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資訊

《愛瞞日報》和《論盡媒體》 “挑戰澳門主流媒體操縱的霸權式報道,並對主流媒體所標榜的自我審查進行批判”

在美國以澳門政治言論與居民社會生活間的相互作用及社會運動的影響為研究主題的本地研究員Esther Castillo認為:“2014年的示威事件確實改變了澳門的政治言論。” 

實際上,當時發生的事情很大程度得益於本地互聯網的號召力。在這方面,較突出的兩個媒體網頁包括《愛瞞日報》和《論盡媒體》。 

“它們是澳門首批推出的線上其他媒體,為媒體實踐帶來了多項創新改革。”去年發表《The Roles of Online Alternative Media in Facilitating Civil Society Development in Macau: The Case Study of Macau Concealers and All About Macau Media一文的Chang Su認為,“另外,這兩家媒體同時十分注重與互聯網用戶進行大量積極的互動,他們的許多報導都迫使政府作出回應,對澳門社會影響很大。” 

她認為,“民權運動的成功不僅是澳門人民的勝利,也是互聯網另類媒體的勝利。” 

這位研究人員是這樣解釋這種“勝利”的:“這些媒體超越了主流媒體所設置的輿論障礙”,創造了“相對自由的空間去傳播非主流資訊”並“表達抗建制的觀點,號召集體行動”。 

把《愛瞞日報》和《論盡媒體》放在相同的背景下討論有其道理,然而Chang  Su本人也承認“這兩家網絡媒體各具鮮明特徵”。 

記者兼研究人員José Carlos Matias亦向我們重申:《愛瞞日報》作為新澳門學社旗下的網絡媒體,“體現了該個團體的政治綱要並充滿諷刺的意味”,他更傾向於強調“《論盡媒體》作為一家相對獨立的媒體,具強大的線上覆蓋面。” 

José也明白,“這些平臺比傳統報刊更具挑戰性,對地方當局而言更為關鍵,因為大多數的傳統報刊都被視為與建制陣營保持論調一致。 然而,認為這些刊物缺乏關鍵聲音的結論是不準確的。” 

事實上,網絡媒體已於近幾年獲得了十年來難以想像的認可和知名度。《愛瞞日報》始於2005年,直至近十年才成為一家有影響力的媒體。《論盡媒體》則早在2010年之前便已經紮根,然而,也是直到近十年才贏得今天的地位。 

這要歸功於年輕人對互聯網的青睞有加,而且,年輕人也發現資訊性以外的替代表達方式。 “網絡空間為本地居民提供了新的空間,通過重申‘澳門人’的身份,抵制中國人身份,以推動邊緣化的發展,甚至是拒絕‘愛國’,號召‘愛澳門’的表現。”廣州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的Zhongxuan Lin在《Re-imagined communities in Macau in cyberspace: resist, reclaim and restructure》一文中寫道。 

從以上資料可以看出,不同的研究人員普遍認同澳門互聯網的重要性。澳門大學李小勤教授告訴我們:“現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在全球市場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我相信,澳門媒體市場的生態已經發生改變,或將會在未來幾年內發生改變。” Esther Castillo則表示,“像Facebook這樣的社交網站和微信等即時通訊應用程式,是澳門居民就政治和日常問題表達異議和抱怨的重要平臺”,“社交網站或應用程式將繼續成為享有特權的政治表達舞臺”。 

Chang Su在自己的研究結論指:“無論《愛瞞日報》的新聞直播和《論盡媒體》的深度報道是否存在愚弄大眾的意味,它們報導新聞的手法都有別於本地主流媒體的傳統新聞製作方式。與此同時,這些新型媒體向澳門主流媒體操縱的霸權式報道提出挑戰,並對主流媒體所標榜的自我審查進行批判”。 

然而,這兩家紮根互聯網的媒體和其他類似項目均面對諸多限制,主要是包括缺乏資金或缺乏人力。Chang Su告訴本刊記者,儘管“資金和人手的短缺並不利於這兩家替代媒體的發展”,然而,“這些替代媒體具有與主流媒體不同的特質。” 

Quote: 

“《愛瞞日報》 和《論盡媒體》的許多報導都迫使政府作出回應,對澳門社會影響很大。” – Chang Su 


紙質報刊快將消亡? 

政府對所有中文及葡文報刊提供補貼的決定帶來的不利影響是:這些報刊都在網絡上刊登自己的報道,幾乎不用擔心這會對銷售和收入帶來影響。 

到處都在討論紙質報刊的終結,澳門或許會更快。訂購量幾乎為零,曾經是澳門城市景觀一部分的自助服務亭亦已關閉。 

澳門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2002年至2012年期間,平面報紙的讀者人數從60%下降到10%。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