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ua/Si Wei)

【息息相關】三向高速道

超過22,000人參與了“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計劃,澳門居民對境外理財產品更感興趣。 

文:黎祖賢 


粵港澳大灣區史無前例的“跨境理財通”實施不到半年,就已令澳門投資者對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理財產品產生了濃厚興趣,反觀本地業界則仍有吸引跨境投資者的發展空間。 

去年 10 月正式啟動的“跨境理財通”試點試行計劃由兩大部分組成:“北向通”指澳門和香港的合資格居民通過指定管道投資內地銀行銷售的合資格投資產品;“南向通”指大灣區其他內地城市的合資格居民可通過指定管道投資港澳銀行銷售的合資格理財產品。 

迄今為止,澳門共有九家金融機構加入了該計劃,包括最近才獲批為內地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華僑永亨銀行,以及中國銀行澳門分行、中國工商銀行(澳門)、大豐銀行、澳門國際銀行等。 

根據澳門金融管理局截至 2021 年底的數據,逾10,900名澳門居民參與了“北向通”,開設了跨境投資賬戶;近400名來自大灣區內地城市的投資者透過“南向通”購買澳門的理財產品。“南向通”及“北向通”累計已錄得逾2,500筆交易。金管局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計劃的“市場反應良好”。 

10,900人 

– 截至2021年年底參與“跨境理財通”的澳門居民數量1 

更多選擇 

澳門管理學院院長唐繼宗同意計劃的接受度“相當不錯”。為實現產業結構多元化,減少城市經濟對博彩行業的依賴,澳門始終致力發展金融業,因此,唐教授認為“跨境理財通”對本地金融機構也具“非凡意義”。他補充道:“該計劃還可以推動城市的金融發展更接近大灣區。” 

“跨境理財通”最初於2019年在粵港澳大灣區三地官員的一次工作會議上提出,旨在進一步加強區域金融合作、推動市場互聯互通和普及人民幣在粵港澳大灣區使用。 

自計劃啟動以來,分析師預計內地銀行通過“北向通”提供的產品將更受追捧,因本地除了存款外,可供居民選擇的人民幣理財產品數量實在有限。澳門珠寶連鎖店的老闆兼澳門金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李居仁也登上了“北向通”的快車。“我一直關注人民幣金融產品,但澳門的投資渠道有限,”他說,“因此,跨境理財通計劃為我提供了更多人民幣金融產品的投資選擇。” 

人民幣4.86 億元  

– 截至2021年年底計劃交易總額 

更多空間 

另一方面,與鄰埠相比,澳門金融業在吸引內地投資者方面同樣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香港作為亞洲主要金融中心之一,擁有多元化的金融產品。根據廣東當局提出的總體統計數據,截至 2021年底,有超過22,000名來自大灣區的居民參與了“跨境理財通”,其中14,000名來自港澳特別行政區的居民參與了“北向通”,當中包括七成澳門居民和三成香港居民;參與“南向通”的內地居民有約8,000名。由於只有約400名內地居民通過“南向通”服務在澳門開設賬戶,這意味著8,000人中的95%選擇了香港,而非東方蒙地卡羅。 

唐繼宗在評論“北向通”和“南向通”及澳門和香港之間的差異時說,本地貸方還需更多時間才能推出更多產品。“由於計劃仍處於試點階段,且針對的是散戶投資者而非機構投資者,因此三地出售的理財產品大多是低風險產品,”他補充道。 

立法會議員兼銀行家葉兆佳認為,“跨境理財通”將為本地銀行業界創造提升財富管理能力的良機。他相信,業界將積極推廣和改善自身的產品和服務,以將“跨境理財通”業務發展到適合澳門行業規模的水平。 

面對大灣區8,600多萬的人口,“計劃為香港和澳門銀行帶來了龐大的客戶群,創造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澳門銀行公會主席葉兆佳介紹道。 


“由於計劃仍處於試點階段,且針對的是散戶投資者而非機構投資者,因此三地出售的理財產品大多是低風險產品” 學者唐繼宗認為。 


“計劃為香港和澳門銀行帶來了龐大的客戶群,創造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立法會議員兼銀行家葉兆佳指出。 

安全且出色 

廣東省政府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粵港澳三地透過“跨境理財通”共完成了5,855 宗交易,總計人民幣4.86億元(折合約7,690萬美元,即6.142億澳門元),其中“北向通”完成交易3,802宗,價值1.96億元;“南向通”則完成2,053宗交易,價值2.9億元。 

中國銀行高級分析師王少暉解釋說,儘管交易數量較少,但由於南向投資者遭更嚴謹的資格限制,例如必須滿足最近3個月家庭金融淨資產月末餘額不低於100萬元的要求,故南向投資者的交易總額高於北向投資者。他告訴國家媒體《中國證券報》記者,迄今為止,三地投資者都偏愛低風險且穩定的產品,例如受內地投資者青睞的儲蓄產品。王少暉補充說,如果投資者進一步熟悉“跨境理財通”流程的話,預料他們將選擇更廣泛的產品,計劃則可在產品類型和資本流動上限方面作進一步擴大和完善。 

目前,“跨境理財通”對“南向通”和“北向通”的資金額度限制合計為1,500億元,且每名個人投資者的投資上限為100萬元。這意味著計劃可以容納至少15萬名來自三地的投資者,方能用完現時的投資額度。“這個計劃當然存在增容擴大的空間,但現時仍處於起步階段,所以我認為三地政府當前的首要任務是聚焦保護投資者,”唐繼宗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