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歐盟的愛恨情仇

中國希望得到歐盟的“友愛”,但布魯塞爾無法伸出援助之手,只是抱怨歐洲公司在中國遭受到的待遇,並質疑中國公司,尤其是那些技術領域的公司,在歐洲的運營方式。

如果與美國的關係不太可能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亦難更進一步,那麼歐盟在更宏觀的中國雙邊關係計劃中扮演着怎樣的角色?由於雙方關於關稅的問題似乎在同一位置上,布魯塞爾和北京是否會建立聯盟,對抗華盛頓? 

歐洲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是歐洲第二大貿易夥伴。兩者之間每天的商品貿易往來價值總額超過澳門幣138億元(折合約15億歐元)。然而,去年歐盟與中國的貿易逆差為1,760億歐元。 

“我們與美國有著同樣的擔憂。但是,處理問題的方法更好,風險也更小。”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何墨池(Mats Harborn)上月表示。他關注的問題包括市場推廣和知識產權等。該機構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得出結論,中國是“世界上規範最嚴格的經濟體之一。” 

也就是說,中國希望在對抗特朗普的鬥爭中爭取到一名叫“歐盟”的盟友。歐洲卻認為北京為在中國自由開拓業務的歐洲企業製造了系統性的問題,因而不希望把橄欖枝遞予這個國家。 

“監管問題,” 何墨池告訴《德國之聲》,“範圍從模棱兩可的規則到酌情執行政策及諸多特定問題,如頒發許可和融資、或公平地獲得公共採購招標。” 

其中一個最突出的案例是“中國製造2025”。這是北京又一個雄心勃勃的倡議,旨在減輕甚至消除中國企業在世界自由競爭中,與他國的技術差距(在生物技術、機器人、航空航天和清潔能源汽車等領域))。 

除此之外,歐洲議會的報告系統地批評了中國的人權狀況,單方面地希望在當地尋求所謂人權。我們可以看到這種關係永遠都無法完美——或者,至少與俄羅斯一樣好。政治分析家認為,中國以16 + 1格式承諾的數百萬美元,是“旨在加強和擴大與11 個歐盟成員國和巴爾幹國家(阿爾巴尼亞、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保加利亞、 克羅地亞、 捷克共和國、 愛沙尼亞、 匈牙利、 拉脫維亞、 立陶宛、 黑山、 波蘭、 羅馬尼亞、 塞爾維亞、 斯洛伐克、 斯洛文尼亞、 馬其頓) 的投資、 運輸、 金融、 科學、 教育和文化領域合作的一項倡議。”。 

 “我們與美國有著同樣的擔憂。但是,處理問題的方法更好,風險也更小。” –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何墨池

在全球的大背景下,隨著已經生效的制裁交換,去年7月在北京舉行的中歐峰會尤其引人注意。 

儘管中國對實際深化戰略夥伴關係感興趣,但布魯塞爾強調“中國需要對鋼鐵和鋁行業產能過剩的全球問題承擔責任,並遵守更嚴格的國家援助規則”。 

雙方都明確支持“以規則為基礎、透明、非歧視、開放和包容的多邊貿易體系”,以世貿組織為核心,並致力遵守現有的世貿組織規則,但聯合申訴的想法並未消失。 

“我們希望所有的合作夥伴都尊重自己曾經做出的國際規則和承諾,特別是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內。”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說道。他的這番說話足以令華盛頓與北京發窘。 


俄羅斯,最好的、最永恆的朋友 

1950年,毛澤東和斯大林簽署了一項友好條約,許下承諾“擁有保持友好關係”,構建蘇中聯盟。然而,這種友好在20世紀60年代陷入了僵局,甚至發展為敵對。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莫斯科和北京重新簽訂了條約,並形成了他們所謂的“戰略夥伴關係”(中國與其他數十個國家維持的模式)。 

今年,習近平在北京向普京頒授了“友誼勳章”,宣稱這位俄羅斯領導人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世界上具影響力的偉大國家的領導者。” 

中國國家主席還表示,“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中俄都將堅定發展好兩國關係”,這是國家的頭等大事。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