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2040年的人口

澳門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預料至2040年的總人口約為80萬人,每平方公里容納的居民數量將進一步增加。 專家認為,為步出這一困境,當局計劃擴大居住區所佔的比例外,還需要解決其他問題。 

文:黎祖賢 


想像一下:世界上約77億人全部都在日本生活和工作,能夠想象這個情景嗎?人滿為患?生活條件惡劣? 還有其他問題嗎?沒有人比澳門居民和外地僱員更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 

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澳門這個被認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去年每平方公里容納了20,400人,情況就如同將全世界的人口都集中到日本。澳門半島的人口密度達到每平方公里57,300人,北區的數據更是高達每平方公里140,000人。但是這些驚人的數字可能不止於此。 

期待已久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於今年9月公佈,現正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公眾諮詢。草案推算澳門的人口規模或於2040年膨脹至808,000人;也就是說,在這片面積僅36.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密度將上漲至每平方公里近21,957人。 

草案的總體目標是“建設澳門成為一個快樂、智慧、可持續及具韌性的城市”,並承認“澳門人口密度較高,人口分佈主要集中於澳門半島北區” 。除了新填海地塊外,政府提出的另一個解決方案是透過提高土地利用效益,減少某些地區的人口密度,例如增加澳門半島青洲、氹仔和石排灣的居住用地。草案計劃,到2040年,居住區面積將佔城市土地總面積的百分之22(目前為百分之17),足以滿足約808,000人的住房需求。 



每平方公里21,957人 


2040年澳門人口密度 

()幸福感 

談到澳門打造“快樂城市”的總體規劃目標時,房地產中介仲量聯行澳門董事總經理古嘉豪認為:“在密集的人群中,沒有人會感到快樂。”由於澳門城市人口的持續增長及本地土地供應有限,他提議:“政府應在每個分區預留約百分之35的土地用於生活配套設施,減輕居民在擁擠的生活環境中可能感到的壓力……澳門也可以與橫琴攜手合作,將部分居民遷移至橫琴。” 

澳門政府設立的公營企業澳門都市更新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正著手開發“澳門新街坊”項目。這項珠澳兩地政府合作發展的項目位於與澳門毗鄰的珠海橫琴島,將提供約3,800套限價及限澳門居民購買的住宅。政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在珠海及鄰近地區居住或工作的澳門居民略超過15,800人,較上年增加百分之3.2,與最初有記錄的2013年(7,211人)相比,增幅達一倍多。 

澳門城市規劃師林翊捷還批評了該份城市總體規劃,認為文件“模糊不清”,且缺乏緩解人口密度的具體方案。“隨著人口增長,交通基礎設施、學校、醫療設施和綠地(除了住宅)亦隨之增多,”他指出,“另外,我看不到總體規劃草案有明確且確切地點明當局將如何降低澳門半島社區的人口密度……如果這一問題未能得到妥善解決,將來會衍生很多問題。” 



每平方公里逾140,000人 


澳門半島北區當前的人口密度 

外地僱員 

1999年12月澳門回歸後,除2009年錄得年度負增長百分之1.8和2016年的百分之0.3外,澳門的人口幾乎年年增長。到2019年底,澳門的人口為679,600人,按年增長1.8個百分點,較1999年上升了百分之58.2。 

推動這座城市發展的主要動力是外地僱員。外地僱員的數量在2011年至2019年期間翻了一番以上,2019年年底的數量為196,538人,當中大部分外地僱員居在澳門以外的地方。根據統計暨普查局2017年發表的《澳門人口預測2016-2036》,2005年只有百分之4的外地僱員在澳門工作並在澳門以外地區居住,但這一比例在2016年升至百分之43,預計到2021年將高達百分之45。 

簡單來說,澳門人口增長源於本地新生兒及持單程證移居澳門的內地人士,通常以家庭團聚為目的。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澳門年均新生兒數量為6,484人,較1999年至2009年間的年均4,267人多,增幅近52個百分點;另外,單程證已成為了內地居民移居澳門的最常見方式。2010年至2019年期間,平均每年有5,486人遷入澳門,較1999年至2009年間的年均3,253人增長了百分之68.6。 

那些在澳門獲得居留權的人士曾經是澳門人口增長的主要貢獻者,尤其是當局於2005年推出《投資者、管理人員及具特別資格技術人員居留制度》後,允許非本地居民透過進行重大投資、購買房地產或從事技術工作申請臨時居留證。然而,這種熱情在2007年後就冷卻下來,當時政府停止向購置房地產的個人發出臨時居留許可。 

去年獲批居留權的人數僅為967人,這是自1990年有此類數據記錄以來的最低數據,原因是臨時居留制度進一步引起爭議。2018年,廉政公署抨擊負責該制度的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在批准臨時居留許可時缺乏嚴格審查,隨後以涉嫌貪污、從欺詐性居留權中獲益和違反保密規定等指控,逮捕了該部門最高負責人和其他官員。 


房地產中介仲量聯行澳門董事總經理古嘉豪認為:“在密集的人群中,沒有人會感到快樂。” 

遷移空間降速 

此外,澳門大學社會學系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外地居民因該制度移居澳門的步伐最近有所放緩。李德教授領導的學術團隊進行了《澳門社會現狀調查》,採訪3,500多名16歲或以上的澳門居民,進行了歷時五年的家庭研究。調查結果於今年7月發表,報告指出:“澳門人口中的移民和移工佔很高比例,移民主要來自內地,遷移途徑以家庭團聚和來澳門工作爲主。” 

“在3,500多位受訪人士中,我們發現大約一半可以歸類為‘移民’,他們在澳門以外的地方出生並計劃在這裡定居。”李德介紹,“但是,這些移民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在2008年及之後來到澳門。自2008年起,移民的速度有所放緩,這可能是由於當局於2007年叫停了通過房地產投資獲得臨時居留許可的規定。” 

這位學者補充說,澳門特區是一個“相當開放,包容性甚高”的社會,絕大多數居民“對移工和移民都沒有偏見”,但他承認,少數人可能因後來者感到工作及經濟方面的不安全感。 


“為了解決人口增長帶來的問題,例如,澳門政府必須顯著地增加經濟活動,創造博彩和旅遊業以外的更多就業選擇。”澳門大學李德教授表示。 

止是空間 

隨著本地人口密度的進一步增長,政府不僅應該優化土地資源,還應該作更全面的準備。李德教授說:“除了提供生活空間,還應該完善其他配套規劃,從教育到醫療保健和老人護理,再到新的就業機會等。” 

“《澳門社會現狀調查》明確了部分主要社會問題,包括公共交通資源短缺,居民難以在城市中移動;職業選擇有限,因為澳門主要依賴服務業。”這為學者表明,“為了解決人口增長帶來的問題,例如,澳門政府必須顯著地增加經濟活動,創造博彩和旅遊業以外的更多就業選擇。” 

李德補充說:“人口增長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需要政府積極制定應對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