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前言】後繼無力

《商訊》2022年 8月 | 主編前言


踏入八月,澳門歷經一個多月的新冠疫情終於沉寂下來,雖然仍有零星輸入個案,但本地社區個案清零,社會開始恢復正常運作。不過澳門兩年多來一直受到疫情影響,經濟表現每下愈況,今次爆疫對澳門本已疲弱的經濟更是重擊,如何重整社會生活和經濟將是疫後重點思考的內容。

由於疫情持續時間長,對於如何面對新冠疫情各地有不同的處理方式,與病毒共存還是清零一直是各地政府思考的問題。雖然有意見認為隨著越來越多人接種疫苗,以及針對新冠病毒的藥物面世,與新冠病毒共存將是未來的趨勢,不過要達到此目標尚需一段時間,在此之前,中國仍會繼續採取動態清零的政策,澳門政府必定會跟隨,畢竟內地是澳門最主要的旅客市場,且人員往來頻煩,所以澳門一定會跟隨國家政策對抗疫情。

只是以澳門的經濟環境繼續堅守動態清零政策並不容易。澳門經濟單一,博彩旅遊業作為經濟支柱飽受疫情打擊,雖然政府配合內地的防疫政策以保證內地客源,只是內地一連串針對博彩活動的政策,亦令澳門對這個客源市場的吸引力大減,且隨著鄰近國家及地區未來陸續開放博彩業,澳門將面對更嚴竣的挑戰。

政府剛公佈招標娛樂場營運牌照,其中有要求增加非博彩元素,以及要求投標者拓展國際旅客市場。事實上,不論政府或旅遊業界,多年來都一直致力拓展國際市場,只是受到交通及自身條件限制,成效不彰,由於地緣關係,內地旅客便成為澳門最主要的客源市場,拓展國際市場可說是舊事重提,只是經過多年的努力仍未有成果,未來有何良策扭轉局面?

此外,以澳門現時採取的限制措施,連外地返澳的本地居民都要接受隔離,國際旅客來澳仍然受限制,如果限制措施仍然持續,談何拓展國際市場?外國人要一定要入境香港或內地,多是因為商務需要,而來澳外國人多是旅客,旅客可以選擇的地方多的事,不會為了來澳旅遊而接受限制,所以要復甦澳門的旅遊市場首要便是放寬甚至取消限制政策。

只是放寬限制與國家的抗疫政策有抵觸,澳門如何抉擇?這兩年澳門靠之前積聚的豐厚財政儲備支撐,但正如經濟財政司司長所言,澳門還有多少個二百億元可以用?靠積蓄渡日絕非長遠之策,現在積極推動的各類經濟多元化措施不是數年間便可取得成果,而且不一定會成功,在此情況下,澳門如何謀出路?

更重要是政府靠財政儲備可以支撐,廣大市民如何撐下去?兩年多疫情造成的影響在近期已顯現出來,失業率高企,人心徬徨不知何處是出路,企業對發展前景亦感茫然,許多中小企已支持不住陸續倒閉,政府的支援政策只解燃眉之急,但後續無援,企業根本不知應否繼續堅持下去,但放棄之後又如何自處?

因此,政府不能再繼續只考慮解決短期問題,必須盡快訂定出可行和可持續的重建經濟政策,在處理新冠肺炎疫情政策中作出取捨,如果繼續現在的情況,居民整天活在前路茫茫的環境中,澳門便會失去活力,無法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