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今天怎樣了?

儘管調查和數據均表明,本地居民疫情期間仍能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狀況,但由於未來仍存在不確定性,因此可以做更多的工作。 

文:黎祖賢 


城市生產總值暴跌56.3%,博彩總收入暴跌79.3%,入境旅客數字暴跌85%……所有這些數字都勾勒出澳門經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陷入低迷的慘淡景象。儘管,我們能夠輕易地量化疫情引起的經濟動蕩,但其他領域遭受的打擊或許未有如此明顯,例如,疫情對個人心理的影響。 

最近,本地多間學術機構和協會進行了數項研究和調查,旨在評估公衆面對這場公共衛生危機引發的旅行限制、商業環境滯後等負面影響時的心理健康狀況。 

澳門大學和澳門鏡湖護理學院最近公佈的研究報告稱,大多數受訪澳門居民“精神心理狀態穩定”,且“沒有受到明顯精神心理症狀困擾”。這份題為《新冠疫情後期澳門市民精神健康狀況調查》的研究報告指出,在1,005名受訪者中,有70.1%認為疫情對其生活有“中至重度”的影響,另有7.7%表示疫情期間曾遭受嚴重經濟損失。在精神健康方面,有11.5%和6.3%受訪居民分別感受到明顯抑鬱及焦慮情緒困擾。此外,在疫情後期,有26.4%受訪者反映感到中重度疲憊感,有6.4%受訪者曾經歷過中度至重度失眠。 

澳門工會聯合總會最近發起另一項以澳門女性居民生活為主題的調查亦發現,許多本地女性居民在過去一年中承受了各種生活壓力。儘管最近有所改善,但澳門失業率仍處於過去十年來的最高水平,加上旅遊業和博彩業的大量僱員仍被要求放無薪假或工作時間減少。3月公佈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在接受調查的1186位女性居民中,有67%表示她們感到生活壓力“大”或“極大”,其中約68%受訪受者認為生活壓力主要源於“經濟狀況”。作爲城中最大型的勞工組織,澳門工聯表示約73%受訪者對就業前景感“憂慮”。 

幫助與預防 

“疫情遲遲未能結束,對我們的身心健康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澳門社會及行為科學研究學會羅琨瑜會長解釋,“居民可能更容易感到焦慮,與家人產生更多衝突,導致關係更加緊張。” 

“受出行限制影響,喜歡將出遊視為一種減壓、放鬆方式的居民,” 羅琨瑜說, “他們應在需要時儘快尋求專業幫助,因為有些人擔憂自我或聲譽,可能選擇不尋求專業幫助。” 

澳門明愛提供的24小時預防自殺熱線服務“生命熱線”去年接聽了超過6,000宗電話求助,數量與2019年持平,今年1月顯著上升,但隨後則恢復正常。另一方面,澳門婦聯的諮詢服務中心過去一年收到了更多與心理健康相關的個案,當中近五分之一的個案有自殺或自殘的念頭。 

政府重申,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澳門的自殺案件並不普遍,儘管偶發的案件不時引起社會關注,例如,過去數月來報道的若干青年自殺案件引起了公衆注意。根據衛生局數據,澳門的自殺率多年來一直處於低位,2019年的比率為每十萬人有8.3例,全球比率則為每十萬人出現10.53例。儘管最新數據顯示,自殺案件有所增加,澳門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記錄了53宗自殺事件,包括居民和旅客,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5起。 

11.5% 
-《新冠疫情後期澳門市民精神健康狀況調查》中,感受到明顯抑鬱的受訪居民比例。 

推廣和支持 

社會應該對此保持警惕。“由於疫情已經持續了一年多,居民可能會受到各種負面情緒影響,這可以理解,這些因素包括從經濟不明朗的前景到工作或收入變化等。” 澳門婦女聯合總會副理事長黃潔貞認爲,“但是,普羅大衆對心理和情緒健康的了解有限,甚至有患者會擔心受到污名化,因此不會積極尋求幫助。” 

根據澳門大學和澳門鏡湖護理學院進行的調查,在1,005名受訪者中,大多數經歷抑鬱、焦慮或失眠症狀的人士都拒絕尋求心理健康服務協助,當中僅27.6%至39.1%人士表示,曾試圖通過熱線、互聯網、醫療機構或其他機構尋求心理健康支持。 

黃潔貞指出,面對在經濟不景氣下尋求幫助的人數可能增加的情況,政府應向公衆加强宣傳心理健康和相關支持服務的重要性。這位立法會議員兼護士說,當局還應促進民間機構和組織提供相關支持服務,以減輕公共衛生系統的負擔。在精神衛生支持方面,澳門現有的服務分為“四級”,包括民間團體、專業精神衛生機構、公共衛生中心和公立仁伯爵綜合醫院。 


“普羅大衆對心理和情緒健康的了解有限,甚至有患者會擔心受到污名化,因此不會積極尋求幫助”黃潔貞議員表示 

需要更多資源 

世界衛生組織在今年執行委員會會議上強調,於疫情期間將精神衛生納入公共衛生緊急情況準備和響應計劃的重要性。該組織鼓勵所有司法管轄區發展和加強精神衛生服務及社會心理支持,並將其納入衛生系統的組成部分;為精神衛生服務提供足夠的資金;並研究疫情爆發對精神、神經和物質使用狀況的影響。 

社會工作局指出,當局已留意到部分居民和家庭在這場公共衛生危機中所承受的情緒壓力、緊張的家庭關係和社會疏遠,並與民間組織合作研究自殺風險,以提供及時的支援服務。同時,衛生局稱,澳門目前提供的精神支援服務更為普遍。 

“如果經濟繼續低迷,失業率可能繼續上升,那麼澳門或將出現更多精神健康或自殺的案件。” 何潤生議員認爲,“政府應投入更多資源……為各行各業居民提供協助,特別是那些處境不利的群體、失業者和社會網絡有限的人。” 

心理調查 

何潤生還建議政府應針對澳門居民的心理健康狀況作大規模調查,以更好地了解社會不同群體所面臨的壓力。他補充說:“然後,政府能夠制定更適合的措施和政策,以改善公眾的身心健康。” 

公眾也可以採取一些行動保持個人心理健康。澳門大學和澳門鏡湖護理學院提議:“考慮到很多其他國家和地區仍深受新冠疫情困擾,澳門市民目前和未來一段時間仍將面臨和疫情相關的很多挑戰。”聲明說,增加公眾關注疫情期間身體出現的各種情緒和心理健康轉變,並及時尋求專業治療。 

兩所機構指出:“市民在抗疫期間,可進行規律及自身可應付的體育鍛煉活動,除了可以保持良好的體魄外,亦有助維持穩定的情緒及改善失眠狀況。”