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對藥物濫用問題的處理 

雖然澳門服食麻醉品和其他藥物的吸毒者人數估計有所下降,然而,興奮劑使用者的人數卻或有所增加。目前,澳門15至54歲居民中,濫用藥物的人數比率為1.20% 

蔡天驥博士告訴本刊記者,澳門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領導的一項學術研究得出結論,澳門15至54歲居民中,濫用藥物的人數比率為1.2%,該數據低於香港。 

“然而,我們計算的普及率受到澳門藥物濫用者中央登記系統(CRSDAM)數據質量的影響。”他說,“當中包含了大量的毒品使用者。” 

蔡天驥博士在研究結論中指出:“我們估計吸毒者的人數是政府報告的2倍以上。”這並不意味著政府使用被低估的指標。蔡博士向我們解釋:“如果能夠完美地執行……那些指標是最準確的,我認為政府並未故意挑選被低估的指標。我相信,如果可以,政府會選用估值較高的數據。” 

蔡天驥和博士研究生夏一巍(犯罪學)以CRSDAM收集的數據為出發點,採用不同的模型及使用生態學中的“再捕獲法”,對2009年至2014年的澳門濫藥人口進行估計並描述潛在濫藥者的人口學特徵。 

他們表示:“從多個方面來說,我們的研究對當前澳門藥物使用的理解作出了貢獻。” 

兩個月前發表在《亞洲犯罪學雜誌》(The Asian Journal of Criminology)的一篇文章寫到:“首先,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採用三種各不相同的假設,所得到的估計數據均超過政府公佈案例數字的兩倍。 我們還發現,繼2012年後,使用麻醉品的人數有所下降,興奮劑的使用者則增加了,這在CRSDAM的年度報告中卻沒有清楚顯示。” 

他們補充道:“那些把麻醉品作為首選藥物的人具更高的生存機會,並且更有可能被抓獲。可能的原因包括海洛因和鴉片等毒品的高度致癮性,以及近年來市場流通麻醉品的可用性或流行率較低。” 

 “雖然澳門吸食麻醉品和其他藥物的吸毒者人數估計有所下降,然而,興奮劑使用者的人數卻或有所增加。”這是該項研究的另一個發現,“我們還發現,把麻醉品當作首選藥物並向政府機構報告的人更有可能被寫入註冊系統,那些使用針頭注射的人則不太可能留有資料。” 

兩位作者稱,“政府機構、高等教育和使用針頭注射與隨時間被捕的可能性呈負增長,把麻醉品作為首選藥物的則與以上因素成正向增長。” 

本地吸毒人員數量呈緩慢下跌的解釋尚不明確,蔡天驥告訴本刊記者:“根據香港公佈的研究報告,使用毒品,尤其是麻醉品的人數,看上去呈下降趨勢。研究人員們正試圖了解背後的原因。 這可能是麻醉藥品特有的一種趨勢,由於藥品的高度致癮性且易於識別。此外,新的合成藥物不容易使用登記系統進行追踪,造成證據及警方記錄不足,研究人員無法認同用戶數量正在下降。” 

澳門特區於2009年開始正式收集藥物濫用情況數據“然而,根據蔡天驥和夏一巍的了解,政府每年公佈註冊記錄外,甚少利用CRSDAM的數據進行實證研究,官方的公開數據則顯示本地藥物濫用呈穩定和緩慢的下降趨勢。” 

這解釋了本項研究被視為一項開創性的項目,“將協助澳門政府分配資源,以更好地滿足服務需求,並有助於制定有效的藥物干預政策。” 

然而,作者承認有關研究在若干領域或受到限制。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