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小病一場

在中美貿易戰中,澳門無法倖免,必將遭受損失。然而,有人卻認為“危便是機”。

“澳門博彩業受到高度關注。然而,一旦人民幣升值速度明顯放緩或出現貶值的狀況,北京或會因而進一步抑制資本外流,導致娛樂場收入受遏。此外,澳門六家博企中有三家來自美國,包括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美高梅集團和永利度假村;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創始人Sheldon Adelson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係密切。”香港顧問公司Steve Vickers and Associates Ltd.在最新發表的報告中提出警告:“這些公司現在處於地緣政治的斷層線上。他們在澳門所持有的特許經營許可亦處於斷層線之上。” 

Steve Vickers and Associates Ltd. 直接把中美貿易戰與澳門聯繫起來,尤其是未來的博彩特許權牌照。然而,這家總部位於香港的顧問公司並非唯一一家持有這種觀點的企業。 

“特朗普下一次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時候,中國領導人可以通過調整內地居民訪美及訪澳的簽證限制作為回應。畢竟,特朗普的名字與娛樂場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他的兩大支持者分別是Steve Wynn和Sheldon Adelson。在涉及面子問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能不會賣賬給代表娛樂場的‘永利’,不論是之前的Steve,還是現在的Elaine(永利度假村大股東)。”美國博彩法學者兼作家Nelson Rose寫道。  

這位澳門大學客座教授“不相信澳門政府會拒絕向美國博彩企業批出專營權牌照。永利、Adelson和美高梅都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不僅興建了娛樂場,還有綜合度假村。如果這些投資因政府行動而化為烏有,任何來自西方世界的企業都不會在中國再花一分錢”,然而Rose教授在個人網頁上寫道,“中國也可能迫使澳門收回所有賭牌,啟動向所有投資者的招標程序。當局經營娛樂場的目的只是希望盡可能地獲得最大的利益,他們可以證明這一點。如果他們願意,他們可以假裝這一切與特朗普無關。” 

三家美國企業並非都處於相同的位置。“Sheldon Anderson名下的金沙集團風險較高。由於他是特朗普陣營的忠實成員,中國很有可能採取行動,專門針對他名下的娛樂場。”《福布斯》引述中國市場研究集團(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董事總經理雷小山(Shaun Rein)的評論指,“他們有可能勒令澳門當局加強對其澳門物業的監視,以此向豪客甚至中產階層的賭徒傳播有關企業正接受當局檢查的恐懼,又或者審查娛樂場賬冊。無論哪種方式,都會被視為當局打擊貪腐或逃稅行為的行動,具有合理的否定性。” 

“特朗普下一次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時候,中國領導人可以通過調整內地居民訪美及訪澳的簽證限制作為回應。”– Nelson Rose 

澳門或因貿易戰而遭到懲罰的看法,正開始變得根深蒂固,甚至似乎有了具體跡象:彭博社報導稱,有部分內地豪客六月時沒有到訪澳門,“因為中美間的貿易局勢緊張,導致市場預料將引發金融市場動盪”。 

博彩中介人太陽城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盧啟邦在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時透露,部分客戶正在等待市場狀況轉好。 

他在報道中指出:“市場環境充斥着諸多的不確定因素,包括貿易戰爆發的潛在性,甚至緊張局勢或會升級。高額投注的玩家變得更加謹慎,減少投注,或減少前往澳門。” 


利益? 

若能轉危為機,總有人能夠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發現某些積極的方面。 

高天賜議員向立法議會提交書面質詢,提出這樣的疑問:“澳門作為一個自由港,當局如何利用這一點來吸引那些開發具有高附加值的創新產品的企業?如果管理得當,這種經濟形勢可以促進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避免過度依賴博彩行業,實現中央政府長期以來的目標。” 

然而,他承認,中美貿易或會蔓延至小城。高議員在文件中提出,“中國內地政府對進口至美國的某些產品征收額外關稅的條例不應該適用於澳門,就正如美國對從中國內地出口的某些產品所征收額外的關稅亦不應適用於澳門一樣。” 

高議員最後的一句話是最現實的:8月下旬,美國商務部指責澳門企業(​澳門實業床網彈簧廠)逃避繳交關稅。美國認為,雖則床墊彈簧的生產地在澳門,但原材料卻來自中國內地,這是一種迂迴的反傾銷手法。然而,澳門的企業對此一概否認。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