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機構大展拳腳

政府現正著手修訂規管博彩中介人的相關法規,或許將規定貴賓廳的一半股份須由本地居民持有。

繼2014年及2015年相繼發生兩起賭廳員工捲走大量資金潛逃的嚴重犯罪事件後,特區政府以加強對這一行業的監管作為回應。中介人行業每年帶來大量來自內地的高級玩家,並藉向玩家提供貸款,讓他們能夠在賭桌上盡情揮霍。近幾年來,這個陰暗且不透明的行業經歷了兩年多的收入萎縮,正處於官方所謂的“行業健康發展”的重組階段。 

這段旅程將很快到達目的地。業內人士表示,政府正就第6/2002號行政法規關於博彩中介人的條款進行修訂,擬提高博彩中介人的准入門檻,這將進一步把小型中介人企業從市場中擠出來。有人呼籲,豁免對現有經營者的限制,並對澳門居民在貴賓廳股權結構中的規定表示質疑。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最新的《施政報告》中表示,政府會全面檢討博彩業的法律法規,規範中介人行業的營運,藉此推動負責任博彩,促進行業競爭力。博彩監察協調局局長陳達夫表示,將於今年內修訂規管中介業務的法律法規。 

據中文雜誌《東周刊》3月下旬發表的一份報道,博監已完成了修訂草案初稿,並已經與業界磋商。草案提議修訂的內容包括:將中介人的最低註冊資本額由現時的25,000澳門元(折合約3,125美元)提高至1,000萬澳門元;申請博彩中介人牌照的保證金由現時的10萬澳門元增至1,000萬澳門元;博彩中介人必須在博彩監察協調局網頁公開其高級職員、專責財務工作的主要職員及合作夥伴的姓名。 

其他修改內容包括要求中介人股東必須有至少一名澳門人,且持有該公司不少於50%的股權,同時把針對博彩中介人向公眾提供非法存款的最高刑期提高為三年。 

名義股本 

博監局拒絕透露草案擬議的修改內容,稱目前處於與業界商討的階段,不便公開談論。行業諮詢中所討論的議題包括提高博彩中介人的准入門檻,提高澳門居民在博彩中介人企業中的持股權結構,以及打擊中介人機構的非法現金存款活動。 

我們請求本地兩家最大型的博彩中介人企業太陽城集團和德晉集團就有關修改提議發表評論,然而,在本篇報道出版時,我們還未收到回覆。 

德晉集團首席財務總監曾家雄在最近的一次公開場合中表示,加強行業監督可以提高行業質量,促進行業健康發展。他補充說,更加嚴格的規定不會對德晉現行的標準化運作造成影響。 

博監局最近在一次行業諮詢會議上公佈的中介人牌照數量證實,報告中提到的修訂已在諮詢中提出了。 

 “針對第6/2002號法律的擬議修訂是政府不斷努力的結果,旨在最大限度地減少與中介人業務相關的非法活動。” 博彩行業學者蕭錦雄認為。 

“當局提出修訂自2002年開放博彩市場便一直運作至今的法規,行業持支持態度。”由於論題的敏感性而拒絕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稱,“提案中的部分細節,政府或許需要在最終定案之前作出完善,例如博彩中介人牌照的股權結構。” 

“許多博彩中介人企業的股權結構複雜,有來自內地、香港等地的股東,這項要求(至少50%股權須由澳門居民持有)可能被認為是具有挑戰性的修訂。”該位人士說, “儘管(這些中介人)最終都能滿足有關要求,但部分居民只能成為那些其他地方資本來源的名義持股人。” 

不應一刀切 

現行的中介人法規未有明確規定澳門永久居民持有公司股份的數量,僅要求持有博彩中介人5%或以上股權的持份者須提交個人信息供政府審批。根據該草案,政府當局建議,新規落實後,現有中介人將享有三年寬限期。 

澳門娛樂博彩業中介人協會執行委員會成員林繼光支持政府改善中介法的決定,但強調不應該一刀切。他強調:“現有的博彩中介人擁有理想的財力、運營經驗和聲譽,應該撇除在外,不受新法規範,新的條例只應適用於那些行業的新晉玩家……目前持有中介人牌照的109名人士和企業已經證明了自己在管理和財務方面的非凡能力,在過去連續26個月的博彩收入暴跌中倖存下來。” 

根據最新官方數據顯示,截至1月份,澳門共有109家持有中介人牌照的機構且有活躍的業務表現,當中包括99家企業和10名個人,有關數據與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了12.5%。與2013年的235家相比,跌幅達一半以上。2013年由於內地的反腐運動和整體經濟放緩,本地博彩市場出現萎縮。 

林繼光認為:“若要求舊有的和新的中介人遵守相同的標準,不公平。”   

國際關注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副教授蕭錦雄2013年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澳門的中介人業務越來越依賴來自內地的客戶,或者是他所稱的“本土中介業務的中國化”。研究指出,在某些情況下,澳門居民只是為內地居民在博彩中介人企業中擔任名義股東,目的純粹是為了得到本地政府的批准。 

在被問及對政府提出的草案有何看法時,蕭教授表示,過去幾年發生的高調潛逃事件,以及該行業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國際關注後,政府對該部份業務實施更強更有力的監督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他提到的案件包括,中介人公司行政人員黃山涉嫌在2014年從澳門捲走超過一百億港元並潛逃在外,以及發生在黃山案件一年多後,多金娛樂有限公司涉嫌內部欺詐一案。 

“這可能並非政府的意圖,但卻造成小型企業最終被擠出市場的後果。” – IGamiX Management & Consulting Ltd.的主理合夥人李忠良先生。 

事實上,美國國務院3月公佈的洗錢全球報告中指出,澳門政府應該致力防止洗錢犯罪,“特別是通過繼續鼓勵小型中介人機構退出市場,因為這些機構通常受到較弱的反洗錢監控,同時,推動那些專業的中介人機構繼續發展合規計劃。” 

“近年來,政府已經逐漸採取更嚴格的方式來推動中介人業務,使業務更標準化和系統化。”蕭錦雄引用政府2016年施加更嚴格的會計準則,所有中介機構必須編製月度會計報告,並且向監管機構公佈負責財務運作的主要職員的詳細資料及情況。 

“針對第6/2002號法律的擬議修訂是政府不斷努力的結果,旨在最大限度地減少與中介人業務相關的非法活動。”該學者相信,當局提高澳門居民所持有的股份比例是為了提高本地居民在行業的表現。 

雙重標準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近日接受澳廣視訪問時表示,隨著市場的日漸成熟,博彩中介人機構應接受更多監管,這是自然而然的事。他解釋說:“當初設計博彩中介人制度時,對市場規模的預測未必像今天這樣大,對博彩中介人作業的規矩亦未掌握得好。” 

李忠良是IGamiX Management & Consulting Ltd.的主理合夥人。他的公司位於澳門,專門為亞洲博彩業提供諮詢服務。他認為,當局修改博彩中介人行業的相關準則,是一項積極的發展。然而,他對政府規定澳門居民在中介人機構中持股數量的規定表示懷疑。 

“博監局必須就對賭場運營商和賭廳運營商推行不同規範一事進行解釋。”他說。根據現行規定,特區政府僅要求六家博彩特許經營商和分包商的執行董事必須為澳門永久居民,且持有公司至少一成股權。 

 “儘管(這些中介人)最終都能滿足有關要求,但部分居民只能成為那些其他地方資本來源的名義持股人。”消息人士指。 

“隨著反洗錢要求等行業準則不斷變化,為遵守這些行業守則,中介人企業的經營成本支出將不斷攀升。”李忠良說,“這可能並非政府的意圖,但卻造成小型企業最終被擠出市場的後果。” 


2014年賭廳收入 

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經過兩年多的低迷後,本地貴賓廳博彩收入已經緩慢回升至“最初”水平。 

博監局統計,2018年第一季度貴賓廳收入達到429.6億澳門元(折合約53.7億美元),連續第七個季度上漲。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幅達21%,是2014年第四季度市場步入萎縮期以來的最高點。 

然而,2014年第一季度的貴賓廳收入為650.6億澳門元,寫下歷史最高紀錄。與此相比,有關的數據仍然相差甚遠。 

就整體博彩收入而言,貴賓廳收入佔2018年第一季度的56.1%,與去年年底持平,卻比2016年的53.3%有所提高。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