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行業重組

步入後疫情時代,預料澳門博彩業將面對來自亞洲競爭對手日益激烈的競爭,主要是在北京打擊跨境博彩活動和資深行業專業人士外流的情況下,澳門博彩業將致力開拓非中國豪賭客市場。

文:黎祖賢


繼2006 年的博彩總收入超越拉斯維加斯大道後,澳門憑藉多年以來的輝煌成績鞏固了其作為全球最大博彩中心的龍頭地位。然而,現時仍深受後疫情時代動蕩困擾的濠江小城今年很可能將桂冠拱手相讓予西方競爭對手。

此外,拉斯維加斯大道並非唯一一座挑戰澳門行業主導地位的城市。博彩分析師和觀察人士坦言,預計澳門將面臨來自亞洲地區其他博彩司法管轄區的更激烈競爭,包括現有市場和新興市場。

最新官方數據顯示,2022 年首7 個月的澳門博彩總收入接近澳門幣266.7億元(折合約33.3 億美元),同比下降 53.6個百分點。行業慘淡的表現主要歸咎於本地社區6 月、 7 月爆發的新一波疫情,以及當局為執行“清零政策”而實施嚴格的出入境限制措施,此外,北京對跨境博彩活動和資本外逃的打擊亦造成了一定影響。

此時的澳門仍佔據亞太地區最大型博彩市場的地位。然而,在充滿荊棘的復甦道路上,區内其他司法管轄區以更快的速度成功擺脫了衰退的陰霾。據報道,菲律賓博彩行業今年第二季度總收入同比增長 144.2% 至 458.9 億比索(折合約8.242 億美元);雲頂新加坡和濱海灣金沙兩家新加坡博彩運營商同樣表現不俗,後者今年第二季度的經調整後EBITDA同比增幅達185個百分點。

彭博社報導,澳門今年上半年的業績僅恢復到 2019 年水平的 18% 左右,菲律賓和新加坡卻分別恢復至疫情前水平的 79% 和 68%。就統計菲律賓博彩收入方面,這家金融研究諮詢機構僅將馬尼拉灣娛樂城Entertainment City内娛樂場產生的收入納入考慮,約佔菲律賓全國娛樂場博彩總收入的七成至八成。


“受中國經濟影響,我們更擔憂澳門的復甦……由於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尤其是中美之間的擦槍走火,國内經濟一直非常疲軟。”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Angela Han Lee說

較小市場中的較大份額

“疫情爆發後,東南亞國家博彩行業的表現更令人印象深刻,”彭博行業研究亞太區博彩及酒店業分析師Angela Han Lee指出,“受中國經濟影響,我們更擔憂澳門的復甦……由於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尤其是中美之間的擦槍走火,國内經濟一直非常疲軟。”

在島國新加坡出席為期三天的亞洲國際娛樂展2022(新加坡特別展)期間,她發表演講並坦言:博彩中介人行業的萎縮阻礙了澳門市場復甦的脚步。她指的是自去年年底博彩中介人行業領頭羊周焯華和陳榮煉被捕後,澳門多家博彩中介人企業相繼倒閉。受澳門出入境政策限制,該大型博彩業貿易展首次移師到澳門以外地方舉行。

根據投行Morgan Stanley的數據,亞洲貴賓廳市場2019 年總收入為200 億美元(折合約1,600 億澳門元),其中澳門貢獻了67%,其次是新加坡(9%)、菲律賓(7%)、柬埔寨(6%)和馬來西亞(4%)。但該機構表示,受北京打擊博彩活動影響,以及內地和澳門為防疫推行的旅行限制政策,該細分市場今年上半年的業績縮減至僅40 億美元。與此同時,澳門憑藉35%的較細份額繼續領航亞洲貴賓廳市場,其他亞洲司法管轄區則佔據了“較小市場中的較大份額”,例如,菲律賓的25%和新加坡的24%。


“……考慮到區域競爭,包括新開放博彩業務的司法轄區,澳門博彩業在過去二十多年期間享有的優勢將越來越少。”本地學者曾忠祿表示

優勢減少

世界知名博彩諮詢機構 Global Betting & Gaming Consultants (GBGC) 在最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澳門博彩業現時面對的區內直接競爭實在有限。“最有力的競爭對手是菲律賓,這個國家已經開發了數個能夠與澳門一較高下的綜合度假村,最近還允許持牌人開展線上博彩業務,這比澳門的特許經營權更具優勢。然而,澳門始終擁有靠近內地的地理優勢。”該機構表示。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同意,澳門仍然比區內其他競爭對手更具優勢。“鑑於城市的悠久歷史,澳門博彩業未來必定在區內保持競爭力,”該學者說, “但考慮到區域競爭,包括新開放博彩業務的司法轄區,澳門博彩業在過去二十多年間享有的優勢將越來越少。”

被分析師認為是亞洲博彩市場主要力量的日本已通過了所有與娛樂場博彩有關的提案,兩個縣也於今年年初向該國中央政府提出了開發博彩度假村的申請。市場相信,日本當局或將在今年下半年公佈有關申請結果,該國首家娛樂場也可能在 2020 年代後期準備就緒。

除了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泰國也在考慮張開雙臂擁抱娛樂場的可能性。去年 12 月,泰國國民議會成立了特別委員會,專責探索在國內發展娛樂場綜合體的可能性,希望藉此吸引更多國際旅客,使政府收入來源多元化。目前仍未有該東南亞國家實施娛樂場博彩合法化的時間表,但據說當局正在考慮在首都曼谷等五個地點開發娛樂場。

 “隨著越來越多的司法管轄區開放娛樂場博彩業務,新鮮的娛樂體驗將成為這些地方吸引部分玩家的賣點,曾忠䘵表示。他質疑澳門在未來數年能否提供足夠的新產品和設施吸引玩家,澳門政府重申不會預留新地塊用作發展博彩業務。除了博彩營運商新濠博亞娛樂旗下新濠影匯二期、永利澳門有限公司永利皇宮二期擴建項目和銀河娛樂集團有限公司澳門銀河第三期和第四期等擴建工程外,大多數本地博彩綜合度假區已完成全面開發。

 “政府已要求新的承批公司繼續為開發本地新產品投入資源,但這取決於未來數年這些產品將如何發揮作用,”該學者指的是最近為未來十年博彩特許經營權批給而啟動的新一輪投標,因為目前的六張博彩牌照將於今年年底到期。


“最有力的競爭對手是菲律賓,這個國家已經開發了數個能夠與澳門一較高下的綜合度假村,最近還允許持牌人開展線上博彩業務,這比澳門的特許經營權更具優勢。”博彩諮詢機構指出

非中國豪客

雖然澳門的博彩稅率比其亞洲競爭對手高,但正如 GBGC 所暗示,來自內地的豪客持續湧入促使澳門多年來始終領先於其他城市,但這一基本面正在發生變化。內地修訂刑法並自2021年3月生效,禁止任何人士協助或組織內地人進行跨境博彩活動,包括到澳門耍樂,這表明北京打擊跨境賭博和資本外逃的決心。

特區政府亦已留意到這一變化,並試圖減少本地博彩業對跨境玩家的依賴。從新修訂的澳門博彩法(自今年 6 月生效)和最近啟動的招標,不難發現政府著重強調未來的博彩營運商必須為城市引入更多海外玩家和旅客,如成功實現目標,則有可能減免 5% 的博彩稅。

 “過去,香港、台灣、泰國、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和地區的賭客是澳門博彩業的主要客戶,那時東南亞的娛樂場數量不多,澳門博彩中介人積極組織客戶到澳門旅遊和耍樂,” 澳門博彩及娛樂促進者協會會長郭志忠稱。

“時至今天,許多東南亞司法管轄區都已在當地開設了娛樂場,因此澳門在(東南亞)豪客眼中是否仍具有競爭力和吸引力還有待觀察,”這位本地博彩中介人行業機構的負責人補充道。

摩根士丹利博彩分析師 Praveen Choudhary 贊同類似的觀點。“競爭一直很激烈,”他 8 月下旬到新加坡出席 G2E Asia 時談到,“以東盟為基地的高端客戶或將成為業內人士爭搶的目標,我們將拭目以待澳門再次開放後,回流的貴賓廳客戶數量。”

疫情爆發兩年多以來,澳門只與內地保持豁免隔離的自由行安排,來自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成員國和除大中華地區以外其他地區的個人旅客仍被禁止到澳門旅行。該針對大多數非大中華地區司法管轄區旅客的政策直到今年9 月1 日才有所放寬,然而,來自這些地區的旅客在抵達澳門後仍須按要求接受強制隔離。


“以東盟為基地的高端客戶或將成為業內人士爭搶的目標,我們將拭目以待澳門再次開放後,回流的貴賓廳客戶數量” 摩根士丹利博彩分析師 Praveen Choudhary

人力外流

除了豪客,熟手專業人士和擁有豐富經驗的高級管理人員等人力資源或將成為這場區域競賽中,澳門政府應該考慮的另一個問題。“我們現在面臨的主要挑戰是人手招聘;員工短缺是全球的一個大問題,”彭博行業研究亞太區博彩及酒店業分析師Angela Han Lee稱, “對於新加坡和澳門這樣的市場來說,這更具挑戰性,因為當地居民數量極少,不得不僱用大量外地員工支持度假村物業的管理。”

在疫情爆發之前,這對澳門來說可能是正確的,但疫情持續的年代,情況就有所改變了。鑑於過去兩年的經濟基本面黯淡,澳門博彩業者已按特區當局要求裁減外地僱員人數,以削減成本及確保本地就業。最新官方數據顯示,2022 年7月的本地博彩娛樂行業僱用的外地員工數量總計 9,022 人,較疫情爆發前暴跌了近 43個百分點;同期內的酒店業外地僱員人數下降 38.1% 至 19,467 人。

澳門博彩評論員宋偉傑預計澳門博彩業的規模或無法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因博彩中介人行業的消亡,且本地博彩運營商未來有機會進一步削減成本。“運營商可能會保持員工人數不變,但改為聘用薪水要求較低的新手員工,那些薪酬更高、擁有豐富經驗的熟手將遭到解僱,”他預計,無論是本地從業員,還是外地僱員,都將面對這種情況。

“那麼,這些優質的博彩專業人士將到亞洲亞洲博彩司法管轄區尋找工作機會。”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透露,“事實上,這已經發生了。”


“運營商可能……改為聘用薪水要求較低的新手員工,那些薪酬更高、擁有豐富經驗的熟手將遭到解僱,”澳門博彩評論員宋偉傑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