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及缄默

像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Joseph Stiglitz這樣的人士無須說明教育和健康是人類發展的兩大關鍵要素。


發行人語:雅士度

像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Joseph Stiglitz這樣的人士無須說明教育和健康是人類發展的兩大關鍵要素。這些常識理應早已根深蒂固,就如同血液中的染色體一樣。然而,某些政府部門卻仍然視這些事實為範式,他們被無知牽着鼻子走,或許這早已是公開的、理直氣壯的,甚至是無關痛癢的。 

在地球上的這個小小文明角落裡,教育暨青年局(以下簡稱“教青局”)副局長對“文明”發起了兩次攻擊。事件足以令她自己被驅逐至其他地方,手上的權力亦被奪走,讓她再也無法傷害他人——所涉及的問題,或許只不過又是一個常識而已。

具同性戀傾向的學生應被轉介至精神科醫生作“臨床診治”,似乎這樣的言論仍未算糟糕。一週後,教青局試圖證明事件的不合理,部門第二把交椅警惕學生,若身為未成年人而發生性行為,或會被判入獄。 

她眼中的法律似乎十分簡單。事實上,被法律所涵蓋的刑事化因素明顯未包括阻止和懲罰成年人對未成年人的性取向提供建議的相關細節,甚至毫無關聯。因此,在錄音機和攝像機前,她稱,未成年人若發生性行為,或會被判入獄,這是沒有問題的。 

然而,對她這樣身居高位的人來說,這樣的無知是無法被容忍的。我們都清楚,澳門是一個非常寬容的城市,但無論如何,凡事皆有度。 

令人驚訝的是,只有少數人對這些公然挑釁的言論清楚地表達了不滿,直言反對她的立場及她對法律的錯誤解釋。這更多地體現了這個社會的本身。 

來自政府的聲音?像往常一樣沉默。理所當然。 

論無知的重要性 

對小城的錯事憾事,視而不見或無法反抗,這已為即將發生的禍事埋下了禍根。短期內,正正由於這種冷漠,我們的身邊好像什麼也沒發生。我們被生活深深地埋藏起來,不希望作出對抗或面對問題,這實在令人感到痛苦。因此,我們讓這些遺憾視而不見,寧願被當前的經濟優勢所麻痺。為了自娛自樂,人們尋找更高尚的度假聖地,或在所謂的社交媒體上交換着平庸的信息。 

在道路上行駛的司機卻作出越來越危險的駕駛行為,對道路和最常見的基本原則,表現出驚人的無知。你可以虐待動物、肆意浪費社會上有限的自然資源,以及污染環境。當局未有致力提高居民的教育水平,亦不投入資源舉行專業的宣傳活動,然而,這些工作卻都應該堅持不懈且應當被推廣至大多數行業。 

與此同時,某些交易繼續在枱底下完成,公共財政投資則得以繼續把“透明度”拋諸腦後,那些人便在系統性的缺乏監督和普遍的不負責任中獲取利益。 

由於無知的自滿,我們因沉默而自取其辱;我們忘記了,這除了助長社會失衡和治理不善外,還造就了成群結隊的惡人。 

論無知的用處 

雖然無知是具災難性的,然而,權力傾向於未受過教育的公民是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更容易受到控制,亦沒有必要去說服他們,他們本身也懶得去質疑,懶得去尋求真相。 

因冷漠而產生的無知及自滿情緒亦被統治者所利用,並因而產生了新的、更有力的權力策略,大多以鬼為食,實施更嚴格的管制。然而,當中卻無一屬原創。 

有許多跡象表明:當局或宣佈將審理國家安全案件排除葡籍法官(統稱為外籍法官)——當中最為普遍的解釋是便利。 

立法會兩位高級法律顧問未有續約一事,在某程度上,有人認為議會中為某些立法意願服務的“可塑性”聲音遭到了削弱。最近的“智囊團”新策略則暗示取締團隊,可更輕易地執行煽動叛亂指控及消除城市中存在的某些異見聲音。權力的誘惑力被最大化。 

某些決定與《基本法》的精神和文字背道而馳,這並不重要。我們認為,這些伎倆令我們更像是一名稱職的兒子,當我們再次心甘情願地成為政治實驗中的白老鼠時,我們將獲得嘉獎;這些政治實驗的首要目的是破壞我們的好姐妹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操控空間。 

這是最終的力量,源於統治者的無知和冷漠;以契定的貪婪換取法律以外的交易;而且總是揮舞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的旗幟。歷史,每一天都在不斷重演。 

這不是一種快樂嗎?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