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不容樂觀

儘管近期澳門和内地之間的出入境限制有所放寬,但本地貴賓廳經營者認爲商業環境不會在短期内發生重大變化,並希望加強與政府的溝通。

文:黎祖賢


6-7

自疫情爆發,倒閉的貴賓廳數量。

上月終於迎來人們盼望已久的出入境限制鬆綁,標誌著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後,澳門與内地間的交通往來邁出了正常化的第一步。儘管出現了轉機的曙光,但在經歷數月掙扎後,貴賓廳行業預計短期內的業務前景仍然黯淡。

“我們預計今年不會出現重大突破,”澳門博彩及娛樂促進者協會理事長Luiz Lam說,儘管最近粵澳政府公佈了放寬強制檢疫政策,該政策自今年年初疫情爆發開始,便施行至今。“行業預計當局的策略是逐步放寬出入境限制,允許更多旅客入境,但今年内都不可能看到粵澳兩地恢復不設任何限制的自由往來。”這位中介人機構代表指出。城中的博彩中介人主要依靠引入豪客到娛樂場耍樂,並向客人提供貸款。

廣東省政府上月宣佈,作爲澳門旅遊和博彩收入主要來源的内地居民自7月15日起,可由澳門經珠海進入廣東省,無需在指定地點進行14天醫學隔離檢疫,為防止新冠病毒蔓延,有關隔離政策已施行了數月。持有效赴澳簽證的內地居民,現能在粵澳兩地自由活動,且在廣東省停留14天後,就能夠到廣東省以外的城市。但可以預料的是,政策的放鬆對城市無濟於事。

券商Sanford C. Bernstein Ltd在最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從廣東以外城市赴澳的人士將面對出行阻礙,因為他們在返回出發地之前需要在廣東停留兩個星期,這將嚴重限制他們的行程安排。此外,‘自由行’簽證的簽發(或團體旅行簽證的簽發)仍重啟無期。”北京政府自一月底開始暫停簽發新的自由行簽證並禁止組織旅行團前往澳門。

“我們目前只希望業務能夠逐步改善,減少損失。” Luiz Lam表示,“最好的設想是,我們能夠保持在年底時(隨著旅行限制措施的逐步鬆綁)仍保持財務狀況穩健……博彩收入可能需要至少兩到三年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他指出,澳門經營貴賓廳的最低成本(不包括員工薪酬)約每月200萬澳門元。他繼續說:“對於一家管理著十多個,甚至更多數量廳會的大型中介人來說,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每月可能損失數千萬,甚至超過1億澳門元,其中包括員工工資。”

百分之77.4

2020年上半年,博彩收入跌幅

未有大規模裁員

自1月底爆發疫情以來,博彩業、旅遊業和澳門的經濟狀況陷入了低迷。最新官方數據顯示,受入境旅客數量萎縮和旅行限制影響,今年首六個月的澳門博彩業收入僅337.2億澳門元,按年暴跌百分之77.4,是自2002年博彩業開放後的最大跌幅。

細分的數據分析顯示,2020年上半年貴賓廳博彩收入為163.1億澳門元,同比下降百分之77.3,佔娛樂場總收入的百分之48.4。1月至6月,包括角子機收入在內的中場收入為174億澳門元,同比下降了百分之77.5。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介人業內人士指出,面對這場長達半年多的疫情,大型營運商的運作始終保持穩定。太陽城集團被市場分析師普遍認為是澳門最大型的中介人運營商,數周前有傳言稱該集團出現財務困難。然而,集團老闆周焯華上月公開發佈視頻,否認集團財務狀況不佳的傳言,稱公司的財務狀況保持穩健,其日常運營的財政儲備為105.8億港元,現金流為186億港元。

“大型中介人企業採取各種手段維持現金流,例如縮小經營規模。”這位消息人士透露,“在人手方面,大多數企業聽取政府保障本地居民就業的呼籲,未有進行大規模解僱;部分企業向退休或自願離職的員工提供相對不錯的補償方案。”

他說,目前許多貴賓廳員工每月僅工作10至15天,獲得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薪酬。“現在難以對未來環境作出展望,但若是未來數月沒有出現重大轉機的話,某些廳會或將開始裁減員工並關閉部分貴賓廳,以維持營運。”


“最好的設想是,我們能夠保持在年底時(隨著旅行限制措施的逐步鬆綁)仍保持財務狀況穩健……博彩收入可能需要至少兩到三年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中介人代表Luiz Lam認爲。

精簡

黃金集團是澳門一家擁有超過三十年經驗的中介人企業。由於業務量萎縮,黃金集團於7月31日關閉其在葡京酒店内的三間貴賓廳。這一決定使這座由已故博彩大亨何鴻燊創立的娛樂場内沒有貴賓廳,亦意味著黃金集團目前在城中僅餘下五間貴賓廳,全部集中於新葡京娛樂場内。

目前,政府尚未公開營運中的本地貴賓廳具體數量,但博彩監察協調局提供的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初有95家博彩中介人企業或個人獲授權經營中介人業務,較2019年年初下跌了五個百分點,是繼内地反貪腐運動以來的連續第七年下降。此外,内地經濟增長放緩及政府多年來收緊對中介人的監管,同樣造成影響。

“根據觀察和數據收集,我們發現自疫情爆發以來,大約有6至7間貴賓廳停止營業。” Luiz Lam不排除有更多中介人在不久將來進一步精簡規模。


“例如,去年我們每向一位內地客戶提供1億元人民幣貸款,平均每月可收回約1,000至2,000萬元人民幣。” Luiz Lam舉例道,“今年的情況是,如果能以1億元人民幣貸款,收回500萬元的話,我們已經感到非常高興。”

還款緩慢

儘管重啟向內地居民簽發赴澳簽證至關重要,但Luiz Lam強調,貴賓廳業務的恢復依賴内地經濟基礎。 “除疫情產生的負面影響,仍有諸多不確定因素籠罩内地經濟,例如貿易戰和中美關係。” 他強調,“若内地經濟持續低迷,即使内地居民被允許再次赴澳,但由於消費能力較低,博彩總收入仍將維持低水平。”

據報道,繼今年第一季度錄得數十年來的首個負增長(百分之6.8),内地第二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有所恢復,增長百分之3.2。然而,分析人士對此樂觀看法表示質疑,因為中國官方數據長期以來被視作“政府操縱”。

從Luiz Lam的角度來看,內地玩家償還債務的速度很慢,這反映內地經濟仍遠未回復到最佳水平。 “例如,去年我們每向一位內地客戶提供1億元人民幣貸款,平均每月可收回約1,000至2,000萬元人民幣。”他舉例道,“今年的情況是,如果能以1億元人民幣貸款,收回500萬元的話,我們已經感到非常高興。”

不曾會面

面對經濟低迷,包括中介人在内的博彩業利益部分相關者向政府提議批准電話投注及網上博彩的耍樂方式。電話投注允許第三方透過電話或其他設備代客戶到貴賓廳下注,該做法一直合法沿用至2016年5月,當時博監局禁止在賭枱使用電話。主要由博彩業僱員組成的澳門博彩力量協會5月與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會面,討論多個不同議題,包括探討允許電話投注以刺激本地博彩業和經濟的可能性。

另一位來自中介人領域的消息來源透露,政府不僅對這一提議充耳不聞,而且官員們至今仍避免與中介人代表會面。“中介人代表要求與李偉農司長和博監局新任局長見面,討論業界最新情況,但都無功而返。” 這位消息人士表示,“政府可能認為會面不會產生成果,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無法滿足中介人行業的要求。”

任職博監局局長四年半的陳達夫離任後,前保安司司長顧問何浩瀚6月宣誓就任,成爲本地博彩監管機構的新任領導人。 何浩瀚於2004年至2010年期間擔任司法警察局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澳門支局副督察。

“由於他的過往經歷,預計會對本地娛樂場推行更嚴厲的審查,監管内地資金外流。疫情結束後,這可能會對中介人行業造成另一波沖擊,”消息人士認爲,“到目前為止,新任政府給部分貴賓廳的印像是迴避和冷漠。”

Luiz Lam評論說,之前負責博彩政策的官員,包括陳達夫和前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始終與業界保持緊密交流,希望去年12月宣誓就職的新一屆政府可繼續這種做法。“我們希望能夠繼續與政府保持不間斷的交流,特別是在這個生死攸關的階段。”

他認爲:“當政府在2022年前準備博彩牌照更新並修訂中介人機構法規時,政策必須反映行業聲音,這一點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