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自我審查!

傳統上,澳門的主要中文報紙往往忽略有爭議的問題。 尤其是,當展現內地或本地政府的重要理念時。

澳門媒體的最大問題?──自我審查。 

很明顯,澳門不是唯一一個存在自我審查的開放社會,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個問題僅限於針對媒體所有者的企業利益。 

在澳門,自我審查涉及政治問題,包括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督下的政治問題。 “包括《澳門日報》在內的本地華文報紙少有報導在港澳舉行六四燭光晚會。和內地一樣,“六四事件”是澳門的一個禁忌。”Herbert S. Yee教授說。薩里大學的Malte Kaeding補充說:“避免對政權表現和民主化作出批評,他們的親北京立場顯而易見。” 

我們現在不再僅僅停留在避免引發爭議的問題上,去年沒有收到任何指示:去年,一個由大多數澳門中文記者組成的協會譴責,即至少有五家媒體向記者下達指令,正面報導當局處理颱風天鴿襲擊澳門一事。 

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消息人士說:“某些媒體非常直接,他們稱自己不能批評行政長官或城市的復甦工作,其他媒體則較為圓滑,編輯試圖說服記者以更和諧的態度進行報導。” 

天鴿過境後的報導只是最新的例子。本地華文媒體忽視或無視街頭示威等社會運動的情況嚴重。“澳門主流媒體通常採用保守的報導策略,忽略、淡化或反對這些運動,以維持統治階級的合理性。”台灣作家Chang Su 在《The Roles of Online Alternative Media in Facilitating Civil Society Development in Macau: The Case Study of Macau Concealers and All About Macau Media》一文中寫到。 

該篇2017年發表的文章亦寫到“由於政府強大的經濟和政治控制力,近年來澳門主流媒體的自我審查勢頭越趨明顯。”  

2015年,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IFJ)報道稱,自我審查的情況越演越烈,使得問題又提高至另一個層面。 林玉鳳教授(見本報特邀採訪)認同自我審查有增加趨勢,她回憶到行政長官當選時,華文報章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甚至有人在這段時間壓制了他們的意見欄目。” 

“澳門主流媒體通常採用保守的報導策略,忽略、淡化或反對這些運動,以維持統治階級的合理性。” – Chang Su 

此後,IFJ更緊密地跟踪澳門的形勢發展。 例如,在去年的報告中,該組織再次指出,媒體所有者的自我審查是澳門新聞自由的主要障礙,以及對傳統媒體和電子媒體的歧視。 

2017年的報告強調了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的一份聲明,該聲明就澳門基金會捐款予暨南大學一系列新聞報導的製作方式作出了討論,同時,由於案件據稱涉及行政長官 ,要求記者以積極正面的方式描述相關問題,或者刪除文章中具批評性的用詞。 

根據IFJ 資料,組織持有的最新文件涉及更多案例,表明澳門新聞自由度的下降。 

當中包括與颱風天鴿相關的資料:IFJ今年的報告回顧了澳門記者協會曾經引用的公報,並憶述,至少有5名來自《南華早報》、《蘋果日報》和《香港01》的記者和攝影師被拒絕入境,理由是“他們可能影響社會治安秩序”。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