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漏百出的優先事項時間表

雖然澳門繼續成為世界快速增長的經濟體之一,特區當局卻仍未能就《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立法提交時間表。這或許是優先事項設置的問題。安全問題突然上升為最首要的事項,事實上卻被視為終結香港的手段,除此之外,我們找不到其他合理的理由。


發行人語

– 雅士度


雖然澳門繼續成為世界快速增長的經濟體之一,特區當局卻仍未能就《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立法提交時間表。這或許是優先事項設置的問題。安全問題突然上升為最首要的事項,事實上卻被視為終結香港的手段,除此之外,我們找不到其他合理的理由。正如我們在本次專題報道中所介紹的那樣,雖然政府四年前進行了公眾諮詢,這部已有二十年歷史的現行法規的修訂進度卻遲遲未有進展,其重要性似乎與其他維護消費者和工人權益的項目處於同一水平,但這些項目都是至關重要。歷史再次重複,當政治體制繼續由寡頭政治主導時,這些都是優先事項設置所造成的問題。

香港對其政治制度進行不必要的改革、拒絕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及其他可能影響當地居民生活方式的決定進行的思考方式,同時推動捍衛城市消費者的改革(《競爭法》於2015年獲得批准),這些都是問題的有趣之處。與此同時,澳門卻似乎踏上了相反的道路。

再一次,這是優先事項設置所引發的問題,又或者只不過是領導力的差異。不幸的是,到目前為止,這兩座城市卻是如斯地接近,方方面面。

自尊才能受到尊重

在某個場合,行政長官少有地幽默了一下。他告訴記者,自己不清楚港澳珠海大橋投入營運的時間,並解釋,他都是通過媒體才得悉有關事情。

撇除幽默,崔世安或許離真相不太遠。 不幸的是,即使澳門在政治和社會方面(甚至由於較少的政治醜聞,在國際舞台上的聲譽)的表現都比香港要好,當中央政府需要執行某一行動前,北京會像對待香港政府一樣,經常地與澳門當局進行協商嗎?至少我們沒有看到。

雖然澳門堅持成為政治立法實驗的試煉品,希望提高自身在北京心目中的地位,與香港得到同樣的對待。然而,鄰埠卻往往得到更多的尊重。

與往常一樣,無論這個實體看起來是多麼寬容,甚至如天使一般,尊重是靠自己贏回來的。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