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分享緩解壓力

5月1日遊行示威前幾天,當局宣佈現金分享一事。然而,最後一個季度卻傳出壞消息。政府再次作出反應,成功地減少了損失……

“2008年,澳門經濟發展經歷了劇烈波動。”特區政府在一份官方報告中承認, “自第三季度爆發全球金融海嘯以來,本地經濟增長大幅下降。隨著整體經濟增長放緩,所有行業均陷入不同程度的困境。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較為明顯的部分問題是:旅遊業和博彩業等支柱產業及其附屬產業受到金融風暴的打擊、投資和出口萎縮、部分中小企業的經營舉步維艱和失業率反彈。” 

“全球金融海嘯”於“第三季度”爆發,然而,澳門政府卻在事發的幾個月前,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情況下,採取了一項措施,在十年後的今天看來,這項措施似乎將一勞永逸地延續下去:現金分享計劃。 

根據這項計劃,當時每位持澳門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人士獲當局派發澳門幣5,000元,而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持有人則獲發3,000元。(2009年,政府第二年推出現金分享計劃,本地永久性居民獲派的金額增加了1,000元,非永久性居民的金額則增加600元。)同年年底,政府採取進一步行動,實行中央儲蓄制度,所有22歲及以上的永久性居民受益。去年,有關計劃支出超過60.8億元,共有638,627名永久性居民受惠,每人收到9,000元,61,985名非永久性居民則各自收到5,400元。 

最大的問題是:澳門尚未感受到危機的影響時(無論是在社會上,還是在統計上),是什麼促使政府推出這一措施?《Social Welfare Policy: A Flexible Strategy》的作者陳錦華和James Lee解釋:“全球金融危機、經濟惡化,加上社會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特區政府因而推出了現金分享計劃。” 

受到2007年事件的打擊,何厚鏵不希望冒險!2007年5月1日,數千名示威者高舉“譴責官員腐敗和反對非法移民在澳門建築業工作”的口號,走上街頭。抗議活動迅速發展為暴力事件,有本地電視台播放警方用警棍毆打、拖走抗議人士,並且向空中鳴槍,以驅散人群的片段。部分抗議者更要求時任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下台。 

“引人注意的並非抗議行動的規模或混亂的狀況,而是在經濟繁榮的大環境下卻發生不尋常的動亂現象,要知道澳門2006年GDP錄得17%的增長啊!”《Political Economy of Macau since 1999: The Dilemma of Success》一書的作者郝雨凡、盛力和潘冠瑾認為,“在澳門近代史中,甚至在20世紀90年代葡萄牙殖民統治下的經濟衰退期間,都沒有發生類似的情況,澳門特區政府突然面臨來自低薪工人階級的政治壓力。” 

然而,2008年5月1日的遊行示威活動卻並不激動人心,有推測認為“現金分享計劃”緩解了可能發生的事情(計劃於抗議活動舉行前8天公佈)。 

其他因素已超出政府的職權範圍,因此,毫不出奇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在澳門投資的海外資金撤離,導致娛樂場員工的薪金被削減、出現大規模的裁員和勞務遣返,大大影響了本地的就業狀況和社會穩定。”三位作者在書中解釋,“政府於2006年至2010年間推出的重要政策舉措,都是在嚴重的社會動蕩和合法性危機中制定的。” 

除了向居民發放現金(隨後是醫療補貼)外,澳門政府還預計撥出13億元,用於公共工程投資,並採取措施,包括向中小企提供資金、減稅、住房補貼、教科書津貼和電力補貼等,進一步緩解緊張的局勢。 

這些舉措有助於減輕造成更大的影響。澳門的整體經濟在2008年顯著放緩,增長率僅為13.2%,遠低於2007年的25.3%。更糟糕的是,2008年第四季度收縮率為7.6%,第四季度則惡化至12.9%。 


外勞的噩夢 

“自2007年1月,登記在冊的非本地勞工人數從66,769人增加到2008年9月的104,281人,然而,在2009年6月減少到83,616人。失去工作的勞工必須在規定時間內離開澳門,再次回來工作的機會實在渺茫。” 

許多高端的本地房地產項目都是為了吸引那些高薪的外籍人士,為那些新開幕博彩度假村的管理人員量身定制;然而,隨著危機爆發,許多外籍人士被迫離開澳門。按照規定,被解僱的人士必須在數天內離開澳門,儘管這群人不但要尋找新的工作,還要為自己的兒女尋找學校,為新購置的房屋尋找買家。在澳門這個新興城市發展事業生涯的夢想變成了一場噩夢。 

受澳門嶄新的動態形象和“繽紛世界,澳門就是與別不同”的口號所吸引,來自外地的僱員意識到,危機當前的澳門政府因擔心長期被忽視的本地居民會產生極度挫敗,只能專注於平息本地居民的情緒。為此,政府向社會保障體系投入更多資源,包括提供更多住房補貼、向社會所有成員派發“甜頭”,以及向受全球經濟衰退影響的中小企提供更優惠的貸款。” 

(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Hendrik Tieben教授於2009年寫到。)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