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只要成功找到適合深圳的模式,我們就能再次向澳門打開大門”

新宣誓就職的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就新冠肺炎政策、國家安全、經濟復甦之路和區域一體化等議題,分享了看法。

文:馬天龍


作為香港一名資深政治家,葉劉淑儀擁有豐富經驗,曾在香港回歸前先後任職工業署署長和入境事務處處長。她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保安局局長期間首次嘗試推行《基本法23條》立法並於2003年激發大規模抗議活動。葉劉淑儀後來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並在過去十年間一直擔任行政會議成員。 7 月 1 日,她就任行政長官最高顧問機構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對香港疫後經濟復甦充滿信心,強調香港支持中國政府推行的“動態清零” 政策,特區當局亦已制定了專門的抗疫措施,當中不涉及“封城”行動。展望未來,她相信隨著香港與深圳、南沙乃至整個粵港澳大灣區進一步整合和合作,必將結出碩果,創造更多機遇。


我們獨立的系統依然運作良好。事實不言自明。


當您與在香港居住或工作的外籍人士、商人交談時,沒有人會擔心《國安法》,他們主要關心的是城市的檢疫要求。

恭喜您就任新任行政長官李家超委任的新一屆行政會議召集人。你未來五年的使命是什麼?

葉劉淑儀 –  無論是身為召集人,還是行政會議成員,我的職責都是為行政長官提供符合公眾利益的最佳建議。召集人的角色與其他成員的角色有何不同?召集人是其他成員與行政長官之間的橋樑。

同時,召集人身兼政府與商界、媒體之間的溝通媒介,尤其是與海外媒體,發揮重要作用。

五十年已過去了一半,你在這個香港特區的關鍵時刻接下這個擔子。香港面臨的主要挑戰是什麼?

葉劉淑儀 – 行政長官提出了“為香港譜寫新篇章”的口號。數年來,香港飽受打擊。首先是2019 年爆發大型騷亂,各種新冠肺炎相關的限制接續而來,重創特區經濟。我們現正處於恢復階段,政府的既定使命是帶領香港跳出谷底,我的職責是協助行政長官實現這一使命。我和行政會議的任務是令香港重新張開雙臂擁抱世界,再次向內地開放。

對諸多海外媒體、非政府組織而言,即某些西方政府和政界人士,“一國兩制”遭到破壞的觀念已根深蒂固。你必定反對這種說法。 請問你的反駁論點是什麼?

葉劉淑儀 –  事實不言而喻。我們一如既往地享有獨立的法律、司法、金融和經濟體系。我們擁有一套有別於內地體制的普通法制度,我們擁有專屬的貨幣,我們擁有特定的匯率機制,我們遵循的資本主義經濟始終自由運轉,我們是文化中心,依然屹立在內地與世界其他地方的交匯處,我們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您細看我們處理疫情的方式將發現,我們不是僅僅複製內地的處事方式和政策,我們是聽取內地的建議,當然,我們支持“動態清零”的想法,但根據我們的抗疫經驗,我們制定了專門的應對方式。我們獨立的系統依然運作良好,事實不言自明。


我們的任務是重新張開雙臂擁抱世界,再次向中國內地開放。

對此持懷疑態度的人強調2020年通過的《港區國安法》和2021年立法會選舉制度改革帶來的影響。您如何看待?

葉劉淑儀 –  這種說法的誕生是政治偏見所致。然而,當您與在香港居住或工作的外籍人士、商人交談時,沒有人會擔心《國安法》。他們主要關心的是城市的檢疫要求。每當我與外國記者俱樂部或商會交流時,最緊迫的問題是政府何時才實施“0+7”政策,即豁免強制隔離的時間安排?

住在香港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國安法》,城市將繼續處於動蕩之中。他們相信,《國安法》結束了2019年那場令香港人受傷的騷亂。動蕩限制並損害了人們的自由。我們無法在週末自由地外出,也失去了自由發言的權力。若我們不支持泛民( 即“民主”反對派),或將被毆打,說普通話的人士被毆打。如果沒有《國安法》,我們將無法擁有真正的自由,亦無法行使應有的權利。這些事實都清清楚楚,在香港生活的外籍人士亦心知肚明。

我們聽取內地的建議,當然,我們支持“動態清零”的想法,但根據我們的抗疫經驗,我們制定了專門的應對方式。

澳門最近就修訂《維護國家安全法》開展為期45天的公眾諮詢,希望令法律內容更接近香港國安法。您對這一發展有何評論?

葉劉淑儀 – 我們必須為澳門在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方面的佳績鼓掌,您們領先於香港。澳門早在2009年就已成功落實地方立法,規範第23條,訂定了七種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就香港而言,繼2019年騷亂後,內地當局協助我們縮小了差距,引入了新的罪行,例如本地恐怖主義和外國勢力勾結罪。這些罪行未被列入澳門的現行法律中,所以澳門政府有理由研究我們(香港)已經訂定的條例。 鑒於新的挑戰,每個地區都應不斷審查其國家安全立法。新加坡去年頒布了新的法律打擊外國干涉行為,英國同樣修訂了國家安全立法。所以,我認為我們都必須不斷審視新的挑戰並引入新的立法。


作為一個國際商業中心,我們清楚豁免隔離檢疫的重要性,但我們也需要照顧年老的長者和年幼的嬰孩。

“動態清零”政策在海外及香港的多個行業受到廣泛質疑。香港要放棄這一政策了嗎?在未來數月向世界重新開放方面,我們可以期待哪些步驟?

葉劉淑儀 – 當然,我們的目標是重新張開雙臂擁抱世界,再次向世界其他地方開放,並重啟與內地之間的免檢疫通關政策。

我們的決策建基於科學和數據,在分析數據後,衛生局局長決定推行“3+4”政策。任何進一步放寬檢疫的決策都必須以數據為基礎,醫院當局正在推行應急措施以緩解醫療壓力,例如動員私立醫院提供床位、重新啟動社區治療中心等等。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政策,保護長者和嬰孩,而不僅僅是商業社區。當然,作為一個國際商業中心,我們清楚豁免隔離檢疫的重要性,但我們也需要照顧年老的長者和年幼的嬰孩。我認為,我們正在堅持這一做法。


我們必須提升移民政策的吸引力,留住或引入頂尖人才。為此,行政長官正在努力。

您預計澳門與香港之間將何時恢復正常往來?即人員免檢疫通關?如何重啟澳門與香港之間的合作?

葉劉淑儀 – 我認為,澳門完全遵循內地的“動態清零”模式,即在全城範圍內實施封鎖,每當出現疫情波動時就立即封鎖。在香港,我們不會實行閃電封鎖或封城政策,我們只進行局部封鎖,例如在公共房屋區域。我們一直在嘗試以獨有的方式進行抗疫,因為香港與內地的模式不同。內地仍未能對我們開放,行政長官正在努力摸索與內地恢復往來的方式。我們必須考慮到病例可能出口到澳門或深圳的風險。所以,只要成功找到適合深圳的模式,我們就能再次向澳門打開大門。我想念到澳門渡假、享受當地美妙的酒店和餐廳,我希望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商會和商界一直對人才外流表示擔憂。您對這一趨勢的憂心程度如何? 考慮到區域競爭加劇,香港可以怎樣保持對國際人才的吸引力?

葉劉淑儀 – 我們已經看到移民潮。人們可以自由地選擇心儀的居住地。對此,我沒有任何疑問。關鍵是繼續吸引頂尖人才的能力,且我們已陷入了全球人才競爭的旋渦。我認為香港人才外流的情況因某些國家推出的高度激進政策而有所加劇,例如,英國違背了在1984年9月《中英聯合聲明》英方備忘錄中作出的承諾,即不向 1997年7月1日或該日以後出生者發出BNO(海外英國國民)護照。現在他們違背了自己的承諾,向1997年6月30日以後出生的香港人批出BNO。過去,加拿大、澳洲這些備受港人青睞的移居地大都設有積分制移民政策,現在,只要您擁有大學學位,加拿大就樂意開放入境權限。因此,我們必須提升移民政策的吸引力,留住或引入頂尖人才。為此,行政長官正在努力。他認為香港能夠吸納頂尖人才,我相信他會在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推出一攬子措施。

除了吸引人才,引入新的外商直接投資也被視為必須。

葉劉淑儀 – 在促進資金流動方面,香港成績斐然,因為這裡不設資本管制。我們擁有可完全兌換的貨幣。我們是頂級的財富管理中心。我們管理著數万億資金。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資金流入香港。我們擁有一系列工具,比如股票通、債券通,香港全球資本市場也與內地資本市場緊密聯繫。我們處於有利位置。

然而,外商直接投資,即投資新設備、建設新工廠方面則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同樣處於有利地位,例如,在旨在加快與大灣區融合的《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中,我們計劃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有效利用土地資源,香港和深圳協力引入頂尖人才。


我們在南沙有很多探索的機會。

在區域合作方面,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作為香港重點項目之一,我們可以期待什麼?

葉劉淑儀 – 行政長官將在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會介紹有關細節。然而,林鄭月娥去年發表的施政報告也提及了與前海相關的規劃,當中包括興建連接本港洪水橋至深圳前海的港深西部鐵路,我們將提出興建新的基礎設施,以加強與深圳及大灣區的聯繫。硬件即將到位,但我們仍需其他措施,協力促進人員流動(現時主要受新冠疫情限制)及資本流動,這取決於內地的資本管制,將前海打造成現代化的服務中心。

考慮到部分業界仍對大灣區存有疑慮,如何進一步推動和動員香港商界和青年參與大灣區整合項目?

葉劉淑儀 – 我認為,商界對大灣感到非常興奮。首先,大灣區允許香港擁有更大的市場。 我們談論的是8,600萬人口。其次,香港因此獲得巨大資源來源及青年人就業機會,因為正如你所知,香港經濟結構狹窄,服務業佔了城市生產總值約93%,當中主要是商業和專業服務。香港政府一直與深圳和廣東當局合作,提供實習機會,資助我們的青年一代到大灣區工作並為初創企業設立孵化中心。

南沙近日公佈了與港澳合作的新藍圖。這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有何意義?您如何看待這一合作途徑?

葉劉淑儀 – 約五、六年前,我曾到訪南沙,當時那裡有兩家香港銀行,香港銀行在南沙開設站點的目的是將基金賣給全中國客戶。那時的南沙由於面積太小,尚算清淨。現在,南沙已經擴大了地理版圖,為遷往當地的香港企業和專業人士提供眾多稅收和其他激勵措施,所以他們希望升級服務。南沙也為港商提供了商機,我們在南沙有很多探索的機會。

您如何看待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發展前景?香港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葉劉淑儀 – 橫琴擁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模式,因為通過宣布第二條路線,即新的通關地點——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澳門的面積在某程度上增加了106平方公里。我們可以借鋻澳門-橫琴的合作模式。我們也可以與深圳更緊密地合作,爭取更多土地和創業機會,提供更多元化的就業機會。

習近平主席訪港主持新一屆政府就職宣誓時發表講話,強調“香港要切實解決香港普通市民關切的各類民生問題,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市民,讓每一個香港市民都能真正分享到祖國發展的成果”。主席提出的這些建議有何意義?

葉劉淑儀 – 與五年前相比,習主席提出的一個新觀點是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他建議我們應該重新調整兩者的關係,將有成效的政府優勢與有效率的市場優勢結合起來。我個人理解,雖然香港作為一個自由市場經濟體,且多次被評為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但沒有一個經濟體是完全自由,所有政府應適時介入,根據我的經驗,當市場失靈時,政府就應介入。例如,在1950年代,市場無法為火災受害者提供住房時,香港政府成功介入,為成千上萬的火災受害者建造公共住房。當市場變得過於貪婪,以犧牲消費者利益為代價製造了太多的風險時,政府也應介入進行監管、控制風險,確保市場不會變得貪婪。或者當市場變得過於反競爭時,或存在壟斷時,政府也須介入。我們必須確保市場秉承公平原則,確保市場對每個人都有利,不僅僅是大人物,還有中小企業、小人物。我想這是習主席傳達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