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不同的利益

觀察人士指出,特區政府最近推出的經濟援助計劃引發社會爭議,表明了本地居民與外地僱員之間長期以來僵持的利益關係,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勞動力輸入政策缺乏透明度造成。

文:黎祖賢


減少34,100 人

– 自疫情爆發以來,澳門非本地僱員減少的人數

澳門中華總商會8 月初提議特區當局應考慮向外地僱員發放每人澳門幣3,000元(折合約375 美元)消費卡,作為澳門疫情經濟援助措施的政策之一。針對提出該建議的本地頗具影響力的商業協會,許多本地居民透過網絡平台表達了不滿。他們指責商會此舉實質是為政府試水,並認為資源應首先用於本地居民。

儘管政府迅速作出了回應並承諾不會向非本地居民提供財政支持,但澳門本地居民與外地僱員之間長期的緊張關係或將因城市經濟和勞動力市場陷入低谷而日益明顯,且出現持續波動。

 “政府為阻止居民獲得經濟援助,設下了諸多障礙和條框限制,但現在向外地僱員提供每人3,000元?”“這個商會為何不為本地居民爭取更多援助?”“幸好大多居民對此表示反對,否則政府真的會付諸實行”……這是網友們針對澳門中華總商會建議在網絡平台留下的部分評論。

時事評論員葛萬金認為,居民這種憤憤不平的心情是由於政府在6至7月本地社區爆發新一波疫情期間未能及時提供援助所導致。面對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澳門當局承諾分別推出兩項百億援助措施,協助居民走出困境,內容包括為合資格的僱員及僱主提供一次性補貼在內的第一輪經濟援助施已於8月中旬實施。第二個百億援助措施的細節仍有待落實。

“那些因不符合資格而無法從首個百億援助計劃獲益的本地僱員和僱主被政府忽視並因此感到憤怒,”葛萬金強調那些與外地僱員相關的提議只會令情況雪上加霜。在本波疫情期間以及疫情爆發兩年多以來,外地僱員與澳門居民一樣深受煎熬,但他補充說:“不幸的是,外地僱員已成為箭靶,輕易就能引起公憤。”


“澳門居民與外地僱員之間繃緊的關係存在已久……這種緊張局勢不僅發生在澳門,世界其他地區亦然……因為當地居民總是擔心在與非本地人的競爭中獲得更少的資源。”學者余永逸指出

(Xinhua/Cheong Kam Ka)

缺乏透明度

“澳門居民與外地僱員之間繃緊的關係存在已久。”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指出,“這種緊張局勢不僅發生在澳門,世界其他地區亦然……因為當地居民總是擔心在與非本地人的競爭中獲得更少的資源。”

這位學者補充說,外地僱員問題在澳門一直被“政治化”。例如,政府在過去十年期間曾多次承諾,娛樂場荷官的職位——被本地居民認為是不需要特定技能就能勝任的高薪工作——不會開放輸入外地勞動力。

余永逸指出,輸入勞動力政策和措施“長期缺乏透明度”是導致並令雙方之間緊張關係持續的主要因素。“儘管政府定期公佈與外地僱員相關的數據,但社會希望了解更多非本地居民僱員在不同崗位分佈的詳細分類,”他解釋,“多年來,有傳言指許多本地公司虛報僱用本地居民以換取輸入外勞的配額。”

余永逸說,特區經濟最近因疫情陷入低迷,加上勞動力市場形勢惡化,令緊張局勢再次升級。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澳門城市生產總值連續三個季度暴跌,2022年第二季度跌幅達39.3%,導火線是近期本地社區爆發疫情及鄰近地區出現零星病例。自疫情爆發以來,澳門在過去十個季度中僅有兩個季度錄得正增長。

近月,本地就業情況也有所惡化。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公佈的數據,2022年5月至7月澳門整體失業率為4.1%,為2005年9月至1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同一時期的本地居民失業率為5.4%,為 2008 年有此類數據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就業不足率上升至13.4%(每周非自願工作少於 35 小時的僱員),為1996 年首次提供此類數據以來的新高。

社會穩定

“確保本地就業是維持社會穩定的關鍵,”立法會議員李良汪認同有關觀點,“一旦本地失業率飆升,將導致不同的社會問題。”

8月初立法會問答環節期間,行政長官賀一誠承諾政府將採取“積極態度”改善本地失業問題,向本地居民開放所有崗位,只要居民感興趣。

勞工事務局亦發表聲明表示,政府8月先後與城中多間博彩企業和度假村營運商,以及澳門工會聯合總會、澳門銀行公會合辦17場配對會,合供提供889個職位空缺讓澳門居民應聘。此外,截至8月底,當局已成功協助4,156名居民找到新工作,超過2021年全年的3,233人。

除了當局為解決本地失業問題而推出《帶津培訓計劃》等一系列措施外,政府還致力削減外地僱員的規模。儘管如此,李良汪強調,雖然過去兩年的外地僱員人數大幅萎縮,但居民失業率仍持續居高不下。勞工事務局的最新數據顯示,外地僱員人數自2019年底的 196,538 人減少至今年 6 月近 162,400 人,降幅為17.4%,即減少了超過 34,100名外地僱員。

他補充說,因此,當局不應“盲目”地縮小外地僱員的規模,須審慎了解本地居民的就業需求。“政府應針對本地居民願意投身且有能力勝任的工作崗位,削減輸入勞動力,包括博彩運營商、銀行、品牌營銷和零售等領域的行政職位。”李良汪認為,“特區當局應確保企業為居民騰出有關工作崗位。”


“確保本地就業是維持社會穩定的關鍵,”立法會議員李良汪認為

中小企致勝關鍵

 “不同的利益方對居民和外地僱員問題持不同立場。”澳門中小型企業聯合總商會理事長馮健富說,“最近失業的居民大多是博彩、建築等行業的僱員,當中許多人都希望能夠留在同一領域尋找新工作……然而,考慮到博彩業現狀,難以做到這一點。”

今年首七個月,博彩總收入為 266.7 億元,按年下跌 53.6%,為疫情前的 15.3%。行業業績平平的原因是受疫情影響,以及政府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即博彩中介人因行業巨頭周焯華和陳榮煉去年相繼被捕而陷入低谷。

 “儘管最近的居民失業率呈上升趨勢,但由於薪酬水平不高,本地居民對到中小企業工作興致缺缺,因此本地中小企繼續面臨招聘困難,” 馮健富認同外地勞動力在本地經濟中的重要地位,特別是對中小企的運作而言。

儘管有報導透露,受居民失業率飆升影響,政府已著手削減企業的輸入勞動力配額,但這位澳門中小型企業聯合總商會理事長表示,上述情況大多發生在企業尚未使用的配額上。 “例如,一家企業本來獲批聘用10 名外地僱員的配額,在續期的時候,政府可能只批出當中 9個配額;那些配額數量不多的公司大多沒有受到影響,”他補充道。


 “儘管最近的居民失業率呈上升趨勢,但由於薪酬水平不高,本地居民對到中小企業工作興致缺缺,因此本地中小企繼續面臨招聘困難,”本地中小企協會代表馮健富透露。

向上流動

除了簡單地提供就業機會外,加快澳門居民向上流動的透明規則和措施亦十分重要。“公眾清楚,將外地僱員撇除在外是不現實的,”李良汪指出,“例如,非本地居民對本地某些新興和高科技產業發展至關重要。”

“重要的是政府應敦促企業設立明確的機制和計劃,培育本地人才,並協助本地居民向上流動,擔任高層管理職位,[當中的部分職位現時由外地僱員擔任],”李議員坦言,“否則,本地居民人將永遠沒有機會在職業階梯中往上走。”

歸根結底,本地居民和外地僱員不應相互對立。“居民最終關心的並非外地僱員……而是自己能否找到工作且這些工作是否適合自己,” 余永逸教授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