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ial photo taken on June 15, 2020 shows a view of Macao Peninsula in south China. (Xinhua/Cheong Kam Ka)

【主編前言】精明理財 善用公帑

行政長官六月批示,要求各部門明年度財政預算縮減非人工經常性開支百分之十。今年澳門經濟環境鐵定非常差,明年能否復甦亦是未知之數,在此情況下,政府縮減非經常性開支亦非常合理,只是這種一刀切的做法是否合適?

過去政府亦曾有這種要求各部門縮減開支的決定,但問題是各部門的情況不一,有些部門一直都認真使用公帑,每年預自執行率到達到九成以上,要這些部門再縮減開支實在不容易,後來是改為每個司長範疇總縮減一成開支,即各司長轄下部門根據情況,有些部門減多一些,有些部門可以減少一些,從而達到縮減開支但又不會對部門造成太大影響的目標。

市民一直覺得政府“大花筒”,出現這種情況有不同因素,其中確有部門亂花錢,但亦有因為制度造成的現象。許多部門的經驗是每年的預算如果不能全部用完,明年的預算便一定會縮減,但用不完預算原因許多,除了是部門在制定預算時不準確外,還有一種普遍情況是一些跨年度項目,例如工程項目,如果該項目因為某些原因未能按計劃完成,部門當然不會按計劃支付相關費用,這時原本在預算內的支出便應該返還庫房,但這時問題便出現,如果將款項返還,明年的部門預算便會被削減,但相關項目的費用需要明年支付,屆時部門便會面對財政短缺的情況,於是部門往往便以資助活動等其他方式將未花完的錢全數花完,以確保明年有足夠的預算。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是部門是否“精打細算”。以早前引起社會熱議的每年政府花八億租賃私人物業為例,政府本身閒置空間不少,部門卻要租用私人物業作辦室實在講不過去,但另一方面,部門租用私人物業時,有沒有以謹慎理財的方式去選擇要租用的寫字樓?曾有部門原本租用租金不低的寫字樓,後來遷往同區另一座寫字樓,租金及管理費減少一大截,主因是新租用的寫字樓沒有寬大堂皇的大堂和景觀,寫字樓的亦只有簡單的裝修,沒有使用雲石的昂費物料。如果政府部門願意放棄不切實際的“氣派”,願意“屈就”租用普通一些的物業,已可以節省不少公帑。

此外,還有一種是無形的浪費。不少政府部門都會採購服務,很多人的固有印象都是價低者得,但服務與物料不同,物料如果不夠好還可以將就用,但服務質素如果低下,最後部門不但未能取得理想的服務,甚至還要為服務不佳造成的問題“執手尾”,花費更多的人力甚至購賣其他服務去解決問題,所以購買服務不能只依靠價錢高低作考量,不同的項目應有不同的購買標準,公帑能用得其所才是真正的“善用”。

政府做任何事都應按制度而行,但其中亦應該有一定的靈活性,一套制度不可能覆蓋所有情況,當然沒有制度或部門的自由裁量權過大可能會出現更多亂花錢的情況,但一刀切的管理方式亦不可行,因此,必須在制度與靈活性之間取得平衡,為部門的財政運用適度鬆綁,同時亦加強監察,監督政府部門合理運用公帑,相信較不停收緊制度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