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正常(不)營業

樂觀人士相信,繼本地社區爆發新一波疫情後,城市商業環境最早可在7月底或8月初再次恢復活力、出現積極跡象,然而,如當局始終堅持現有抗疫政策不變的話,本地經濟復甦的列車將難以重回軌道。

文:黎祖賢

攝影:Gonçalo Lobo Pinheiro 


6月下旬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在那條通往小城地標大三巴牌坊、以美食手信而知名的小巷裡,排起了長長的人龍。他們並非被大三巴街琳瑯滿目的商品吸引,因為這裡大多數商舖都大門緊閉。在城市最近確診病例激增的情況下,人們只能到附近的核酸檢測站等待檢測。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開始兩年多以來,澳門現正經歷歷來最嚴重的社區爆發,在不到兩週的時間內發現了數百例確診病例。有別於世界其他城市和地區面對每日數千例確診仍正常營運的政策,澳門嚴格遵循內地“動態清零”策略,導致整座城市再次陷入停頓,商業和社會活動紛紛被叫停。這一切何時才能結束?觀察家警告,若疫情繼續反復,或者當前防疫政策保持不變,經濟將不會出現任何明顯的復甦。

截至發稿時,澳門自6月18日以來已報告了數百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中大多數是無症狀病例,促使特區政府立即在全城範圍內先後開展了三輪全民核酸檢測,並收緊出入境政策。儘管行政當局至今尚未提出封城的命令,但也已下令自6月24日起關閉本地除娛樂場外的所有娛樂、休閒和運動場所,同時暫停餐廳、食肆堂食服務,直至另行通告。 自6月20日起,政府提供非緊急服務的機構和銀行亦已暫停服務至少兩週,巴士班次整體被縮減了20%。7月11日起實施限制措施令城市相對靜止,除了涉及民生的場所外,所有從事工商業活動的公司、實體及場所暫停運作一星期。

“死城”

用大三巴牌坊附近一家手信店負責人李女士的話來說,所有這些原因令城市變得猶如“死城”一樣。“2020年重臨了,”她指的是在這場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爆發之初,澳門許多商業活動停擺、商業環境黯淡,“自從這波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基本上沒有任何客流——每日營業額不是零,就是不到澳門幣100元 (折合約12.5 美元),”她說。

“我們本可以像其他人一樣關門大吉。但我們仍然需要支付租金和薪水,加上計劃在暑假前銷售的產品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她繼續說道,“我們本來預料繼今年年初內地出現多例病例後,營商環境將逐漸恢復,但這次疫情令我們措手不及。”

最新政府數據顯示,今年首5個月澳門接待入境旅客逾308萬人次,同比下降9.3%。繼於當局自6月18日實施最新的出入境限制——例如從澳門入境到鄰近內地城市珠海,必須接受7天強制隔離和3天的居家隔離——澳門錄得的每日入境人數已從約20,000人次跌至不到1,000人次的水平。

與李女士不同,由於缺乏旅客、停業令及當局呼籲公眾盡可能留在家中以降低傳播風險,多數商鋪選擇關門歇業。記者在6月下旬的一個工作日到澳門半島市中心走訪,發現位於大堂巷和大三巴街的114 家臨街店舖中,只有28% ,即32家店舖開業, 天神巷的情況稍好——49家商舖中有20家開業,佔總數四成以上。那些開門迎客的商舖,有的縮短了營業時間,有的餐廳在用餐顧客不足的情況下,提供外賣折扣以吸引顧客。


“現時許多中小企面對的最大挑戰是流動資金已經耗盡,更多商家或將在這一波疫情中倒閉,” 本地商會領導李卓君認為。

八月希望

“本地中小型企業一直配合政府的抗疫工作:市中心大量商舖已暫時關門,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感染傳播風險,”澳門中區南區工商聯會會長李卓君說。他認為,最近的疫情 “比澳門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都要嚴重”。“疫情已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為維持業務,企業已耗盡了手上的資源。現時許多中小企面對的最大挑戰是流動資金已經耗盡,更多商家或將在這一波疫情中倒閉。”

在本地病例激增之前,澳門中小企業聯合會今年年初的一項調查發現,自疫情爆發以來,504家中小企中有逾85%的營業額萎縮了一半,31.5%中小企為減輕財務壓力而被迫裁員。此外,近10%企業稱有意在未來結束業務。

澳門旅遊業議會理事長胡景光坦言,最近爆發的新一波疫情對已經苦苦掙扎了兩年多的旅遊業造成了新打擊。“這次本地社區爆發的規模是史無前例,嚴重打擊了本地業界的士氣,要知道我們原本預計夏季將迎來大量業務,”他說。

儘管部分本地旅遊和酒店業代表稱對現時“零”旅客的狀況感到“無望”,但胡景光依然希望疫情能盡快得到控制。“如果7月中旬澳門不再出現新的社區感染病例,內地與澳門之間的出行往來可望在7月底或8月初重新開始,”他說,“過去,雙方只有在澳門連續14天無新增病例後,才陸續解除出入境限制。然而,這次的病毒株潛伏期比之前的要短得多,故雙方可以討論在更短的時間後恢復旅行安排。”


“由於在疫情期間,澳門必須與內地保持相同的出入境管制政策,澳門會展業的國際競爭力已被削弱。”會展業代表何海明指出。

國際吸引力大減

 6月下旬,行政長官賀一誠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毫不掩飾地指出當局承諾實施“動態清零”政策,促使澳門能夠迅速恢復與中國內地的正常往來,這對本地旅遊業和經濟而言至關重要。他甚至更進一步地回應中央政府的方針,稱“與新冠病毒共處”是“躺平”,這是一種被官方媒體批評的現象,描述了內地年輕人一種生活態度。

澳門會展旅遊業協會會長何海明坦言,嚴謹防疫政策,即對非內地市場採取的旅行限制措施,使這座城市逐漸失去了作為會展旅遊地目的地的光芒。“由於在疫情期間,澳門必須與內地保持相同的出入境管制政策,澳門會展業的國際競爭力已被削弱,”他指的是2007年至2019均選址澳門舉行的年度博彩業盛事“亞洲國際娛樂展(G2E)”今年將另擇他處,8月在新加坡舉行。何海明強調,以減少國際活動為代價,當局應努力支持行業吸引更多內地活動疫後到澳門舉行。

關於這次最新一波疫情影響,他指出,原定於6月至7月舉行的活動都已被推遲或取消。 “由於內地不同城市和地區出現的疫情波動,以及今年上半年內地居民難以成功申請赴澳門的商務簽證,部分活動被推遲至今年下半年舉行。這本應是行業的旺季啊!”他補充道。

業界現在只希望這種冠狀病毒的爆發能夠盡快得到控制,以取消澳門與內地之間的旅行限制。 “如果能夠迅速恢復正常情況,今年的活動量可以保持去年的水平,”他補充道。最新政府數據顯示,2022年首季澳門共舉辦了97場會展活動,同比增長42.6%,旅客人數則同比增長19.7%至約165,300人。


“如果疫情繼續波動,抗疫措施不做調整,經濟實在難以出現實質性復甦,”學者呂開顏表示,“應該在防疫抗疫和促進經濟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平衡

 會展行業仍然希望今年的業績或與2021年相仿,博彩行業和整體經濟卻面對另一番境況。疫情爆發前,今年首五個月博彩總收入同比暴跌44%至僅澳門幣237.9億元,原因包括政府加強了監管和疫情關係,以及北京加強打擊跨境賭博的力度。在最近一次疫情爆發後,博彩分析師李達勝(Alidad Tash)告訴本刊的姊妹機構澳門新聞通訊社:“…… 2022年的表現比較接近2020年,而非2021年,即倒退而非前進。”2020年和2021年的年度博彩總收入分別約為疫情爆發前的20% 和 30%。”

“今年的整體經濟表現肯定較去年差,”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呂開顏指出,澳門城市生產總值繼2021年上漲18%之後,2022年第一季度的城市生產總值已經同比下滑了8.9%。“除了此次疫情的影響外,6月底施行的新博彩法提出了更嚴格的規定及北京對博彩的立場,均導致行業前景一片黯淡”他補充道。

“這場疫情已經持續了大約三年,我認為這次最新的動盪將改變許多人對未來的期盼,打擊了公眾士氣,”呂開顏坦言。這位學者強調城市病毒防控的的重要性,並將過去三年受出入境限制制約的城市描述為“一座孤島”,但“我們理解邊境限制並非完全由澳門決定”。

 “如果疫情繼續波動,抗疫措施不做調整,經濟實在難以出現實質性復甦。” 他說,“應該在防疫抗疫和促進經濟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另一位學者、澳門管理學院院長唐繼宗也表示:“澳門的內需不足以支撐整個經濟,必須依賴外需。因此,受疫情影響和出入境限制,澳門旅遊業和經濟難以取得任何顯著復甦。”

這種平衡也許也是內地政府正努力解決的問題。中國國家衛健委6月28日宣布,從境外進入中國內地旅客的隔離時間由此前的21天縮短至10天,即7天強制性隔離,3天居家隔離。 這一新規定作為北京自2020年初以來在放寬出入境管制措施方面推行的最引人注目措施,被視為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願意放寬限制以提振經濟的信號。然而,券商Sanford Bernstein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強調:“正面的,但短期內變化不大,我們需要看看當局將進一步作出哪些積極變化及何時發生。到目前為止,中國顯然十分堅持‘清零’政策。”

“危急時刻”

直至本刊付印之時,為抗擊新一波疫情而推出的一系列限制舉措對澳門社區造成了嚴重破壞。面對陷入困境的居民、企業及公眾,特區當局6月19日承諾推出總值100億元的新一輪支援措施,包括對僱員、自僱人士和企業的援助;豁免旅遊稅;的士行業燃料補貼等。儘管這些措施的細節尚未公佈,但有關舉措建基於今年上半年政府提出的新一輪消費電子券、3億元補貼企業聘用本地員工計劃及其他支持措施之上。

理工大學的呂開顏認為,政府應該為因配合政府防疫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居民和企業提供補貼。例如,那些因與感染者密切接觸而被隔離在酒店的人,以及在紅碼和黃碼區域行動受限的人。“我們正熱切期待著政府將為我們提供的支持措施。政府應該盡快這樣做,因為這對我們來說是關鍵時刻,”李卓君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