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沙夫豪森的非凡技术和精湛工艺

在庆贺品牌诞辰150周年之际,瑞士传奇制表品牌IWC万国表深深深缅怀与感谢美国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这位着实让人意外的创始人。IWC万国表的诞生要感谢19世纪中叶瑞士优质、低廉的劳动力,而这个诞生在莱茵河畔的制表品牌能够拥有如此悠久的历史则与其一直追求高品质标准密不可分。


文:Carlos Torres


对于IWC万国表的创始人和第一任老板,人们知之甚少。1841年,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出生于新罕布什尔州的Rumney。他的家谱可以追溯到五月花号(Mayflower)。这艘船于1620年载着第一批清教徒抵达美国建立了新英格兰殖民地。由于没有存世的琼斯的照片,有关他的唯一描述是在一份1907年的记录上:171.5公分,97.5公斤,蓝眼睛,棕色头发。

作为补鞋匠的儿子,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最终得以踏入制表界,是受两位在康科德从事制表工作的叔祖父的影响。因此渊源,他获得了制表业的第一份工作,任职于已经工业化的E. Howard Watch & Clock Co.公司,该公司位于位于马萨诸塞州罗克斯伯里。后来他又曾与波士顿制表商G.P. Reed合作。

美国内战开始后,正是在波士顿,琼斯于1861年7月2日应招加入了独立堡垒(Fort Independence)的武装部队,后来又加入第13马萨诸塞志愿步兵团,并随兵团参与了1863年7月的葛底斯堡战役及其他战役。

大约是在1865年美国内战结束要结束时,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脑海中萌生了在瑞士建立制表厂的想法。他希望这间制表厂以美国制表业最高水平为标准,以行业巨头如华生(Waltham)、爱尔艮(Elgin)和 汉密尔顿 (Hamilton)为榜样。

成立IWC万国表的想法萌生于作坊式手工生产的转型时期。从工业角度来看,机器最早诞生于18世纪,首批机器用于棉纺织行业。但说到制表领域,来自瑞士Bienne的天才钟表匠皮埃尔·弗雷德里克·安戈尔德(Pierre Frédéric Ingold),是察觉需要通过工业化批量生产可替换元件来取代家庭手工作坊生产的先锋人士之一,并因此赫赫有名。安戈尔德发明了各种机器用来刻印、切割、钻孔,并大规模生产钟表的各种元件。

安戈尔德先后在巴黎和伦敦尝试了一连串的机械表制作并失败后,在1845年移居美国。当时他已经58岁了。有关他初抵美国后的经历我们知之甚少,但1877年,著名的丹麦制表商儒勒斯·约尔根森(Jules Jurgensen)曾提到,大西洋对岸制作钟表的机器和工具大多都是安戈尔德发明的,1852年开业的第一批制表厂也都在使用他发明的机器。

琼斯选择在瑞士联邦建立工厂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优秀的产品品质和极其廉价的劳动力。这一状况与战后的美国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琼斯的目标是在瑞士为美国市场制造钟表,令IWC万国表在美国市场拥有较高的竞争力。

然而,有一个障碍是琼斯希望尽快可以改变的,那就是根据1864年出台的法律,美国实施高关税。美国海关系统建基于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之上,对琼斯而言,在以后的几十年间都不幸受制于它。

琼斯在日内瓦几次尝试建厂失败后,在沙夫豪森找到了理想的建厂条件。Johann Heinrich Moser(制表企业家和实业先驱)在瑞士莱茵河地区建造的水力发电厂确保了即将成立的IWC万国表工厂的机器能够运行。

然而,IWC万国表年产量10,000枚的想法,让瑞士业界投资者和实业家们非常怀疑,即使琼斯向他们展示自己详细的发展计划也不能让他们信服,因为这种规模的产能在当时的瑞士可谓史无前例。此外,琼斯还倡导机器的杰出性能,用直径1/10毫米的多轴自动车床进行高精度自动车削、自动冲压和自动铣削链轮。这与16年前安戈尔德发明的模拟生产方法相同,琼斯对他的想法绝对了然于心。

最后,1868年,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在沙夫豪森创立了万国钟表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用international万国为名是因为工厂位于瑞士,而销售处设在纽约),品牌起伏跌宕的传奇故事就此展开,但其发展兴衰和外在的经济和现实状况密不可分,这些也都融入了IWC万国表的历史中。

在过去一个半世纪里,IWC万国表的产品包括了众多无论是在美学还是技术层面都体现着制表业日新月异发展的机芯和表款。从第一批怀表机芯,如Calibre Jones怀表,到其后的Calibre Seeland机芯。致力于改善最为复杂多元的机械表系统,IWC万国表透过大量的专利发明成功证实了自己源源不断的制表创意,在精准性、坚固性和易操作性方面尤其突出。

1884年推出的Pallweber IWC机芯尤其值得一提,其超凡的机械性能令其出类拔萃,即使在当今依旧是表迷和收藏家们最尊崇的机芯之一。该机芯解决了采用机械机芯并同时以数字显示小时和分钟的难题。1936年,在腕表不单单因为是种时尚之物,还因其实用性而受到追捧的年代,IWC万国表推出了Ref. IW436腕表,这款飞行员专用腕表如今还是品牌其中一个大获成功的腕表系列的灵感来源。

1939年纪录下了IWC万国表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时刻之一,来自葡萄牙的两名进口商订购了不同寻常的腕表,其精确度不逊于海军计时仪。在当时,这款腕表当属大型腕表,直径达到41.5毫米,这款腕表自此和这两位葡萄牙商人Rodrigues和Teixeira的名字息息相关。即使到了今天,葡萄牙系列腕表依旧深受IWC万国表表迷们爱戴。

1950年,IWC万国表推出了calibre 85机芯,这是其首款全自动机芯,研发者是阿尔伯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此款腕表成为品牌Ingenieur工程师系列首批表款之一。1967年, Aquatimer海洋计时腕表面世。1980年,品牌与保时捷设计合作推出了全球首款钛金属表壳腕表,同时也是一款包含了万年历功能的非比寻常的计时腕表。1985年,制表大师库尔特·克劳斯(Kurt Klaus)设计出第一枚Da Vinci达文西系列万年历计时腕表。最后,品牌在2002年推出了Big Pilot大型飞行员腕表,名副其实,表壳直径达46毫米。如今,该款腕表依然是最成功的航空灵感腕表之一。

IWC万国表已经习惯每年重推一个自己历史上的不同系列,2018年又正值150周年庆,品牌怎会忽略自己光辉历史上的著名表款!IWC万国表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推出了Jubilee Collection系列,共有27枚限量版腕表,分别来自Portugieser 葡萄牙系列、Portofino 柏涛菲诺系列、Pilot 飞行员系列和Da Vinci 达文西系列,还首次推出了Pallweber 致敬波威柏系列。

Master Watchmaker Kurt Klaus

如今,很少有公司敢完整、忠实地讲述自己的品牌故事,因为通常情况下,企业的大事年表上往往只记录其发展过程中的辉煌时刻,厚着脸皮避免提及那些可能有损企业形象的事件。

声名卓著的国际钟表百年品牌IWC万国表(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的大事年表上则记录品牌的成功和与失败。尽管品牌不曾公开宣扬这些失败,但正是这些事件使品牌更真实,也同时持续提升品牌长久以来享有的、建基于卓越声望和品质的正面形象。

值得铭记的是,IWC万国表是瑞士西北部唯一的制表商,也是19世纪同业内唯一一家由美国人在瑞士创立的表厂。自1903年以来,IWC万国表以拉丁语词组“Probus Scafusia”命名自己的产品,其中,Probus 意思是“优质”或“自豪的腕表”,“Scafusia”意指沙夫豪森。“Probus Scafusia” (源自沙夫豪森的非凡技术和精湛工艺) 是IWC万国表品牌市场营销的重要组成,也反映出品牌对其高品质产品的自豪感。在IWC万国表创始人去世102年后的今天,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定会认可,此名称正是品牌的完美写照。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