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前言】價格、質量與本地採購

政府的《修改〈有關工程、取得財貨及服務之開支制度〉》法案終於交立法會討論, 該制度已獲立法會一般性通過,相信立法會小組討論時,將進一步釐清法案及完善法案條文,以更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 

該法案主要是提高各採購程序的門檻金額,等於或超過一千五百萬元的工程、四百五十萬元的採購服務才需要公開招標。此修改確可讓部門的採購工作更靈活,畢竟現在規定的採購門檻金額已是逾三十年前訂定,根本與現時的物價完全不能配合,所以提高門檻確有其必要性。 

除了採購金額外,政府亦應完善採購標準。時至今日,政府部門進行採購時,價格仍是最主要的考慮因素,雖然已有政府部門採用綜合評分的方式作為選擇供應商的標準,但價格仍佔總分的50%或以上,一些服務優良但價格較高的供應商,往往不能中標,結果往往是政府花錢後,郤不一定取得符合期望的優質服務,甚至還要部門人員“執手尾”,購買服務的意義何在? 

另外亦有公司為了中標,將行政費用的價格壓低,但會透過壓搾員工酬勞以盈利。例如公司提供支援人員服務,在投標時標示每名員工會有較市場高的時薪,行政費用不高,價格整體價格會與其他公司差不多,但由於員工薪酬高,便可以獲得較高的評分,中標的機會自然亦較高。只是中標後,公司派出員工的時薪會較標書所示低一大截,當中的差價便進了公司的口袋,如果部門沒有切實監查,根本不會發現這種情況。 

因此,完善採購標準確有其必要性。價格當然重要,但不應是最重要的標準政府購買服務必然期望獲得具質量的服務,如果受制於價格而購買了劣質服務,這便是變相浪費公帑。完善的採購標準,保證以合理價格取得符合期望的服務,性價比相符,才是善用公帑之道。而且完善的採購標準亦可以減少人為因素,避免了私相授受的問題。 

此外,政府可說是澳門最大的買家,有責任支持本地產品,當然,如果性價比不符,政府亦毋須勉強購買,不過如果本地產品可以作為採購標準其中一項評分項目,當價格及質量相差不太遠時,本地產品便可以成為優先選擇,這亦是政府支持本地生產的舉措。 

監察亦是重要一環。如果採購的是物品或工程項目,成品質量自然會成為日後評標的參考,但服務質量沒有實物參考,只能依靠監察確定服務有沒有依照批給合同執行,當然只要在合理和可接受的情況下,亦可以彈性處理,但若屬於違反根本性原則或社會道德的狀況,便應該有一定的處罰機制,從而遏止鑽漏洞的不良之風,亦確保各企業或人士可以在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競投政府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