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前言】自律監管 善用公帑

2021年結束前,特區政府連串動作惹社會關注。前土地工務運輸局局長李燦烽因涉嫌受賄於去年年底被捕最為矚目,廉政公署及審計署則接連公佈《關於教育發展基金發放學校發展計劃資助之全面調查報告》和《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這些案件和報告揭示了澳門政府的行政漏洞,值得深思。 

廉署有關教育發展基金的報告是政府行政漏洞的典型例子,尤其是報告中提及審計署早於2015年的審計報告中已建議教發基金採取措施整理好資料庫,避免出現重複資助的情況,但廉署發現教發基金仍繼續在不同學校年度,以相同或相近金額批出相同內容的申請。政府部門對於審計署和廉署各類報告的態度多年來都是一樣,每當報告公佈部門的問題和缺失時,部門便表示會檢視有關問題,並會盡早完善,但完善工作卻從來沒有實現過。這種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處事方式,已成為部門應對廉署及審計署報告的慣用技倆。 

雖然廉署和審計署兩份報告的對象部門不同,但報告均指出部門在項目監管方面存在不足,致令出現重複資助或投資錯誤的情況,浪費公帑。對項目監管不足亦是許多政府部門普遍存在的情況,過去已因監管不足產生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只是真正汲取教訓並堵塞漏洞的部門不多,反而一些近年才成立的部門或基金會切實注意監管情況,並建立機制落實監管工作。由此可見,做好監管工作並非不可為,只在於部門是否重視,是否願意監察受資助的機構或項目。 

除了監管外,落實相關法例規定亦是重點之一。廉署的報告指教發基金退款機制沒有依照一般法律的要求,教青局局長老柏生承認未能依法於 30天內完成退款,效率慢,並表示將來會糾正及更改不符合法律要求的退款機制,他還稱,廉署所調查有關學年或 2014前的款項已於去年 (2021年) 聖誕節前退回。廉署調查只是一間學校的退款問題,教發基金歷年資助本地學校的款額及學校數量不少,究竟有多少學校退款未依法完成?退款機制為何會不符合法律要求?出現這種情況是否人為錯誤?這些情況不能以一句人手不足便可以解釋過去。 

今次涉及廉署及審計署報告的部門只是教青局和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但可以肯定不是只有這兩個部門存在問題。出現這種情況是部門本身處理相關工作的態度,跟進資助的各項工作確很繁複,但設立跟進和監管機制的目的是要確保公帑用得其所,減少因為錯誤決策造成的浪費,同時,各部門均應增加公佈各類資助項目的內容及跟進情況,只要具有足夠的透明度,便可更有效監管項目,亦可減少坊間對政府部門私相授受的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