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 XINHUA)

【主編前言】橫琴合作 澳門新篇

《商訊》2021年 9月 | 主編前言


中共中央、國務院日前印發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並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情況,認真貫徹落實該方案。按方案所指,橫琴具粵澳合作的先天優勢,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的重要平台。並定位該深度合作局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新平台、便利澳門居民生活就業的新空間、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示範、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新高地。 

由此可見,中央政府計劃透過深度合作區,以橫琴助力澳門增加發展空間,補充因土地資源不足所局限的經濟及民生發展,尤其是居民就業選擇及住房問題,推進基建互聯互通,推動澳門進一步融入內地,並利用好澳門本身的優勢,打造過去多年一直推動發展的中醫藥等品牌工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現代金融業、科技研發及高端製造產業;吸引境內外人才集聚,鼓勵澳門居民就業創業。 

這些規劃目標可以說是針對澳門的發展情況和需要而設定,只是執行細則相信尚要商榷,尤其是共管區域內,方案提出對符合條件的市場主題實施特殊政策,方案提出合作區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原則,即合作區會由粵澳雙方共管,但粵澳兩地採用不同法律,在共管區內若有爭拗糾紛,將按哪一方的法律處理? 

不論是之前的粵港澳大灣區還是未來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法律問題一直是主要問題,當清晰如何平衡三個法律體系的司法地位,以確保三地居民及投資者的權益,有關的規劃和發展才可以全面推進。因此,深度合作區確有可能為澳門帶來更廣濶的發展空間,只是必須確定好各項實施細則,免除投資者及居民的疑慮,亦避免日後可能出現的爭拗,畢竟該合作區其中一個目標是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示範,彰顯“兩制”優勢的區域開發示範,如在實施過程中出現根本性問題,有關目標亦難以實現。 

此外,深度合作區規劃發展中,中央為澳門規劃了未來的發展前景,只是澳門有沒有條件達到此發展目標?雖然澳門仍有頗充裕的儲備,但受新冠疫情影響,政這一年多來政府持續用財政儲備支持社會方方面面,振興經濟,但疫情持續反覆,離終點尚有不少距離,因此,可預見政府還需動用儲備再支撐一段時間。在此情況下,對深度合作區的投入便要更謹慎。 

除了財政支持,澳門在旅遊及會展方面亦有豐富的經驗,以及自由港的優勢,均可在合作區中充分利用。不過,發展合作區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人才,澳門長期缺乏人才,局限了澳門很多方面的發展,人才政策一直未能完善,政府雖有修改意向,但一直沒有提出任何具體方案,過去一直採用的人才輸入政策,除了收緊了相關條件外,審批工作甚至出現停滯不前的狀態,在此情況下,企業投資往往亦因為人才問題而難以發展,在此情況下,澳門如何能充分利用合作區的優勢,推動澳門的經濟多元?這些均需粵澳兩地政府審慎考慮和磋商,讓澳門真正受惠於國家的關愛和政策,為澳門的未來創造開闊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