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我們更大的使命是融入大灣區的發展進程”  

訪立橋銀行行政總裁鐘兆輝 | 《商訊》7月

立橋銀行積極拓展服務網絡,目前已在全澳門開設了七家分行,同時引入科技元素以改善客戶服務,在更激烈的競爭環境中抓住市場機會。行政總裁鍾兆輝分享了他對銀行未來發展的願景,表示銀行的發展將與大灣區的發展緊密相連。未來兩年,立橋銀行計畫在鄰近的廣東城市開設分行。與此同時,主要股東來自澳門、香港和葡萄牙的立橋銀行集團,也在密切關注葡語世界的商機,在其前身的基礎上,設立自己的網路 。 

文:馬天龍 


立橋銀行承接了前身為澳門的亞洲新銀行(原東方聖靈銀行)的實體,請分享一下這個歷程。 

鐘兆輝 – 我們一直致力於在澳門設立完善的分支機搆網路,現時在澳門設有七間分行,基本完成第一階段的網點建設。在我們的理念裡,為澳門社區服務至關重要,現在我們已設法覆蓋了大多數社區中心。下階段積極籌備擴展到大灣區。 

董事會已經通過了在大灣區設立分支機搆的決議,我們的準備工作也剛開始,將會在合適的時候在大灣區建立分支機搆。估計大概一兩年後,深圳、珠海、橫琴甚至香港,我們希望設立一到兩家分支機搆。 

您的大灣區計畫佈局背後都有什麼考量? 

鐘兆輝 – 目前大灣區的發展給我們帶來了很好的機會,澳門特區政府亦宣導適度多元化發展,而金融業的發展是一個很好組合。我們預期大灣區城市逐步融合,會提供我們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前提是我們在大灣區設點的計劃能夠實現,我們將有機會為往來灣區的客戶提供貼心的銀行服務。與此同時,我們必須把自己定位在大灣區一體化的進程中,密切關注於澳門、中國內地和香港之間金融業發展的機會。 

我們肩負著融入大灣區發展進程的大使命。無論有沒有我們的參與,大灣區的融合發展必定會實現。所以我們下定決心,做足準備。 

我認為大灣區的發展會有越來越多的金融業務機會。例如,為香港和澳門居民提供灣區置業的抵押貸款,除了一手從發展商購入物業,二級市場購買住房也會有市場空間。 

說到銀行業,澳門是一個相當密集的地方,在運營的持牌銀行目前有大約30家。你們是如何適應當地市場?競爭優勢是什麼? 

鐘兆輝 – 我們在金融科技和 IT 相關的建設積極投入,因為在我們來看,這是金融的未來。我們致力為客戶提供場景化服務,將銀行服務結合到日常生活。具體包括,構建電子錢包,利用生物識別技術進行線上開戶,使用大資料分析和人工智能評估客戶的需求,並提高服務效率和品質。 

我們已安裝了智慧櫃員機:可以開戶和發卡的綜合櫃員機。我們並計劃在後臺操作中使用人工智能來優化我們的運營效果。 


“我們在金融科技和IT相關系統上投入了大量資金。” 

在客戶服務方面,你面臨著幾家大銀行的競爭。你是如何在這個市場中建立自身競爭力? 

鐘兆輝 – 我們不是大型的市場參與者,所以我們必須有自己特色。我們在澳門主要的社區中心設立了網點,同時著力提供優質服務贏取顧客的認可,今年早些時候,我們剛開設了兩家無障礙分行,得到客戶很正面的回應。 

通過構建智慧銀行服務,更好地為客戶提供服務。向澳門本地客戶提供優質服務是我們的首要使命。為此,我們強化了運營系統,對運作流程進行了優化。市場會有不同的客戶,各銀行的重點也有所不同。探索如何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需要有不同的視界。 

我們沒有過多在廣告和宣傳上投入,而提供優惠一點的利率回報我們的客戶,取得客戶的認可。 

我們認為“以客戶為中心”的服務是關鍵。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們需要藉助金融科技,和IT基礎設施進行優化和提升。 

設立無障礙分支機搆與企業社會責任這一概念有關。你是如何培養本地人才的? 

鐘兆輝 – 我們相信立橋銀行必須為澳門金融業的發展作出貢獻和支持,協助年輕人的事業發展亦責無旁貸。我們每年都聘用來自澳門各所大學的應屆畢業生。我們清晰的人力資源政策是優先提升內部員工,如果內部實在沒有人選,也會從外部招聘。我們想向員工傳達一個明確的信息:在表現出色和有才能的員工前面有很好的發展機會等著他們。 

橫琴的共同開發被視為地方經濟的前進方向。而且你已經在鄰近的島嶼上站穩了脚跟 

鐘兆輝 – 是的,我們在橫琴設有金融科技研發中心。我們正努力在今年三到六個月內擴大規模。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我們會搬進一個更大的辦公區域,這對我們金融科技和IT員工的幫助非常大。澳門沒有那麼多技術熟練的IT專業人員,所以我們面向深圳和珠海的人才。對內地人員來說,橫琴很有優勢,因為無需過關。 

疫情更加速了這一進程。我們的員工可以去橫琴,和那裡的專家一起工作,學習和發展他們的技能和專業,澳門的年輕人可以在金融技術領域上取得更好的發展。 


“疫情對我們業務的影響很小。” 

談論到疫情,你是如何應對它的影響? 

鐘兆輝 – 我們有一些客戶要求延長他們的貸款還款期限,但不是很大的比例。我們審慎地評估客戶的還款能力,我們可以接受短期的調整,與客戶共度時艱。我們重視與客戶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 

疫情對我們的影響不大,跟世界大部分地方相比,澳門疫情控制相當好。我們有澳門雇員,也有一些來自香港或內地的員工。現在,澳門和內地周邊城市的人員流動基本恢復正常,只是像我這樣的香港人來說,(自由)往來港澳還很困難。 


“也許一兩年後,我們可以在深圳、珠海、橫琴甚至香港設立一兩家分行。” 

在本地的監管環境方面,有什麼建議? 

鐘兆輝 – 本地的監管環境與其他金融中心不盡相同,我認為這是很自然的,因為市場的規模、體量,以及主要市場參與者都不一樣。我相信,隨著我們金融業的進一步發展和壯大,我們監管環境的基礎設施,會為業界提供完善的支援。 

你有什麼看法? 

鐘兆輝 – 完善的基礎設施可以支持未來的健康發展。在我看來,澳門可以定位為灣區的財富管理中心或金融中心。我們可能需要強化立法和監管機制,此外,還需要更多的支援性服務,如律師、會計師等等。教育也至關重要,澳門當地培養的大學畢業生,應該更具備足以支援金融業發展的事業準備。 

過去,部分澳門的年輕人並不熱衷於把金融業作為事業方向,因為在其他領域賺錢並不難。但現在,在新冠疫情之後,我看到他們改變了看法。 

銀行的前身——亞洲新銀行和東方聖靈銀行,歷史上跟葡萄牙國家有著密切聯繫。這對貴公司有怎樣的意義? 

鐘兆輝 – 我們繼承了這個傳統。亞洲新銀行仍然是立橋的股東,包括銀行內部也有來自葡萄牙高層管理人員,如執行董事阿圖爾·桑托斯(BNU前首席執行官)等。同時還有不少的葡萄牙客戶。這是我們的優勢,有助於與葡語國家進一步聯繫,也是我們進一步的發展方向。 

您這段話可以怎麼理解? 

鐘兆輝 – 我們集團非常渴望開拓全方位業務,也在尋找不同的機會,包括未來在葡萄牙或葡語國家開展業務,我們確實期望將來可以與葡語系國家開展合作。 

我們將把連接大灣區和葡語系市場作為銀行發展的方向。我們期望有緊密的合作,也正在非常積極地探索不同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