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前言】諮詢的作用

早前特區政府就南灣湖C區兩份興建司法機關的規劃條件圖作公示,及後在城規會聽取城規會議上交委員討論,並獲大部分委員支持。該兩份規劃圖是關於在現有初院刑事大樓、終審法院及中級法院大樓旁邊,分別興建法院及檢察院、法院設施。近初級法院院的大樓可建最高五十點八米。公示期間兩份規劃圖收到百三份反對意見,主要擔心樓高影響歷史城區,冀降低建築高度。 

對於有關規劃建築的高度,政府一再強調沒有超出所在地段的建築高度限制,亦表示分析了個案景觀,高度可維持在主教山眺望台望向氹仔的主要海面範圍,未有改變澳門“山海城”的整體城市空間佈局特徵。對該兩份規劃,城規會委員多傾向於司法機關需要集中辦公的地方,並信任政府規劃已考慮主教山眺望台景觀問題。 

至於反對意見方面,除了憂慮樓高影響歷史城區外,亦有不少意見是擔心破壞天際線。這種擔心不無道理,以現在的情況為例,從立法會望向主教山,便會看度主教山旁邊一幢超高樓,與主教山的西望洋聖堂極不協調。但該幢超高樓實際與主教山有一段距離,只是樓宇大高,破壞了某些角度的主教山景觀。因此,今次在南灣C區興建兩幢五十米建築,難免令人憂慮天際線再受破壞。此外,政府以提供的剖面圖是解釋了兩幢建築對眺望台景觀影響有限,但卻沒有提供對天際線的影響,所以受質疑亦很正常。 

(Xinhua/Cheong Kam Ka)

政府提出新規劃收到質疑甚至反對意見很正常,問題是政府如何清晰講解以釋除疑慮,否則將來出現問題時責任誰屬?工務局、城規會、文化局?還是集體負責制?但不論如何追究責任,已建好的建築物不可能拆除,破壞的景觀亦難以復原,而且很多時候澳門在追究責任上只會在初期沸沸揚揚,最後往往不了了之。 

一直以來社會對政府的諮詢工作沒信心確有其理由,每次諮詢後政府所作最後決定時,從來沒有清楚解釋為何不接納反對意見,對於疑慮的解釋亦不清楚,之後往往在“唔太清楚”的情況下推出政策、規劃或方案,如果運氣好沒出現大問題便可過關,若執行時出現問題,往往便要暫停執行甚或撤銷計劃,之後一切又返回原點。 

今年是立法會選舉之年,坊間的反對派“工作”一定會更積極,雖然今屆政府在開局之初便踫上新冠疫情,由於表現良好受到市民支持,亦對現存的問題持容忍態度,但這種心態會隨著時間逐漸磨蝕,屆時澳門的問題便會浮現,若再被有心人刻意誇大,便很容易引起社會反感。因此,政府不能再以過去的“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方式看待社會意見,必須以更開放的思維和態度處理問題,否則引發的後果可能比破壞天際線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