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孩子

澳門希望構建智慧城市。項目由巨頭阿里巴巴負責,已經推行一年多時間。

“智慧城市”概念發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歷史,“旨在優化資源、探尋可持續性,同時改善公民生活質量。”一篇名為《Smart Cities: o caso de Macau》(《智慧城市:澳門》)如此寫到,該文兩年前在葡萄牙一所大學發表。 

“根據這一概念,” 施朝陽認為,“任何計劃打造智慧城市的都市都必須從六個關鍵領域入手:公民身份、環境、治理、經濟、流動性和生活質量,技術、人和制度之間,必須實現動態的互動。” 

作者施朝陽表示,“當一座城市向人力資本、社會和資訊和通訊技術基礎設施投入適當的資源,通過參與式治理改善生活質量,只有這樣,這座城市才會成爲智慧城市。” 

“澳門智慧城市發展進度緩慢。當局直至最近兩年才提出智慧城市的相關計劃。阿里巴巴等大智慧城市服務供應商已經進入澳門,並帶來了關於中國内地做法的討論。 然而,智慧城市仍處於初始階段。”- 劉懿德 

為實現這一目標,澳門特區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團於2017年8月宣布,雙方簽署“《構建智慧城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透過阿里巴巴提供的雲計算技術,協助推動澳門發展為全新智慧城市,以智能服務提升澳門民生及遊客體驗” 。 

這位全球最大的線上及流動通訊供應商承諾,“憑藉阿里雲先進的雲端技術,推動澳門在旅遊、交通管理、醫療服務、城市綜合管理與服務及人才培訓等方面的發展 。” 

一年後,第一個具體步驟:特區政府為雲計算中心和大數據平台的設計,支付澳門幣2.734億元予阿里巴巴。 

“澳門智慧城市發展進度緩慢。當局直至最近兩年才提出智慧城市的相關計劃。阿里巴巴等大智慧城市服務供應商已經進入澳門,並帶來了關於中國内地做法的討論。 然而,智慧城市仍處於初始階段。”澳門科技大學商學院劉懿德副教授告訴本刊記者。
作爲有關領域的專家,這位澳門學者認爲,現在談論對公衆創造的利益仍為時過早:“雖然有多個提案,但都屬於泛泛而談,難以作爲評論的根據。智慧城市屬長期項目,融合了大量的信息。 對澳門這樣一個年輕的政府來說,是一項挑戰。” 

另一個難題是,雖然隨處都可找到相同類型的項目,但當中能夠啓發靈感的例子卻難以尋獲。劉教授對此表示贊同:“很難找到‘最好’的例子。加拿大最近發生的一個故事是:多倫多與Google合作,利用高科技,開發智慧區域。很明顯,在不久的將來,但肯定澳門不會在近期與Google合作。”内地有許多共享經濟獲得成功的故事,“然而,最近卻出現了多篇負面報導。根據澳門目前的情況,用於智能旅遊和中小企業的應用將受到歡迎。” 

以同樣的思路,澳門互聯網研究學會在2018年編製的《澳門居民互聯網使用趨勢報告》中提出這樣的建議:“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使用,尤其是移動上網的全面普及,以及智能手機終端的廣泛應用,讓智慧城市的應用(如網上支付、智慧政務、智慧交通等)全面觸及本澳社會、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可能,亦對智慧城市的進一步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電子政務 

“澳門居民的互聯網使用出現顯著的移動化傾向,手機是居民上網的最主要工具,現時居民的手機上網率已經與整體上網率接近,”《澳門居民互聯網使用趨勢報告2018》中寫到,“網民逐漸接受及使用各類型的網上服務,當中,電子政務的使用率在穩步上升。” 

澳門互聯網研究學會文件還指出:“可見政府‘電子政務’發展的重心向移動設備客戶端轉移是必然的趨勢,同時,配合大數據技術的廣泛應用,將可以令企業和個人更便利地享受政務服務,不僅可以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而且可以提升社會大眾的參與度和滿意度。” 

同時,政府亦應該朝另一個方向努力推進,尤其是公衆通過網絡表達的意見。這份由張榮顯教授領導的團隊所作的報告非常清楚地列明:“互聯網已逐步成為目前澳門民意表達最活躍的渠道,其表達方式主要是通過論壇、新聞評論、Facebook群組/專頁、網上簽名、各類網站回帖及討論等手段實現。由此,政府需要重視網絡民意表達,使互聯網成為與居民雙向溝通的平台,此外,亦需要制訂方法和策略,挖掘網絡民意。”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