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

一如所料,傳來了澳門航空專營協議不獲續期的消息。否則,就出乎常理了。 當時,這種長期授予壟斷權的行為被接受了。沒有人能夠想象澳門將在十年中騰飛。


發行人語 | 文:雅士度


一如所料,傳來了澳門航空專營協議不獲續期的消息。否則,就出乎常理了。 

當時,這種長期授予壟斷權的行為被接受了。沒有人能夠想象澳門將在十年中騰飛。 

我依然清楚記得,澳門航空1995年接收了第一架空中客機,因為我是當年飛往法國圖盧茲和德國漢堡的首批客人之一。 

機場剛剛建成,澳門仍然是一座小城市。根據當時的基礎設施,實在難以想象可以接受的航班數量,更不用提與鄰埠香港競爭了。 

得益於2001年構思的博彩專營權開放,2004年5月首家娛樂場開業,邁入了後何鴻燊時代。短短幾年中,小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着中央政府放棄對珠海機場的諸多期望,同時因時任城市領導人的荒謬設想,機場向着國際化的目標興建,然而除了作為城市基礎設施,卻無所作爲。當旅客和投資蜂擁而至,澳門航空的壟斷地位不再有意義,相反卻成爲了機場發展的障礙。 

一如既往,政府傾向於不作爲。在撰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們一再認為管理層應該坐下來,好好地談一談補償的問題,如若可能,請在期限屆滿前便趁早終結這專營權。 

壟斷權賦予澳門航空阻止數家航空公司飛往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權力,以及其他公司的航班,扼制競爭,導致多條航綫的取消。 

我認爲,中國國際航空公司旗下的澳門航空早就不再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旗艦企業。當然,從法律角度來看,它仍然是一家航空企業,除了運營航班外,它對創建自己的母親城市毫無貢獻可言。在我看來,這家企業真的毫無意義。 

澳門航空的負責人來自何方?去了解一下澳門航空關於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的規定吧。那些記錄真的令人感到可怕。 

政府傾向於保護所謂的城市旗艦公司,卻未有優先考慮機場和城市本身,這是懦夫的行爲。然而,這也不是什麽新鮮事。餘下的事情就是專營協議的續約。 

我們希望其他航空公司將能夠利用機場,並最終開設新的、更長途的航綫,造福澳門及其居民、投資者和旅客。 

的士團夥 

的士違規日益猖狂,案件總數每年遞增。政府對此卻表示毫無辦法。當這些不良行為令城市聲譽蒙羞,那又是為了什麼? 

的士業務背後的人是誰?劫持了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作爲人質!真不要臉。 

詐騙時間 

最近,大型騙案數量與日俱增,破壞了小城的安寧。或許,因為人們擁有了更多的錢財;好吧,至少部分人士確實如此。 

詐騙不僅發生在澳門,内地和香港亦時有所聞。在把辛苦賺來的錢財雙手奉上之前,投資者真的應該更加謹慎,尤其聽到將獲得巨額回報的承諾後。當一個企業看起來太優越,好到不真實,那麽這大多數都是假的。 

沉睡中的立法者 

議員批評政府優先考慮氹仔輕軌線作爲首條通車路綫,而不是澳門半島。哇!果然如此?經過了這麼多年,立法者們已經考慮清楚了嗎? 提交計劃時,他們在哪裡?立法會曾經處理了這個問題?我們能夠理解新上任議員所發表的言論,但其他的議員多年來始終為議會工作。 

如果立法會開始履行其立法機構的職責而非僅僅作爲政府橡皮圖章,那會不會更加容易? 想也不要想。絕對不會。考慮到其中許多人的質素,實際上會更糟。別介意我所言,這是流感季節。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