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前言】暗湧不斷

五月對於新聞界來說真是十分“熱鬧”,國際局勢瞬息萬變,全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英美等國出言指責,不久後美國卻國內警察“跪殺”黑人,引起大規模暴亂,總統特朗普要求各州出動國民警衛軍,甚至揚言要出動軍隊鎮壓暴亂。港澳地區方面,除了“港版國安法”引起支持和反對陣營的爭拗,暫時對澳門的影響亦有限,許多澳門人都抱著旁觀者的心態看待事件。

《商訊》2020年6月 | 主編前言


一代賭王何鴻燊逝世算時與澳門關係較密切,但由於賭王自健康出問題後,已多年淡出公眾視線,亦很多年沒有實際參與澳娛、澳博等企業的營運,其博彩及企業王國早已移交妻兒,所以其逝世的消息除了讓人感懷澳門博彩業一個象徵性人物去逝外,對澳門博彩業的實際影響非常限有。

在外圍一片鬧哄哄之際,澳門由於周邊地區的半封關政策,以及世界疫情影響下,遊客量持續處於低位,居民生活似十分平靜。但看看政府公佈的數據,澳門今年的經濟情況非常不樂觀,雖然在政府各項援助措施之下,市民尚未有很大感受,不過失業率已有所上升,如果短期內尚未看到復甦跡象,情況必定會惡化下去。

澳門現在表面上風平浪靜,但隨著周邊環境持續變化,其中帶來的影響實在難以預計。面對不可知的暗湧,是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政策,還是主動出擊,很考政策制定者的智慧。按目前的情況看,由於前景難測,特區政府主要是以內部工作為主,例如增加本地基建工程以確保相關行業人員就業,推出援助政策穩定社會民心,嚴控各項支出,以確保公帑用得其所。

政府推出的各項措施均涉及澳門的庫房儲備,雖然澳門庫房有不少儲備,但亦難敵長期赤字。今次疫情凸顯了澳門經濟單一帶來的危機,過去十多年澳門博彩業興旺,澳門一片繁榮之景,直似熱火烹油,繁花著錦,但一場疫症下來,全市即時䧟入低潮,將來即使經濟復甦,澳門能挺得過下一次的疫情打擊?

澳門過去十多年因為博彩業帶動經濟,各類物價亦漲船高,雖然企業及市民收入受疫情打擊,但物價不會因此回落。所以每次遇到經濟低潮,市民便要即時面對生活成本問題,這亦是為何早前持續出現市民不滿超市及豬肉價格偏高的問題,要政府出手干預。

今次疫情雖然為澳門政府及社會帶來許多問題,但亦是讓政府好好考慮澳門未來發展的機會。目前政府將未來發展重心放在大灣區,其中又以橫琴為中心,但如果將所有發展重心只放在一點或一個區域上,當發展不如預期時,澳門如何轉變跑道繼續發展?

政府確應好好檢視澳門與國內、國際大環境,以更開放的思維和態度面對澳門的問題,不能總是覺得澳門小城市發展受局限,思維和眼光有多遠大,發展格局便有多遠大,希望政府不要固步自封,以更積極和開放的態度推動澳門整體發展,走出經濟單一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