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安全:有褒有貶

澳門居民希望通過法律打擊網絡犯罪,政府已作好準備。然而,坊間對此仍存有疑問,目前確定無疑的是:購買預付卡的難度增加了。

兩位本地知名的律師兼電訊業專家向本刊記者表達了對擬議《網絡安全法》的保留意見。儘管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早在一年前便許下承諾(“除非得到法院授權,有關部門不會干擾網絡上的任何內容,也無法解密網絡上的任何內容或言論”),沙利達認爲,“網絡安全法的關鍵點是用戶的個人或私人數據。與其他司法管轄區一樣,問題的核心是確保負責防範網絡攻擊的實體部門的分析權限為本地網絡的數據流(元數據),不包括個人數據保護法所定義的個人數據。”他說。 

這位力圖律師樓的律師質疑法案的公眾諮詢文件;即關於有權批准數據諮詢的實體。 “因此,新《網絡安全法》應該澄清這一點,” 沙利達說,“否則,這些受監管的實體在未經其所有者的適當授權的情況下,便可擁有個人數據。” 

方盛律師事務所的博雅文並不“認為法律將直接限制人們的言論自由,或引入線上活動審查(至少,根據政府在諮詢文件中所披露的內容來看,是這樣的)。” 

儘管如此,“法案對‘關鍵基礎設施營運者’的定義存在某些問題,這包括各種私營部門實體(如網絡運營商、公用事業運營商、銀行和博彩運營商等),由於政府負有監督遵守網絡安全的‘職責’,這些實體機構將受到當局監管。” 

“新《網絡安全法》應該澄清這一點,否則,這些受監管的實體在未經其所有者的適當授權下,便可擁有個人數據。”- 沙利達說, 

博雅文強調“在調查‘網絡安全事故’(定義指‘任何可能或已經對網絡的運作或其內運行的網絡數據的機密性、完整性或可用性造成損害或影響的事件’)時,有義務按監管實體要求提供所需資訊,法案卻沒有提到任何法院命令,這或會侵犯居民的隱私權,亦有可能為政府監控公衆的線上活動敞開大門。” 

《網絡安全法》草案自去年提交公眾諮詢以來,已引來了一系列批評,沙利達和博雅文的疑慮不過是其中之一。然而,這些批評都未有向參與2017年年底公眾諮詢的居民分享:超過80%人士認為,建立網絡安全系統“迫在眉睫”。 

具體而言,根據政府兩個月前公佈的最終報告,“超過 87%的意見認為建立網絡安全防護體系屬有必要且具有迫切性。”“39%網民評價本澳網絡隱私現狀安全,48%評價不安全。這意味著關注本地互聯網隱私的用戶比例相對較高。” 

政府承諾,今年稍後會向立法會提交該法案。 


預付卡實名制? 

該部法案的絕大部分條款都不會影響澳門居民和旅客的日常生活,但當中至少有一項改變或具有革命意義:凡在澳門購買儲值卡的人士,必須提供身份證明,即用戶本人的身份證或護照。此外,若用戶在收到通知後60天內,未能或拒絕核實其與電信服務提供商的身份,用戶於《網絡安全法》實施前購買的任何預付卡將被停用。 

在澳門以外購買的預付卡則不在此限,例如“1卡2號”預付卡,但作為公共網絡使用監督措施,當局要求有關用戶提供識別數據,包括本地用戶及外地旅客。訪問WiFi Go等網絡時,需要提供的數據為身份證或居留卡號。 

政府稱,澳門計劃推行的這項法律“已在全球範圍內實踐,即歐盟”——也就是說,在購買儲值卡或使用網絡服務時,要求身份識別數據(Real Name System)。
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法律顧問António de Jesus Pedro解釋:“繼馬德里(2004年)和倫敦(2005年)的恐怖襲擊事件後,迫使SIM卡和流動電話需要具備更大的可追溯性,這被證明是警方調查的基本要素之一。”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