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下一站……南沙

澳門企業家孵化中心落戶南沙,成為當局眼中除橫琴外,澳門青年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又一好去處。

文:黎祖賢


人民幣51.5萬元

– 單個在南沙就業的港澳青年三年最高可獲的獎補資金金額

除了與澳門毗鄰、佔地約106平方公里的橫琴島,廣州市南沙區亦被特區當局視作推動澳門企業及居民到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另一個樞紐。隨著一系列激勵舉措的推出,澳門一家機構在南沙設立孵化中心,致力協助本地有志之士把握到當地發展的機遇。

澳門國際科技產業發展協會(簡稱“澳門國際科協”)正著手推動OVO PLUS孵化中心的建設。該孵化中心佔地3,500平方米,位於南沙創新創業新地標創享灣內,為有意進軍廣州這一佔地803平方公里區域的澳門、香港和台灣企業及青年提供辦公空間及一站式商業服務,服務範圍從商業登記協助、諮詢到商業配對。

“今年是大灣區藍圖公佈四週年……(而且)我們希望澳門青年清楚,除了橫琴,大灣區其他地區同樣機會無限,”澳門女企業家兼澳門國際科協會長李彩紅表示。她提到的是2019年2月中央政府發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致力於2035年將廣東省九座城市和港澳特區打造成世界級城市群,實現經濟一體化。

“除了香港和澳門,深圳和廣州也被視為大灣區的核心城市。這兩座中國內地的一線城市擁有豐富且充滿活力的創業和高科技產業氛圍。”李彩紅繼續說。南沙位於廣東省省會,距澳門約1小時車程。

近3,000家

– 在南沙由香港或澳門資金支持的企業數量

由大至細

OVO PLUS 原定6月落成,然而受澳門社區6月18日爆發新一輪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東省與澳門之間的免檢疫往來安排中止,導致該孵化中心未能如期開幕。然而,身兼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澳門代表的李彩紅表示,該中心已經吸引了三家澳門企業和一家香港企業進駐,其中一家企業與最近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的澳門IT服務供應商博維智慧科技有限公司(BoardWare Intelligence Technology Limited )有密切關係。

“我們尚未正式開幕,亦未有大力宣傳……但現時已有四家企業加入並成為中心的成員,此外,許多企業和項目表示有意加入OVO PLUS,”李彩紅介紹,該孵化中心可以容納多達60家企業或項目,且尤其關注科技、文創、工程、室內設計和體育等領域。

“無論他們是大型企業,還是初創企業,我們都能夠為他們提供協助,”她繼續說道, “對於初創企業,我們是他們南沙冒險之旅的守護者;對於大型企業,我們能夠協助他們尋找投資基金及其他相關資源。”

與去年9月掛牌成立、由粵澳兩地政府共同治理並發展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相比,李彩紅坦言,現時在南沙的澳門企業或青年企業家數量不多。根據南沙和廣州當局公佈的最新數據,截至2022年年中,南沙有近3,000家港資或澳資企業,總投資額達1,170億美元(折合約澳門幣9,360億元)。區內多個不同孵化中心和設施,包括OVO PLUS所在的創享灣,匯聚了來自香港和澳門的300多家企業或項目。另一方面,截至2022年年中,僅橫琴就有4,867家企業獲澳門資金支持。


“今年是大灣區藍圖公佈四週年……(而且)我們希望澳門青年清楚,除了橫琴,大灣區其他地區同樣機會無限。”OVO PLUS孵化中心負責人李彩紅透露。

激勵措施

然而,隨著政府推出一系列激勵措施,預計未來將看到更多澳門企業在南沙活動。南沙政府於2020年共推出了30條新規,鼓勵港澳青年到區內經商、工作及實習,當中包括對在南沙區就業創業的港澳青年給予每人每月人民幣1,500元(折合約澳門幣1,796元/222美元)補貼,補貼年限為1年。時隔兩年,國務院今年6月印發《廣州南沙深化面向世界的粵港澳全面合作總體方案》(南沙方案),指出了南沙在深化粵港澳大灣區合作中發揮的作用。這是繼去年公佈橫琴和深圳前海總體規劃後,北京在過去兩年間為大灣區內的廣東省城市所描繪的第三份藍圖。

南沙方案26 點規劃提出,在 803平方公里的區域內,3個總面積約23平方公里的區塊可作為先行啟動區,通過提供更多創新、創業、教育和醫療保健等優質公共資源 ,到2025 年建成港澳青年安居樂業的新家園。隨著公共服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方案承諾到2035年,區內港澳居民數量將“顯著提升”。

以2020年推出的30條新規和南沙總體規劃為基礎,南沙政府今年7月繼續推出了10條支持措施,致力吸引更多來自香港和澳門的青年。例如,單個在南沙就業的港澳青年三年最高可獲人民幣51.5萬元獎補資金,包括:一次性最高12萬元就業獎勵;獲取職業資格、技術職稱和執業資格證書的港澳青年,最高可獲8萬元一次性補貼;三年內每月可獲最高5,000元薪金補貼;符合條件的港澳青年每人每年最高可獲2萬元住宿補貼;在南沙創業就業的港澳青年每人每年最高可獲2萬元生活補貼和每人每年最高5,000元醫療保險補貼。給予聘用港澳青年的用人單位最高20萬元招聘錄用獎勵;給予促成港澳青年南沙就業的人力資源服務業企業、組織、機構最高10萬元促進就業獎勵。

在創業扶持方面,南沙發起設立10億元規模的基金,支持港澳青年創新創業;此外,投資區內港澳青創項目的風投基金最高可獲一次性獎勵100萬元;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對區內港澳青創項目予以信貸支持,給予最高250萬元貸款風險補償。此外,有關部門還為港澳青創企業落戶開闢綠色通道,提供登記註冊、場地租賃、人才招聘、法律援助等全方位支持和最高370萬元創新創業獎補資金。


“我們曾在疫情爆發前考慮到橫琴設立孵化中心,但當地的政策和措施實在不如南沙迅速。” OVO PLUS孵化中心負責人李彩紅介紹。

“友善”

李彩紅認為,南沙推出的10項新措施令有意進駐該區的澳門各方更興趣盎然。她表明,與中國內地其他城市推出的創業措施相比,南沙過去兩年提供的支持更顯“友好”和“靈活”。例如,青年企業家無需經歷漫長的等待時間,即可迅速地獲得財政支持。 “這對於初創企業來說至關重要,因其流動性得到了保障,”她解釋道。

“我們曾在疫情爆發前考慮到橫琴設立孵化中心,但當地的政策和措施實在不如南沙迅速,”她坦言,“相較之下,在得知南沙能夠向澳門青年企業家提供如此多支持後,我們去年開始準備在南沙建立OVO PLUS。”

新冠肺炎疫情

儘管過去數年間大灣區各城市紛紛推出不同的激勵措施,澳門青年跨境就業或創業的人數仍沒有顯著增加。評論員和學者認為,兩地的組織文化不同,且內地收入較低,都是阻礙澳門青年到內地發展的部分原因。

澳門最近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澳門和廣東政府收緊兩地的出入境往來政策,或令澳門青年更加膽怯。“當然,這是減法,因其始終代表著不確定性,即每當有新確診病例出現時,邊境都可能被突然關閉,”李彩紅補充道。由於內地和澳門都緊跟“清零政策”,自澳門社區6月18日爆發疫情以來,粵澳之間的免檢疫往來安排已被叫停。直至本雜誌付印之時,儘管疫情出現穩定跡象,但我們仍未清楚出入境限制將何時解除。

無論如何,鑒於疫情波動導致特區城市經濟下滑,李彩紅鼓勵澳門青年把握南沙等大灣區機會。“澳門的青年應該更大膽,勇於離開個人舒適區,”她說,“在澳門,青年人的就業和創業情況並不樂觀,何不嘗試到澳門以外的城市或地區尋找發展空間。”

“澳門本次疫情結束後,我們將盡快到南沙正式成立孵化中心,全力協助澳門青年,”她總結道,“我們希望在大灣區為他們提供更多選擇。”


從自貿區到重大戰略性平台

自過去十多年前被指定為深化廣東省與粵港澳全面合作的“重要載體”以來,這一總面積約803平方公里的廣東省廣州市南沙區聲名鵲起。

早在2008年,廣東省和中央政府就在珠三角地區發展規劃中表明,位於廣州南部、距澳門約1-2小時車程的南沙應作為粵港澳合作的“重要平台”。四年後,該區升格為國家級新區,成為獲中央支持的經濟政治特區,為加快國家發展作貢獻。2015年,該區獲批成為廣東自貿區的組成部分,與珠海橫琴和深圳前海一起,全力以赴促進內地的國際貿易發展。

繼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將南沙、前海、橫琴列為粵港澳合作示範區後,《廣州南沙深化面向世界的粵港澳全面合作總體方案》提出26條政策並於今年6月啟動。

這些政策為南沙的經濟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官方數據顯示,去年區內生產總值超過 人民幣2,100 億元,與2008 年的 368 億元相比,增幅超過5 倍。

考慮到南沙、前海和橫琴對澳門和香港的不同意義,中央政府官員在今年6月印發的《南沙方案》中明確表示,這三個地方是互補的。有別於側重促進澳門經濟多元化的橫琴,以及聚焦與香港特別是在現代化服務業合作的前海,國家發改委黨組成員郭蘭峰指出,南沙聚焦“粵港澳全面合作”和“面向世界”兩個口號。

《南沙方案》為該區提出了五個定位:建設科技創新產業合作基地,推動包括港澳人才在內的國際化高端人才集聚;創建青年創業就業合作平臺;建設中國企業“走出去”綜合服務基地,增強國際航運物流樞紐功能,構建國際交流新平台;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和世界一流公共服務標準;加強城市規劃建設領域合作,促進粵港澳教育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