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謠傳指……

從《維護國家安全法》到《網絡安全法》到《民防綱要法》,有人擔心政府看上去急於遏制城中的言論自由。


文:黎祖賢 

有時候,謠言甚至比自然災害“更具破壞力”。上月十號颱風“山竹”過境後,警察總局局長馬耀權如是說。當局當時正著手調查五宗經網上平台流傳錯誤信息的案件。  

正如馬局長所言,由於“缺乏法律工具”解決這一弊端,特區政府最近提出了《民防綱要法》法案,當中提到對散佈謠言將作更嚴厲的處罰。然而,政府最近頻頻出招,以及《網絡安全法》和有可能加入新條款的《維護國家安全法》,有人士對此作出批評。這些高舉“正面”旗號的舉動被批評人士視作當局遏制社會反對聲音、限制言論自由的手段。 

去年,超級颱風“天鴿”吹襲澳門,造成了10人死亡。事件促使地方當局對城中的基礎設施、民防機制及其他因素進行了審查和評估,旨在預防再次發生自然災害、人員傷亡事件。當局提出的其中一項解決方案是《民防綱要法》草案,並於6月至8月期間進行了公眾諮詢。 

然而,該草案引起了整個社會的關注。草案提議,在進入“緊急預防狀態後”,若有人散佈與民防或社會穩定相關之謠言,最高可判處三年監禁。儘管政府官員與親建制派人士認為有必要執行更嚴厲處罰,政治角力中的另一方卻表示,絕不賣賬,因為草案未能確定“謠言”的性質。 

刑法典 

泛民議員吳國昌稱:“現行《刑法典》中的部分條款已經可用於打擊民防保護或緊急情況下傳播謠言的行為。”“山竹”襲澳期間出現的五宗傳播錯誤信息案件中,已有一宗被當局成功根據《刑法典》作出起訴;去年,同樣以《刑法典》為依據,一對兄妹也被指控於颱風“天鴿”期間散佈謠言。 

“就阻止傳播錯誤信息而言,加強處罰的確加強了威懾力,但也會產生負面影響……即遏制了居民的言論自由。”吳國昌認為,“當一個人聽到發生了某些事情時,他們不能告訴另一個人,直到相關消息得到了核實?這項擬議的法案只會擾亂社會的信息傳播。” 

除了針對流傳謠言的爭議性指控外,該法案草案還“強調大眾媒體在傳播當局重要民防資訊方面的責任”。 

“另一方面,本會亦留意到,自去年開始,保安當局先後制定《網絡安全法》、《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乃至《民防綱要法》的諮詢文本,都令人質疑當局試圖以法律之名伸出無形之手干預傳媒運作,此一趨勢極不可取,全澳社會都需加以警惕。”- 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 

若有人不遵守當局在民防方面發布的規則或命令,個人或有關機構的負責人亦會遭到指控,包括公務員和政府指定的媒體機構,最高刑期為兩年。 

由於傳媒的本質工作是向整個社會傳播信息,吳國昌認為當局無需在法案中指明這一點。他稱:“這項提案只是為了向政府提供了更多控制媒體的手段,這對公眾而言,將不會有任何益處。” 

但他認為,由於媒體工作者的反對,政府或會在法案的最終版本中放棄針對傳媒的條款。“相比之下,對於傳播謠言的處罰並未引起太多反響,所以政府是否繼續堅持有關建議仍有待觀察。”他補充說。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繼當局公佈諮詢草案後,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發布了一份措辭強硬的聲明,敦促政府刪除媒體義務和傳播謠言指控的條文。該協會指,媒體在去年颱風“天鴿”期間的表現表明法案中的提議是完全沒有必要,所有媒體也受《出版法》和《視聽廣播法》的管轄。 

“是次立法目的為意圖凌駕其他法律,極大削弱傳媒機構發放新聞及監督政府的職能,粗暴干預新聞自由及資訊自由。”協會在聲明中寫道,“另一方面,本會亦留意到,自去年開始,保安當局先後制定《網絡安全法》、《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乃至《民防綱要法》的諮詢文本,都令人質疑當局試圖以法律之名伸出無形之手干預傳媒運作,此一趨勢極不可取,全澳社會都需加以警惕。” 

今年9月,行政會完成了《網絡安全法》的有關討論。該部法律的目的是完善本地法規,防止和保護市內主要的公共和私人基礎設施免受網絡攻擊。法案提議實施電信業務實名登記制度,供應商屆時將要求客戶在訪問互聯網、或使用移動電話等電信服務前提供身份識別,警方亦有權攔截用戶的線上數據,以防止網絡攻擊和入侵。 

在今年1月結束的公眾諮詢活動中,這些條文引起公眾的反對。“由於澳門政府在透明度、問責制和尊重法治方面的糟糕記錄,”政治活動人士周庭希當時表示,“擬議的立法可能被視為授權當局監控公眾的法律框架。” 

二十三條 

政治評論員蘇文欣擔心,澳門將設更多限制。“雖然政府持有正當理由,但這些舉動無疑限制了言論自由。”他描述道,例如,明政府迄今仍未能確定謠言的構成,“要確定謠言的性質確實很難,這最終取決於我們所謂的‘官方意願’,但這不理想。” 

這位政治評論員質疑政府近年來為限制言論自由所付出的努力,尤其是針對網絡空間的舉動。行動與香港的自決,甚至與當地獨立的呼聲亦有着多多少少的關聯。香港與澳門一樣,都是中國以“一國兩制”框架管轄。 

 “澳門與香港完全不同,因為《基本法》第23條已在這裡立法並實施,且覆蓋諸多領域。那麼澳門政府真的需要把戲碼提升到另一級別嗎?”- 時事評論員蘇文欣 

姐妹城市對實現這些想法的渴求不斷升溫,例如,今年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舉動,取締了支持城市獨立的政治組織。香港政府透過訴訟撤銷某些現任議員的職位,並禁止支持港獨或挑戰中國共產黨的人士參與立法會選舉。 

“澳門與香港完全不同,因為《基本法》第23條已在這裡立法並實施,且覆蓋諸多領域。”蘇文欣說,“那麼澳門政府真的需要把戲碼提升到另一級別嗎?” 

《基本法》,被譽為澳門的小憲法,第23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 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 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澳門立法會2009年通過了《維護國家安全法》,香港的立法行動卻因2003年的大規模公眾示威活動而終告失敗後。 

北京的任務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今年4月宣布,《維護國家安全法》實施近十年,從未試過被引用,當局已開展一項研究,探討為該部法律制定補充規則的可能性。當局稱,目前實行的只不過是法律框架,“沒有任何細節條款”。有關研究還可以解決城市的快速演變和“複雜局面”,使政府管治合理化。 

在黃司長發表聲明的幾個月後,由行政長官領導的諮詢委員會–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於8月成立,委員會成員包括協助當局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的官員。 

 “政府擁有大量資源,卻甚少採取行動去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相比之下,政府提出的每一項新法案都似乎進一步限制了我們的自由。”- 時事評論員黃東 

時事評論員黃東對城中的最新發展持謹慎態度,稱這些法案和措施似乎是中央政府給予地方官員的任務。 

“例如,中國內地2016年通過《互聯網安全法》,並於次年實施,澳門政府則於去年年底提出了類似的《網絡安全法》。”黃東說,“政府顯然密切關注內地的政治發展。” 

“這不利於社會的發展,”他強調,“我不認為我們享有很多民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珍惜並尊重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政府擁有大量資源,卻甚少採取行動去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相比之下,政府提出的每一項新法案都似乎進一步限制了我們的自由。”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