辦經典電影聚會及本地年輕人製作的微電影放映會。”他說,同時預計戲院改造工程將於2月開始,需時約三個月。 “我們正在逐步推進改造計劃的實施:希望戲院重新開放可以促使客人流向國華劇院大樓,啟發其他業主,共同投資整座物業的翻新工程。”他宣布。 另外,使其他業主對翻新計劃卻步不前的另一個原因是委員會與四名地面攤販之間紛紛攘攘的法律糾紛。 由關偉霖領導國華戲院商場管理委員及其公司以 “非法佔用”劇院公共區域的理由提出起訴,四位攤販則聲稱自1998年得到允許後,他們便一直使用這一空間開展業務,並向前物業管理公司按月支付租金。 一幅大紅橫幅被懸掛在一樓某飲食商鋪門外,聲稱受到新的管理委員會“強行逼遷”。 四位攤販中的三位未立即對此事進行評論,另外一位則拒絕發表評論。關偉霖表示,他們仍就此案件尋求法律意見,正等待法院裁決。 商場損失 當被問到會否購入剩餘的物業份額以推進計劃時,關偉霖似乎確定不會採用信達城購物中心的模式。關偉霖旗下的另一家企業2009年撥出超過2億澳門元,購買了同樣位於白馬行的信達城購物中心整座物業,並進行了翻新和管理。 他強調到:“所有的收購必須以市場價格進行:用10元購買價值只有1元的物件沒有意義。例如,根據銀行估價,某些商鋪的價值為200萬澳門元,但有業主卻要求300萬澳門元,甚至400萬澳門元或以上。”國華劇院大廈的商鋪大小普遍為100平方英尺至200平方英尺之間。 關偉霖還透露,地下遊戲機大廳的業主開出超過1億澳門元的收購價,遭到了旗下企業的拒絕。 儘管每年有超過3,000萬旅客到訪澳門,年均零售銷售額逾500億澳門元,但經濟學家和商界人士稱,位於博彩綜合度假村外的小型購物中心經營慘淡。然而,關偉霖作為一個資深的投資者,擁有信達城和高士德俾利喇廣場等小型購物中心,對市場前景的看法更為樂觀。 他認為,友好的環境、優秀的物業管理和獨特的賣點是吸引人流的關鍵。“為什麼旅客現在對國華劇院避而遠之?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可看,而且環境髒亂。” “當戲院播放本地微電影和經典電影後,我相信國華戲院有能力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和本澳居民。”他總結。 國華戲院 1931年4月 - 乘著電影風潮的普及,劇院由一位黃姓本地富商興建,設有約1,000個座位,建築風格和室內裝飾綜合了20世紀20年代中港澳三地的電影院時尚潮流 1987年7月 - 業務開始惡化,並於1987年7月31日停止經營後被新業主購入 1991年2月 - 新業主投資三千萬澳門元(折合約375萬美元)重建該物業,把建築物打造成今天看到的商業暨電影院綜合體。這棟保留了原貌的新建物業於1991年2月開業。 1997年8月 - 重新開業之後,頂樓戲院業務活躍,並專注於中國電影和部分色情內容電影。1997年8月31日戲院再次關門結業,建築內的其他102家商店則繼續營業。 1997年後 - 由於物業管理不善,劇院已逐步陷入破產的境地。只有一樓的商鋪仍然開放。 2012年後 - 地產開發商關偉霖開始陸續收購建築物內的部分物業,旨在翻新整座物業。 2015年 - 成立了新的物業管理委員會,包括關偉霖旗下公司亦參與其中。委員會宣布計劃把該物業打造成購物中心和電影院綜合體,成為本地文化創意產業和年輕企業家的主要活動場所。委員會牽涉到與地面四家攤販的法律糾紛中。 目前 - 因改造計劃受其他業主的不作為行動阻止,關偉霖決定先推行戲院翻新工程。 做還是不做⋯⋯和梁安琪合作 繼兩次嘗試出戰立法會選舉落敗後,地產開發商關偉霖或將與現任議員兼博彩營運商高層梁安琪合作,參與即將舉行的選舉。 […]

一個殘舊生鏽的可樂罐靜靜地躺在封塵已久的座位旁,這或許是最後一位電影觀眾在將近二十年前遺留下來而匆忙的清潔工人又因國華戲院關閉,收拾不及。
在這個設有380個座位的戲院中,時間似乎停滯不前。雖然水電供應已長期中斷,但上世紀的卡帶、錄像帶和視頻設備仍然可以在投影室中找到。戲院白板上仍清晰記錄著最後一天的節目:最後一場戲於1997年8月31日晚9:30開始。
“國華戲院是我們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的集體記憶。”澳門房地產投資者和開發商關偉霖說,“這是珍貴的記憶,我希望活化翻新整座建築,並把它打造成一個體現本地文化的地方。”
因此,關偉霖作為一位經驗豐富的購物中心投資者,投資數百萬元翻新戲院,作為推進整個五層電影和商業綜合體改造的第一步,但目前該項目因其他利益相關者阻撓而停滯不前。
國華戲院於1931年開業,1997年結業。建築裡的其他部分,包括地下遊戲機大廳和第一至第三層的103家商店,在戲院結業後仍經營了多年。但是,由於管理不善,國華戲院已逐漸變得破舊:除了一樓的部分店家仍堅持營業外,商場的大部分已被空置,遊戲機大廳亦已停止了運作。
儘管有微弱的燈光散在地面,黑暗仍然是建築的主要色調,因商場公共區域和空置的店鋪失去了電力供應。用過的餐具、紙板,被腐蝕的手推車……這些都是樓上先前租戶留下的雜物。二樓或以上樓層幾乎沒有訪客的蹤跡,留下的商家稱,那些樓層都成了老鼠的巢穴,每當夕陽西下,便成了老鼠的樂園。
關偉霖1月在這裡接受訪問時,一邊氣喘呼呼地爬上早已停止運行的自動扶梯,一邊說:“環境簡直是凌亂、邋遢。”

停止修繕
白馬行國華發展有限公司自2012年起收購位於國華戲院建築內的商鋪,現已擁有一半以上的業權,包括約20家商鋪和戲院。為了完成改造計劃及制定藍圖,企業家們成立了新的國華戲院商場管理委員會。
根據2015年起草的計劃,委員會希望投入逾二千萬澳門元(折合約250萬美元),用於物業和設施翻修。把國華劇院改造成為本地文化創意企業和年輕企業家的活動場所,翻新工程原定於去年年底完成。
然而,工作卻從來未開始過。關偉霖說:“超過95%的業主早於兩年前便同意啟動這項計劃,除了一兩位擁有地面物業的業主。我們都同意,必須根據持有所有權份額承擔部分翻新費用,但仍未有人作出任何承諾。”
他承認有業主抱怨稱,目前的翻修預算為2500萬澳門元,十分昂貴。“這只是一個估計,只有當通過公開招標,落實承包商後,才會知道最終的成本。”關偉霖說,“我不介意預先為那些100萬澳門元左右的小型工程付款,但是我始終不可能自己為整個工程支付2000萬,甚至3000萬澳門元。”

緬懷過去
面對整個項目進展停滯,關偉霖決定首先翻新位於頂樓的戲院,因他擁有這個物業的決定權。他準備投資約300萬澳門元,改善380座戲院的環境,並且更換設備。
“由於投影室仍然保留了90年代的視頻設備,我們一直與有關協會商討,希望在設備更新後,舉辦經典電影聚會及本地年輕人製作的微電影放映會。”他說,同時預計戲院改造工程將於2月開始,需時約三個月。
“我們正在逐步推進改造計劃的實施:希望戲院重新開放可以促使客人流向國華劇院大樓,啟發其他業主,共同投資整座物業的翻新工程。”他宣布。
另外,使其他業主對翻新計劃卻步不前的另一個原因是委員會與四名地面攤販之間紛紛攘攘的法律糾紛。
由關偉霖領導國華戲院商場管理委員及其公司以 “非法佔用”劇院公共區域的理由提出起訴,四位攤販則聲稱自1998年得到允許後,他們便一直使用這一空間開展業務,並向前物業管理公司按月支付租金。 一幅大紅橫幅被懸掛在一樓某飲食商鋪門外,聲稱受到新的管理委員會“強行逼遷”。
四位攤販中的三位未立即對此事進行評論,另外一位則拒絕發表評論。關偉霖表示,他們仍就此案件尋求法律意見,正等待法院裁決。

商場損失
當被問到會否購入剩餘的物業份額以推進計劃時,關偉霖似乎確定不會採用信達城購物中心的模式。關偉霖旗下的另一家企業2009年撥出超過2億澳門元,購買了同樣位於白馬行的信達城購物中心整座物業,並進行了翻新和管理。
他強調到:“所有的收購必須以市場價格進行:用10元購買價值只有1元的物件沒有意義。例如,根據銀行估價,某些商鋪的價值為200萬澳門元,但有業主卻要求300萬澳門元,甚至400萬澳門元或以上。”國華劇院大廈的商鋪大小普遍為100平方英尺至200平方英尺之間。
關偉霖還透露,地下遊戲機大廳的業主開出超過1億澳門元的收購價,遭到了旗下企業的拒絕。
儘管每年有超過3,000萬旅客到訪澳門,年均零售銷售額逾500億澳門元,但經濟學家和商界人士稱,位於博彩綜合度假村外的小型購物中心經營慘淡。然而,關偉霖作為一個資深的投資者,擁有信達城和高士德俾利喇廣場等小型購物中心,對市場前景的看法更為樂觀。
他認為,友好的環境、優秀的物業管理和獨特的賣點是吸引人流的關鍵。“為什麼旅客現在對國華劇院避而遠之?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可看,而且環境髒亂。”
“當戲院播放本地微電影和經典電影後,我相信國華戲院有能力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和本澳居民。”他總結。

國華戲院
1931年4月 - 乘著電影風潮的普及,劇院由一位黃姓本地富商興建,設有約1,000個座位,建築風格和室內裝飾綜合了20世紀20年代中港澳三地的電影院時尚潮流

1987年7月 - 業務開始惡化,並於1987年7月31日停止經營後被新業主購入

1991年2月 - 新業主投資三千萬澳門元(折合約375萬美元)重建該物業,把建築物打造成今天看到的商業暨電影院綜合體。這棟保留了原貌的新建物業於1991年2月開業。

1997年8月 - 重新開業之後,頂樓戲院業務活躍,並專注於中國電影和部分色情內容電影。1997年8月31日戲院再次關門結業,建築內的其他102家商店則繼續營業。

1997年後 - 由於物業管理不善,劇院已逐步陷入破產的境地。只有一樓的商鋪仍然開放。

2012年後 - 地產開發商關偉霖開始陸續收購建築物內的部分物業,旨在翻新整座物業。

2015年 - 成立了新的物業管理委員會,包括關偉霖旗下公司亦參與其中。委員會宣布計劃把該物業打造成購物中心和電影院綜合體,成為本地文化創意產業和年輕企業家的主要活動場所。委員會牽涉到與地面四家攤販的法律糾紛中。

目前 - 因改造計劃受其他業主的不作為行動阻止,關偉霖決定先推行戲院翻新工程。

做還是不做⋯⋯和梁安琪合作

繼兩次嘗試出戰立法會選舉落敗後,地產開發商關偉霖或將與現任議員兼博彩營運商高層梁安琪合作,參與即將舉行的選舉。
有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博彩企業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梁安琪與關偉霖正在考慮聯手參與9月舉行的選舉,研究獲得14個直選議席中兩席的可能性。
當被問及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時,他對會否與梁安琪會面表示不置可否,只是稱:“選舉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但他確實透露,很有可能再次嘗試為立法機關工作,並且宣稱:“我非常榮幸能夠為社會服務,近年來,我積極主動推動本地文化創意產業和青年企業家發展。”
梁安琪自2005年起擔任立法會議員,未就此事立即回應。她尚未宣佈參選名單,儘管有望尋求連任。
儘管個人獲得了成功,梁安琪的陣營在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均未能獲得第二個席位。2013年的立法會選舉,有超過151,800名居民參與投票,梁安琪的第二候選人黃昇雄以15票之差,輸了給梁榮仔。
在2009年選舉中,關偉霖作為第二候選人夥拍水房賴胞弟賴初偉出選,2013年則以第一候選人身份出戰。雖然身為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關偉霖否認自己與本地貴賓廳有所關聯。

從房地產到體育
作為本地房地產行業的知名人士,近年來,關偉霖因其生意夥伴吳立勝而在本地和國際社區廣為人知。
關偉霖是本地房地產開發企業新建業集團執行董事,該公司由吳立勝領導。吳立勝2015年因涉嫌賄賂前聯合國大會主席艾實(John Ashe)在美國被捕。這位澳門富商目前正被美國當局關押,等待5月份的審判,他拒絕承認賄賂和洗錢的控罪。
新建業集團參與了許多澳門、中國內地和海外的項目,包括位於氹仔澳門賽馬會附近的豪華住宅項目名門世家。
除了房地產投資,關偉霖在體育界也同樣活躍。作為一名認證的壁球教練,他參與了許多地方體育組織和協會,是政府任命的澳門體育委員會成員,同時身兼澳門壁球協會會長。他的其中一家公司是本地一支大聯盟足球隊的贊助商。
近年來,他還嘗試將其影響擴展到房地產和體育界之外,通過旗下公司設立了多個項目和活動,支持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和培養年輕企業家。
他的企業清平文化中心有限公司參與了全球現存其中一家最古老粵劇戲院——清平戲院的翻新和管理工程。為本地年輕人創造文化創意和電影製作的空間,這家位於福隆新街,1992年結業的戲院預計將於2017年中部分開放。關偉霖表示,劇院其他部分的開放日期,即粵劇博物館,則取決於計劃中30萬澳門元投資款項的進展。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