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ential Macau | 香渺回忆

威伊尔香氛是纽约小众香氛品牌,其创始人是前瑞典男模扬·阿格伦。《精华》了解到,他携手调香大师杰罗米·埃皮内特,以美好的记忆和杰出的想象力为创意之源,打造了威伊尔香氛


文:César Brigante

扬·阿格伦(Jan Ahlgren)拥有迷人的魅力,看外表就能知道他曾作为职业男模在高级时装界打拼过,在他身上看到的是时光静好、悠闲自在、喜悦舒畅。他告诉我们,他的这种风格也延续到自己经营的生意中。“老实说,我算不上是世界上最有条理的人。但我觉得自己有创造力。我认为这是我最擅长的一点。幸运的是,无论是销售还是管理方面,现在都有人帮我运作日常事务,因为两样都不是我的强项。因为自幼家庭并不富裕,我从小就习惯了事事自己做。但我从来没像生意刚起步时那么精疲力竭过,”他笑着说。

品牌在小众市场上的卓越成就让人难以置信,并且成功打入许多重要商场,如纽约巴尼斯精品店(Barneys)和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店(Saks Fifth Avenue)、伦敦利伯提百货(Liberty)和如今已经关门的巴黎柯莱特时尚店(Colette),他还为后者创作过一款香氛。

不到40岁的扬·阿格伦出生在瑞典,父亲是瑞典人,母亲是美国人。他自己说,他没有过远大的童年梦想,更不用说香水了。“这是最近才发掘的激情(……)小时候我和瑞典所有的孩子一样,特别想成为像比约恩·博格(Björn Borg)那样的网球运动员,”他说。当然也和大多数人一样,网球对他逐渐失去了吸引力。“并不是我没努力过,是我不够优秀,就这么简单。”

他也许没参加过大满贯,但生活却为他带来另一份职业,令许多人艳羡不已却又遥不可及的职业——让他有机会周游世界的高级时装男模。

模特紧张的生活方式,让他在全球各大城市间穿梭,直到大约7年前,他才在纽约安顿下来。在靠青春吃饭的模特事业要结束时,他决定拓宽自己的选择范围,于是选择了另一个自己热爱的职业——设计。“后来我开始进军时尚界,但我还是不能如愿以偿。最后我又开始做皮具,嗯……如果说做皮具也要透过设计来做,那我离设计也不远。但我觉得有人比我优秀多了,”他坦然说道,我们很快也习惯了他的这种真诚和坦率。

无论如何,正是做皮具为他打开了香水世界的大门。“我的想法就是让我生产的钱夹能散发出独特的香气。因为在17、18世纪的巴黎,为女士手套洒上香水是很常见的习俗,于是我决定恢复这一习俗。我就是这样认识了杰罗米·埃皮内特(Jérôme Epinette)。”

杰罗米是著名的法国调香大师,已在纽约生活逾15年,无论是大众还是小众品牌,虽然理念不同却都对他趋之如骛。他之所以闻名遐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为Byredo以及另一个小众品牌Atelier Cologne打造的香水作品。前者是扬的同胞本·戈汉姆(Ben Gorham)创立的品牌;杰罗米为后者设计了十几款香水。

从第一天认识杰罗米·埃皮内特起,扬就走进入了这个令自己耳目一新的香水世界。杰罗米·埃皮内特不只是品牌的调香师,对扬而言也是一位挚友。“我和香水的几乎毫无关联,或者说我和香水的关系和大部分人的并无二致。我时不时会买一瓶自己喜欢的古龙香水,但对其中所含的知识一无所知。总之,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我们不会在日常生活中去想它。”

然而,气味在他的生活中一直占据重要的地位。“我一直都对气味记忆犹新。”这些气味与我童年最美好的时光紧紧联系在一起,直到认识杰罗米,并了解了他的香水艺术之后,我才意识到气味对我有多重要。事实上,我觉得它唤醒了我内心一直存在的某种东西,它一直蛰伏在我心里,等着被唤醒。从杰罗米那里学到的一切都让我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事物。

他先从这些记忆开始着手。结识杰罗米后不久,他决定推出香水品牌。取名Vilhelm(威伊尔)是为了向祖父致敬。祖父举止优雅,喜欢享乐,给了扬最多的陪伴,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之一。Vilhelm是缅怀祖父,也是缅怀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从一开始,我就想赋予Vilhelm Parfumerie(威伊尔香水)一种奢华别致的感觉,洋溢出上世纪20年代我祖父经历过的奢靡时代的美好,对我而言,那年代是个重要的参照。透过搜寻那些记忆,寻找往日的奢华,再融入现代气息,创造出独具个性的香水美学,这已成为我们品牌最显著的特色。”

Vilhelm Parfumerie香水包装采用明亮的黄色,上面布满图形图案,让人不禁想起象形文字——“我进一步探索,更具体地说,是探索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香水诞生地埃及”——恰如其分地实现了创造香水的目的:引人注意,又不失优雅。Vilhelm Parfumerie香水瓶为圆形,瓶身比一般香水瓶矮,表面有沟槽,让人联想到“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扬的灵感也源于此。“我希望香水瓶散发经典气息,能传达某种舒适与安慰。我甚至想用什么方法,轻轻一碰磁性瓶盖,盖子就能盖上,就好像关宾利的车门一样;但有些事要难得多。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接近了目标。毕竟,正是这些细节才决定了产品是否为奢侈品。

杰罗米·埃皮内特为Vilhelm Parfumerie打造的香水作品中,有个系列2015年5月推出时,共有6款香水,如今该系列已经壮大到21款(有些人认为对于一个刚起步的小众品牌而言,这么多的产品可谓夸张了),扬·阿格伦发现了一种丰富的命名形式,这点他直到最近才想到。香水名称更明显地阐述其香料用材或其风格,如Oud Affair(以女演员艾娃·嘉德纳与西班牙著名的斗牛士多明戈的偷情事件为灵感)或Black Citrus,或更为诗意神秘的名字如Morning Chess、Stockholm 78和Room Service,以及最新推出、也是最为暧昧的Poets of Berlin,扬借各种产品讲述自己记忆中或想象的香氛故事,亦或两者都有。Morning Chess就是如此,是一款散发着浓郁的阳刚气息的香水产品,尽管他很坚定地表明品牌所有的香水产品都不分性别,可以男女共用。Morning Chess(清晨棋局)弥漫着他住在瑞典西海岸法尔肯贝里祖父家时的记忆:阳光明媚的夏日清晨,男人们割完草后,就在碧绿的草场上没完没了的下棋,香气悠长缭绕。Black Citrus香如其名,混合了香根草、广藿香、木香和柑橘香气,散发着袅袅的泥土和神秘气息。这款香水最受男士欢迎,创作灵感来自传奇俄罗斯芭蕾舞大师鲁道夫·努里耶夫(Rudolf Nureyev),扬解释道。“这种灵感是凭空出现的。有次在伦敦,我碰巧看到了关于努里耶夫的纪录片,这是研发这款香水的出发点。柑橘香气通常和运动珠联璧合,恰恰符合努里耶夫健壮魁梧的身姿,但据我所知,他也是个有争议的人物,这就更不同寻常了。我试图向杰罗米传递这种二元性,他调出了我想要的香水。”

这顶“创意总监”的帽子,扬希望能戴的次数越多越好,他如今正准备在巴黎开设精品店,在巴黎行业竞争剧烈,挑战巨大无比,可是这样也没有吓倒他。“我当然可以选择其他城市来开精品店,但话说回来,巴黎是香水工艺世界的中心,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还有一点,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开始思念欧洲了。”

采访快结束时,我们问了他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对未来有怎样的规划,他直接答道:(他)会像目前一样继续工作,不让匆忙仓促和压力打扰自己的创作自由,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为此要延续传承下去。

Related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